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山中较技

    二人一言说定,当下再不相让,各自发足沿着山间小路向翠屏山奔去。

    这一奔跑起來,大奎不仅暗自心惊,欧阳德步伐稳健竟是不输于自己,见此情形大奎心中发了狠,当下全力施为,身形便似林间鬼魅一般飞窜而出,转瞬间已将欧阳德甩在了身后,一路奔到山脚下,大奎不仅目瞪口呆,竟见到欧阳德已到了山脚。

    “大将军,请恕小老儿无状,我是抄近路到此,”欧阳德虽是这般说,但大奎心中已是惊骇万分,自己一路直行,何曾见到还有近路,这欧阳德深藏不漏,不仅令大奎汗颜,总是以为自己身怀绝技,原來强中更有强中手。

    “前辈过谦了,晚辈技输一筹,”大奎躬身为礼,态度亦是极为恭谦。

    欧阳德呵呵笑道:“大将军,这里小老儿地势熟悉,侥幸胜了一回不足道哉,你我还是登峰叙话如何,”

    大奎此刻哪里还会登山,闻言忙道:“是晚辈的不是,这登山还是免了吧,”

    欧阳德闻言心中不禁一松,幸好大奎如此说,刚刚一路疾奔自己已是拼了老劲,若是登山怕是上去容易下來难。

    正在二人叙话间,林中竟是奔出两只兔子,看样子似是一对,这山林之中少见生人,野物见了人竟是不害怕,两只兔子奔到一处空地,竟是在大奎及欧阳德的眼下一蹦一跳极其悠哉乐哉。

    欧阳德当先笑道:“烤兔子乃是老夫的拿手好菜,今天的第一道下酒菜便是这烤兔子吧,”说着回首摘下了背上长弓,大奎见状弯腰拾起一枚石子抖手打了出去,石子破空带着破风的厉啸,足可见大奎之功力。

    大奎所打的野兔却是右侧的,石出兔翻一招毙命,等到大奎看清那两只兔子已是不禁再次心悦诚服,原來就在大奎的飞蝗石击中野兔的同时,欧阳德也是劲箭离弦,不同之处在于,大奎是一石一兔,而欧阳德却是一弓双箭,地上的两只野兔皆是颈项各中一箭。

    “好箭法,”大奎由衷的赞叹道。

    欧阳德呵呵笑道:“将军谬赞,小老二不过是凑巧罢了,”说着话,欧阳德走到密林深处将两只野兔拾了起來,拔去箭矢,欧阳德也是赞道:“将军这一飞石精准无误,野兔是太阳受创……如此距离将军竟能认穴之准,老夫已见下乘,”大奎知道欧阳德是在说客气话,闻言也只有苦笑了之。

    等了半天,杨小虎才带着十名兵士赶到近前。

    大奎不由得脸色一沉:“为何这般慢吞吞,成何体统,”

    杨小虎此刻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义父…这山路难行,我等…我等追赶不上,”杨小虎是气喘吁吁,余下兵士已是个个扶着树干,有的竟是直接坐到了地上。

    见到杨小虎及自己的一干属下如此模样,大奎不仅老脸一红,身为大将军,属下兵士走点山路便累得这般狼狈,传出去还有何颜面见人。

    “大将军,看这几位军爷却是累了,这一路行來少说也有十里山路,不若大家就在此地稍事歇息,”欧阳德拎着两只兔子笑呵呵的打着圆场。

    大奎心中却是十分的不舒服,比脚力自己慢了一步,比暗器自己也输了,自己一身本事就只有轻身术及飞蝗石拿得出手,人家半百的年纪,难不成跟人家大打出手比个高低,若是自己孤身一人倒还好说,但此刻自己是大将军,是输不得的,这个人丢大了。

    许是老天今日专想给大奎难堪,草丛中惊起两只山鸡,石到箭到,一石一鸡,双箭两鸡,欧阳德的箭术堪称神箭,一心二用一弓双箭,而大奎飞石再精准,也只能打出一石再打一石,若是双手同时抛石,却是不能够。

    众人歇息了片刻,又向密林中行进,大奎一心想着找什么能胜过欧阳德,可茫茫林海,除了山鸡野兔竟是不见大的牲畜。

    又行一程,身后十名兵士手上俱都提了猎物,连杨小虎的铁枪上也挂了五只兔子,一路上众人对欧阳德的箭术皆是赞不绝口,大奎亦是随声附和

    欧阳德无奈只得陪着,再见到小野物,众人也懒得再打了,直到穿过这片林海,已是日头西沉,正行走间眼前豁然开阔,前方竟是一汪大湖。

    “前辈,这是什么湖,”眼前青山绿水,景色宜人,大奎不仅开口问道。

    欧阳德呵呵笑道:“这是弹筝湖,”

    大奎只是轻声哦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就在这汪大湖的一处浅滩边,却有一只獐子在湖边饮水,可算见到大野物了,大奎心中一喜回身道:“你们在此守候,我去将那獐子猎來,”谁知大奎刚要动作,欧阳德却是连忙拦阻道:“将军不可妄动,”

    大奎不仅问道:“这却是为何,”

    欧阳德语重心长道:“此处山荒林密,湖边该是多有野物饮水才是,可将军你看,”

    大奎顺着欧阳德所指望去,只见湖边果然不见其余野物,只有那一只獐子在喝水。

    欧阳德这才续道:“那浅滩左近必有虎豹豺狼窥视,将军万万不可轻动,”

    大奎闻言不由一喜,此刻正是自己显威风的时候了,若是怕了所谓的虎豹豺狼,岂不是叫众人看轻了,大奎粗豪的挥手道:“纵有虎豹,本将军还怕了不成,莫说沒见到虎豹,若是见了正好擒杀了下酒,”

    这虎豹豺狼皆属猛兽,岂是人力轻易能降服的,欧阳德及杨小虎俱都是苦苦劝告,然大奎倔性子上來哪里会管这许多,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就是要让身边的人看一看,他这个大将军不是吃干饭的,而是喝粥的……。

    此处林边距离湖边尚远,大奎只身一人向湖边潜行而进,那獐子乃是野物,听力目力极强,大奎沒有直行,而是兜了个圈子,先将獐子逃往林间的退路挡死,如此一來,大奎只需奔进獐子三十步之内就可飞石将其打伤,一直受了伤的獐子,料來也逃不出大奎的手掌心。

    林深草密间,一双冷森的虎眼盯着慢慢靠近的大奎,这只花斑猛虎足有小牛般大小,它跟着湖边的那只獐子來到这里,只等着獐子喝饱了水回到林间便可一跃将獐子扑杀,獐子久在林间,得到这个喝水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一旦獐子喝足了水,逃起命來必然不会很快,老虎能成为百兽之王,自然有其道理,因为老虎天生就是好猎手,好猎手不光要有手段,更要有策略。

    可这个时候大奎悄悄地來到了林边,花斑虎趴伏在灌木中看着大奎一步步走进,又看了看远在湖边的獐子,一时拿不定主意:是该先吃人还是先吃獐子。

    大奎走路很轻,他自信相距湖边如此远,自己又是步履轻盈,那獐子绝不会发觉自己,此刻大奎腰里插着龙吟剑,双手各扣着一枚石子,已是蓄势待发,就在这时,大奎微微觉得身后的灌木丛中传來微微呼吸声,这呼吸声虽很轻微,但中气十足,这中气足的有些邪乎,大奎心中一个机灵,真有猛兽。

    大奎不敢回头,听说猛兽在身后会寻机扑杀猎物,但是一旦回头,猛兽会以为行踪暴露,反而会即刻攻击猎物,大奎心知定是什么阻挡了猛兽的直接攻击,不然如此近的距离,为何猛兽不现身。

    大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望着远处,却是凝神戒备着身后,那道呼吸声有些急促,大奎心中一惊,那畜生要攻击了。

    说时迟那时快,身后灌木丛‘呼啦’一声响,林间仿若刮起一道恶风,紧跟着便是一声惊天虎啸,‘嗷~,’

    大奎情急中斜刺里蹿了出去,但仍觉得背上一震,只是这一股力道奇大无比,晓是大奎身具神力也不禁一个趔斜抢了出去,若是一跤跌倒,身形一顿,势必要受二次扑杀,大奎身法之快当时罕见,但在这畜生眼里恍若还不够看,大奎这一跤险险扑倒,身后又是一阵狂风,大奎情急中一式‘怪蟒翻身’身形急转之下双手石子向着狂风來处抖手打了出去,这一转身的功夫,大奎看清了这是什么畜生,眼前竟是一直斑斓猛虎,大奎的两颗石子一个打中了猛虎的额头,一个打中了猛虎的右前腿。

    搏命之际,大奎的力道自然是奇大的,按说这两颗石子就算打在树上也能崩飞了树皮,可打在猛虎身上却似给这老虎挠了痒,猛虎挨了两记石头,身形不由的一顿,竟是退后了两步,随后自顾的猛甩了甩头。

    大奎趁机拿桩站稳,谁料刚刚站稳,还不等拔剑,猛虎又是一个虎扑冲了上來,大奎此刻想躲也來不及了,毕竟人的动作速度比之猛虎要逊色的太多,猛虎冲到身前竟是纵身而起,一双虎爪左右拍击直袭大奎头侧,气势如虹,其速如电。

    情急之下大奎双脚在地上猛蹬,竟是倒纵而出,哪成想这猛虎竟也是如形随形,眨眼间扑到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