第六十一章 火烧张家庄

    再向下走,转过一道弯眼前豁然开阔。

    这道大沟里竟然有茅屋,有羊圈,牛圈还有鸡窝,看样子张二狗偷的牲畜都是暗藏在此处的,只是此处虽是隐蔽,但离着张家庄不足二十里,日子久了势必会被张大头发觉,不过用不了多久,张大头这个祸患就会被铲除,大奎因此倒是很放心。

    将马拴在茅屋一边的木桩上,大奎进了茅屋,屋里有张板凳,且有一大垛的干草堆在角落,大奎有些累了,回到战马旁由鞍囊里取出了虎皮褥子,回到茅草屋将干草胡乱铺了,就此倒卧酣然大睡。

    白雪皑皑荒草凄凄,一轮明月高挂中天。

    傲敦带着近千兵将沿着马蹄印徒步搜寻着,一天一夜走了数十里,除了这雪地上残存的马蹄印,竟是连根马毛也沒见,又行二里,兵士來报:路边发现马粪若干,对于傲敦來说,这无疑是好消息。

    军中探马上前查看,将手指戳入马粪中,只片刻便肯定的回禀傲敦:马队经过不超过两个时辰,傲敦大喜,亲自提着大刀奔在队伍最前面,身后兵将也都一个个喜笑颜开。

    盗马贼只有一人,若是将其擒获,这撸皮抽筋是免不了的,可喜的是,众人会再上战马,冲过兰州明军封锁,若是沒有战马,怕是不用兰州明军拦截,他们这群人要想徒步走到大漠,累也能把他们累死。

    前方隐现一处大山,山势连绵东西横卧,山峦暗夜中便似一头睡狮般,远远望去颇具雄壮之姿,傲敦一路奔行,口中呼出的热气转眼在胡子上结成了霜。

    兵甲一路铿锵,一千元兵转过山脚到了张家庄前,此刻天已微亮,傲敦一眼便看到了庄前一排木桩上拴着的近千战马。

    一蓬草窝处,正有一名汉子盖着羊皮褥子酣睡,傲敦一挥手,早有两名兵士上前,将这酣睡的汉子拎了过來,这汉子是张大头手下的护院,昨夜按张大头的吩咐在此看守马匹,谁知睡得正香,却已被人擒住拖走。

    兵士将这汉子拖到傲敦身前,摔地瓜般‘啪叽’一声将这汉子掼在地上。

    傲敦瞪着一双怒眼,盯着趴在地上这汉子,半晌才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批军马从何而來,”

    汉子被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才回过味來,见到傲敦问话,忙辩道:“小的只是按老爷吩咐在此看守马匹,别的一概不知啊,”

    傲敦冷声再问:“你家老爷现在何处,”

    汉子沒答话,刚要爬起身,身后早有兵士上前一脚,正踩在这汉子背上,兵士嘴中厉喝一声:“再动要你的命,”

    “不动不动,”汉子被这一脚踩在地上,半晌才道:“我家老爷现在家里,此刻怕是还未起,”

    傲敦微微一点头,这才吩咐道:“头前带路,”听到这句话,汉子身后的兵士这才挪开了脚,汉子小心的爬了起來,有两名兵士押解着向村前坡道上行去。

    傲敦回身吩咐道:“亲卫随我进村,余众尽快各领马匹,在此守候,”众元兵将士齐齐领命,傲敦这才带着一百名亲卫兵士上了村坡。

    元兵进村,村里一阵鸡飞狗跳,可就算是如此喧闹,村中也不见有人出來。

    傲敦跟着那看马的汉子來到了张大头的家门前,望着紧闭的朱漆大门,傲敦不仅孜孜称赞:“如此荒僻小村,竟也有此等讲究的人家,”一番自言自语后,傲敦这才吩咐道:“黑风何在,开门,”

    话音一落,由傲敦身后走出一名壮硕军汉,这壮汉身高体貌比之傲敦还要威猛三分,俗语说:有其形,必有其力,这叫黑风的军汉來到门前三丈处,竟是大吼一声向门上撞去,‘咣,咔嚓’连声响处,那朱漆大门竟被硬生生撞断了门栓向内猛然敞开,元兵一见门开,顿时一窝蜂的冲了进去,傲敦带着几名亲信随后步入院落。

    这是一处大院子,前后共三进,张大头就住在后院,此刻的张大头犹自在睡梦中,不想一阵冷风吹过,竟是被揭了被子,接着便有两名元兵将他从床榻上拎了起來……张大头一家老小连同丫鬟仆役足有六十多口,尽皆被赶到了大院中。

    傲敦端坐在一把交椅上,冷冷看着院中的男女老少数十人,冷着脸开口问道:“本将军问你们,村口的马匹是从何而來,”

    张大头由惊梦中醒來到此刻,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听到傲敦如此问话,顿时放下心來,当即分开众人來到傲敦身前,先是恭恭敬敬的做了个揖,这才问道:“不知军中可有一位将军叫傲敦,”话音刚落,一名兵士上前就是一个大耳光,‘啪’这一巴掌真可谓响亮,张大头被打的一头栽倒在地上,沿着嘴角流下血來。

    傲敦只是冷笑,一脸的横肉都在微微颤动,一双三角眼射出的是一抹冷森的凶光及难掩的杀机。

    张大头好歹爬起身,不妨那赏他一巴掌的元兵挥起枪杆就是一记横扫,这一枪杆正打在张大头双腿膝弯上,兵士厉喝一声:“跪下,”

    ‘噗通’一声,张大头腿后挨了一记,顿时跪在了地上。

    “将军容禀啊,”张大头此刻仍是不明就里,只想说清原委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傲敦笑着问道:“你有何话说,”

    张大头定了定神,这才道:“是一位将军让我等看护马匹的,这位将军是小的本家,也姓张,他说不日会有属下前來认领马匹,还说傲敦将军是他远方外甥,”张大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说这话的时候伸手抹去嘴角血迹,这才续道:“不知哪位是傲敦将军啊,”

    傲敦牙关紧咬,半晌才吩咐道:“來人啊,将这狗才全家无论老幼尽皆斩首,村中百姓一个不留,事后放火将这里烧为白地,动手吧,”傲敦说完已起身带着几名将校出了院子。

    张大头还未反应过來究竟出了什么事,便听到了傲敦的杀伐令。

    一百元兵如狼似虎,各持兵器冲向院中张大头及其家人,刀枪加身血溅五步,不肖一炷香时间,便已将张大头一家屠尽,血迹未干,火光又起,张大头家中各个房舍转眼被元兵放火焚烧,接着元兵手持火把奔赴村中民居,烧掉一切能烧的物事。

    元兵洗劫了张家庄,搜刮了少许粮食及牲畜,便一把大火将张家庄焚烧一空。

    大奎正自睡得香甜,不防茅屋的门猛地被人推开,冷声带着霜雪吹进屋里,晓是裹着虎皮褥子,也有些冷寒,大奎正眼一看,却是张二狗及石头。

    张二狗见了大奎竟是嗷啕大哭。

    大奎坐起身,却是不解问道:“你为何哭啊,”

    张二狗哭道:“來了好多兵,他们杀了张大头一家,还把村子烧了,”

    大奎不仅叹气道:“我不是叫你让村里的乡亲们都进山避祸了吗,”

    张二狗却一直哭,半天才道:“乡亲们都进山了,可我姑姑还在张大头家……我姑姑也被杀了,”说罢张二狗竟是再也忍耐不住,开始大放悲声。

    大奎见状不禁劝解道:“元兵如狼似虎,我也是沒办法,”

    石头见大奎如此说,当即喝道:“都是你的错,因元兵來烧我们村子,”

    大奎不仅苦笑道:“此事与我何干,是二狗说要给父母报仇,我这才遂了他心愿,”说着大奎站起身,将虎皮褥子细心叠好,包在了包袱里,这才又道:“不是我不想帮你们保住村子,也不是不想帮二狗救出她姑姑,如今我也是有力无处使,本将军此行的目的便是监视这股元兵动向,”说着大奎深深叹息一声,这才出了茅草屋。

    鲜花是将手上的包袱塞回到马鞍囊里,这才解了缰绳转身要走,谁知张二狗及石头也跟着出了茅屋挡在大奎身前。

    大奎不禁问道:“你们又待如何,”

    张二狗咬牙道:“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元兵烧了我们村子,杀了我姑姑,我要去杀元兵,替我姑姑报仇,”

    大奎闻言不仅苦笑道:“你们的年纪还小,还是再等两年再说吧,如今就是找到了这些元兵,你们又能怎样,撒泡尿淹死他们,”大奎说着呵呵续道:“这样吧,等我回來以后就帮你们把烧毁的房屋从新建造,损失的一切物事也一起赔给你们,如此可好,”

    张二狗及石头对望一眼,张二狗却是道:“你要是骗我们怎么办,我们要跟着你一起去杀元兵,”

    大奎见两个孩子这般执拗,一时也沒了办法。

    石头这时说道:“你不带我们一起走也行,须得留下物事抵押,”

    听到这句话,大奎只想笑,这两个孩子怎么如此鬼精,竟还要抵押,村子又不是我烧的。

    大奎虽是如此想,但却沒反驳,当下由怀中取出钱袋道:“我这里少说有一百多两银子,你们拿着吧,若是年前我不回來,这些银子就归你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