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一夫当关

    “兄弟们,跟我冲,他们要装弹,我们冲进门洞死守城门,大将军有令:有功者赏,冲啊,”前面的人死的死逃的逃,这元兵中的那个偏将此刻惊骇于眼前惨状,随即反应过來,当下一挥腰刀带头向东城门冲了过去。

    余下的元兵尚在观望,还仍有数百名死忠紧跟在偏将身后冲了出去,如此一來,身后元兵元将不泛盲从者,很快元军又聚集了数千人向大奎他们杀了过來。

    刚刚的一阵炮火,一半元兵吓破了胆,几千人躲在民宅废墟巷道中,死活不会再上前拼杀了,连年战事,元军兵源不足,这些人中大多是元军强拉來的各族百姓,其中汉人居多,元庭重用蒙族人及色目人,汉人很少为官为将的,自然李思齐是个例外。

    元庭把人分为四等: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汉人,四等南人,由此可见汉人及南方各族百姓在元庭眼中的地位。

    虽然冲上來的只有不足五千元兵,但是对于大奎身边的明军将士來说,依然是人山人海。

    大奎手持铁枪独身挡于城门洞处,身后的城门洞内明军将士正在舍命挖掘,原來元兵不光将城门上了门栓,更以数千沙包囤积于门洞内,将城门堵得死死的。

    如果半个时辰内打不开城门,城外的命运势必要经历一场浩劫,元兵已由其余三门出兵,三支队伍总计五万五千人,城外明军不足四万,况且又是群龙无首,大奎想到这里不仅心急如焚。

    “大将军,速速上城,这里我们抵挡,”跟在大奎身后的校尉急声道。

    大奎望着如狼似虎般杀來的数千元兵,沉声道:“带人速速打开城门,这里有我,”大奎堵着耳朵,此刻虽是不知属下在说什么,但是大奎知道,要想拦住这些元兵,非自己无人能挡,既如此,大奎也就下了拼死之心。

    校尉闻言,目中含泪,回身嘶吼道:“快些,快些,”闻言之下,搬运沙包的明军将士更是加快了动作,因为他们心中也明白,一旦不能尽快打开城门,等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大奎上前数步,铁枪一摆,却是扬声喝道:“小虎,勿分敌我,把炮弹打光,”

    杨小虎立身城头,听到义父的呼喊,早已是热泪盈眶,连忙回身跑到城墙另一边,扒住墙垛向城外看去,入眼处却是一片厮杀景象,城外三万明军正与三面围困而來的元兵大队人马绞杀在一处。

    “好了沒有,”杨小虎声音中已带了三分哭腔。

    众火炮手加紧装弹,此刻正在安装引信,一名伍长一边忙活一边回应道:“杨将军,这便好了,”

    杨小虎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抽出腰刀喝道:“我下城去厮杀,你等在此只管开炮,”

    说着不等众人拦阻,已是飞奔向城防梯。

    (元明时代的炮弹大致分为两种,一种为实心弹,就是铁嘎达,用于打击敌军方阵及建筑物,第二种是榴弹,铁壳中空内装炸药,靠印信药捻引爆,)

    杨小虎刚刚下城,带兵伍长突然愣在原地,众兵士忙问缘故,伍长指着装炮弹的一个个木箱子道:“來不及了,装弹太慢,我们不用炮,只需将炮弹引信点了,扔下城去便可,”

    一兵士忙问道:“那岂不是连大将军也伤了,”

    伍长不仅开口骂道:“你他妈的人头猪脑啊,不会扔的远些,”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伍长再次扬声道:“这里的炮弹约摸有四五百个,咱们都扔了,扔光炮弹都跟我一起杀下城去,祝大将军一臂之力,”

    众将士齐声高呼:“收复兰州,一战扬名,”

    “杀,”元兵便似一股怒流冲到了城门前,一时间刀枪齐出直奔大奎杀到。

    大奎铁枪一摆,借力格挡,接着腰身一拧,双手持枪回扫,一尺枪头带出一片血雾,冲在最前的五名元兵喉头中招扑倒在地。

    不等后面的元兵冲上來,大奎已是进步扎枪,再次将一名元兵校尉当胸刺穿。

    城门洞不过五丈宽,大奎舍命厮杀之下,冲上來的元兵一招之内非死即伤,竟是无一人能冲过大奎的拦阻,元兵空有五千人马,围在大奎身前左右的不过几十人,后面黑压压全是人,却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大奎一夫当关,出手毫不留情,正当城门洞前被元兵围得水泄不通之际,城上扔下几十个黑乎乎的圆球來,这些圆球是哪里人多往哪里落。

    “快跑啊,是炮弹,”元兵人群中传來一声惊叫,但这惊叫随即被惊天动地的炸响淹沒。

    ‘轰轰轰……,’大地仿若都在震颤,那些炮弹在密集的人群中炸开了花,一时到处都是惨叫,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杨小虎刚刚跑下城防梯,,巨大的轰响震得杨小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抬眼再看元兵人群中已是一片硝烟,只是这一轮炮弹,元兵死伤近千人。

    本來是拥堵的城门洞前,瞬间空出一大片來,地上血肉模糊,一片狼藉,元兵还沒回过神來,城上又是一通炮弹扔了下來。

    ‘轰轰轰……,’这一轮炸响,连同与大奎厮杀的数百元兵也都波及到了,围在战团外的数十元兵麦草一般倒在了地上。

    这炮弹是靠爆炸后的铁皮伤人,如是落在石头多的地方,杀伤力更甚,无巧不巧的是,此处城门的道路上却是以小青石子为基,上边黄沙铺道,如此一來,炮弹的威力更见猛恶,两轮炮弹下來,元兵竟是死伤近半。

    城上的明军一个个探头探脑的看着城下,刚刚的两轮炮弹,靠近城门洞的元兵基本死绝跑光了,离得远的却是够不到,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吧。

    大奎正战到悍处,手上铁枪泼风般出招,可未过百招杀了百余人后,身前竟是沒人了,刚刚的轰然大响,大奎也只觉脚下连连震动,耳朵虽是堵着但也听得见轰轰炮响。

    等到杀尽身前最后两名元兵,放眼再看,其余元兵竟是远远地拥堵在数百步外不肯近前。

    大奎乐了,所幸迈过身前堆叠在一起的元兵尸体向前走了一段,來到了空场上,这时一阵硝烟夹杂着血腥气扑鼻而來,大奎不仅弯腰呕吐起來。

    目光所及,尽是累累死尸,就算有活着的,也都是哀嚎满地。

    再向远处的元兵望去,只见他们都是一脸惊惧的抬头看着城上,大奎也扭头向城上看去,只见近百名明军将士每人抱了一个炮弹站在城垛子上,身后有数名兵士手持火把伺候着。

    大奎向他们笑了笑,这才面向远处的元兵,看着元兵溃不成军的样子,大奎笑着向他们招了招手,元兵中数名带军校尉见状,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死活不肯再过來厮杀。

    大奎顿觉很无趣,提了铁枪回转身來,恰巧看到明军将士搬光了沙包,正在打开门栓。

    “咯吱~~,”城门一阵响动徐徐开启,城外已是杀得天昏地暗。

    大奎疾步奔进城门洞來到城门前,放眼望去元明两军杀得难解难分,大奎不由得有些心急,回身吩咐道:“传我将令,不可恋战极速进城,”身边兵士高声领命转身飞奔而去。

    不多时,城上一片鸣金之声,正在厮杀的双方兵马不仅一阵失神,等明军看清是自己人占了城头开了城门,不仅齐声欢呼,明军且战且走,纷纷退向兰州城内。

    元兵带兵三员大将见状不仅一声令下:“杀进城去,”大批元兵奉了军令,亡命般的追杀明军,明军刚刚退到城门处,又再次与元兵绞杀在一起,孙迁一身是血,提着开山刀策马來到大奎身前瓮声问道:“大将军,接下來怎么办,”

    大奎回身一指到:“城内左近尚有数千元兵,只是不敢过來,既如此你便过去,将他们杀散便可不得追杀,”

    孙迁闻言大声喝道:“遵大将军令,”随即环顾左右,大喝一声:“骠骑营,跟我走,”

    本在城门外厮杀的骠骑营听到孙迁的这声呼喊,纷纷撤出战团策马冲进了城门,城门外自有明军步卒抵挡元兵。

    城门洞对于三万明军來说要想顷刻进城,却是不能够,如此一來,外围的元兵越逼越近,战圈却是越來越小。

    不到半个时辰,城门前已挤满了明军,外围元兵趁此机会加紧围杀,一时间城门外已是血流成河。

    大奎冲到城里,向着城防梯奔去,迎面见到了杨小虎。

    “速速上城,告知火炮手向城外元兵开炮,”大奎连声下令,杨小虎回身便走。

    正当城外元兵与城门前的明军纠缠之际,城上投下百十个黑球下來。

    ‘轰轰轰……轰轰轰……,’密集的爆炸声,真可谓地动山摇。

    元军阵中一片火光硝烟,本是乱哄哄的撒杀声震天的人群中,一片人仰马翻,沒有炸伤的战马听到如此大的动静,却是发了疯一般四处乱窜,如此一來元兵更是死伤累累,顷刻间乱了阵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