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炮火连天

    明军及元兵都在退却,大奎抱着大炮威风凛凛站在两军中间。

    “快退快退,要开炮了,”元兵中嘶喊声此起披伏,无奈城上人太多,乱糟糟挤作一团,却哪里能即刻退下城去。

    “点火,”大奎一声令下,身后校尉急忙挤到大奎近前以手上的火把点了大炮引信。

    元兵直接懵了,前排兵士扔了兵器回身沒命的挤,只想快些挤过人群逃命,哪成想,越是心急越是挤不动,由于过分的拥挤,很多元兵立足不稳摔下城去,还有的倒在地上就再也起不來了,大奎还沒开炮,元兵已是自相践踏死伤累累。

    “轰”,一声巨响,大奎抱着大炮,身子猛地倒飞出去,身后明军将士顿时被撞翻一片,接着耳边传來一声炸响,元兵人群中传出一片惨嚎,放眼望去,硝烟弥漫中满地的死尸,其状之惨一言难以尽述。

    这一炮下去,直接将百余名元兵送去见了阎王,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元兵经过刚刚的那一炮,瞬时间死伤百余人,哪里还有战心,尽皆哭喊着掉头向回急退,大奎扔了大炮站稳身形大喝一声:“杀,”身旁明军将士齐声呐喊,嘶吼着冲向了拥挤的元兵。

    双方离得太近了,明军前冲急速,元兵后退却是很慢,毕竟城上地界狭小,很快双方再次短兵相接,不同的是,此番再战却已是一边倒的屠戳。

    大奎拉住两名明军兵士,大声喝道:“你们两个跟着我,”

    “遵将军令逾,”两名兵士齐齐躬身领命。

    大奎又忙对跟在身边的校尉道:“速速装弹,你们三人只管给我装弹,快快快,”

    校尉领命,带了两名兵士回身便走,火药及炮弹都在城墙垛根上放着,他们这是回去搬弹药去了,大奎立身在一旁,眼看着明军将士纷纷从身前冲过,心中却是急切万分,此刻城上明军不及三千众,大多人马尚在城外,一旦元兵由其他三门出兵,夹击明军后果不堪设想,当务之急便是要尽快攻占兰州东门,并派兵打开城门让大队人马进城。

    大奎立在城头,远远望见城内长街之上奔來一彪人马,粗略估算也有一万余人,元兵增援已到,看样子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装好了沒有,”大奎回头喝问。

    “禀将军,装填完毕,”校尉大声回应着,现在四处皆是喊杀声,不大声说话怕大奎听不到,实际上再大声大奎也听不到,两只耳朵都塞住了,如何听得到,但大奎一眼便看到了炮身上已安装好的引信,当下弯腰再次抱起大炮所幸架到了城墙上,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长街,只要元兵增援人马近前,大奎便会毫不犹豫地來上一炮。

    正当大奎蓄势待发之际,身后奔來数十人,却是杨小虎带了炮手赶到,此刻明军仍在爬城,城上的明军一时半会还攻不到城下,故此城门不开,明军也只能沿着城墙爬上來。

    “义父,炮手到了,”杨小虎奔到大奎身后大声喊道。

    大奎一心瞄着大街,竟是沒听到,好在杨小虎够聪明,四下看了看,只见城上每隔十余步便有一架城防炮,按照义父的意思自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当下杨小虎急急吩咐众炮手去布置大炮,大炮一致对准城内大街。

    元兵來增援的却是李思齐的骠骑营约一万三千兵马,带兵的是个色目人,叫做哈儿泰,这哈儿泰远远看到,东门城墙上的元兵正败退下來,心中不由得大怒。

    “加快行军,将明军杀退自有重赏,”哈儿泰一声历喝,当下策马扬鞭手提大刀直奔东城门奔來,身后兵马紧紧跟随,一时间旌旗招展兵甲铿锵扬起漫天风尘。

    在这兰州城内,李思齐有一处别院,这里琼楼玉宇说不尽的奢华,李思齐这个人可谓是老狐狸成了精,城东门丢了他竟仍然悠哉乐哉,堂下报事的校尉急得满头是汗,李思齐一身锦绣斜偎在美妾的怀里,拼着美酒哼着小曲,一派浪荡模样。

    李思齐并不急,虽然城门丢了,但他还有后招,那边是派出哈儿泰率领一万三千人马抢占东城门,只要把城门抢到手严守城防梯,控制了城门,城上明军就算想战,又能有何作为,城上便是人挤人也不过能站五千兵马,况且城防梯狭窄,这五千明军又不能一股脑的杀下來。

    此一战,哈儿泰的一万三千兵马足矣。

    这个计策还不是高明的,李思齐已命属下三员大将,各自领军一万五千人马,由西门、南门、北门,三门齐出围杀东门外的明军,此刻城外的明军群龙无首,李思齐已能想到明军大败的情景。

    “呵呵呵呵,胡校尉,你自退下吧,本将军对战况了如指掌,你无需忧心,”李思齐说着伸手在美妾白生生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立时引得美人一阵娇呼。

    这胡校尉乃是李思齐的亲军校尉,此人武艺高强还在其次,更为重要的是对李思齐忠心耿耿,李思齐对这胡校尉真可谓放了一百个心,不然这护卫之责也不会落到他的身上。

    “点火,”大奎怒吼一声,身后的明军校尉持火把将大奎肩上的火炮点了引信,此刻大奎扛着火炮的底端,前面担在城墙上,炮口直对着城下大街,大街上哈儿泰的队伍人欢马嘶,气势汹汹杀了过來。

    远远望去,整条长街足有数里远,竟是挤满了增援而來的元兵,大奎的炮口让过了策马狂奔的哈儿泰,接着‘轰’一声大响,炮弹在城下元兵人群中轰然崩炸,城下元兵一阵人仰马翻血肉横飞,本來黑压压的人群,这一炮下去硬是炸出一块空地出來。

    大奎放了一炮,便即回身吼道:“给我轰,”话音一落,左右两侧摆设的十余门火炮被一起点了引信,接着‘轰轰轰轰轰……,’连珠的炮声在城头上炸响,城下瞬时变成了一片火海,随处可见残肢乱飞断臂横舞。

    大奎命城墙上所有明军分成三拨,两拨各两千人于城墙的左右堵住从南北两侧城墙攻來的元兵,其余人收集火炮,统统架设在城头上,只要两柱香的时间,这般轰炸之下,想必元兵必难久持。

    不到片刻,第二轮连珠炮又响了,虽是只有十余门火炮,但好在只需照着人群开火便是,连瞄准都省了。

    城下元兵哭爹喊娘抱头鼠窜,一时间死于互相践踏和炮火之下的元兵不计其数。

    哈儿泰在身后的炮火中奔进城门洞,等到回头看时不仅傻了眼,大街上死伤的元兵接踵压肘,尸体在街上铺了一层,滚地哀嚎的伤兵不计其数,其余的兵士已早早躲进了大街两侧的房舍内。

    这一轮炮轰下,哈儿泰手下至少死伤两千余人,况且都是精骑兵,好在步卒离得还远,看到前方炮轰之下的惨状,竟都顿足不前。

    大奎抓住的就是这个机会,当下寻到自己的铁枪,纵身跃上城墙。

    “兄弟们,随我杀到城下,打开城门,冲啊,”大奎扬声长喝,就在城墙垛子急速狂奔,将到城防梯处,,身形毫不停滞,竟是纵身而起扑向了城防梯,此刻的城防梯上挤满了交战的双方,大奎空手一抖铁枪,随手刺翻三名元兵,待到在城防梯上站稳,身边竟是一个元兵也不见了,元兵在不断的退却,大奎率领数百明军将士向着城门处冲杀了过去。

    刚到城门洞,迎面奔來一骑战马,马上大将手舞大刀直奔大奎杀了过來。

    “纳命來,”哈儿泰策马扬刀直奔大奎,将到身前一式‘力劈华山’向着大奎当头砍到,大奎身形正向前冲,眼看刀來竟是不闪不避挺枪仰刺哈儿泰胸口。

    ‘噗’双方搏命的一击竟是双双奏效,大奎一枪将这哈儿泰胸口刺了个对穿,而哈儿泰的大刀也是生生砍在了大奎肩膀上,不过不巧的是,大奎肩上有护肩甲,里面除了战袍尚有一件天蚕宝甲护体。

    要说这哈儿泰的刀法力道也算是生猛异常,这一刀竟是将大奎护肩甲生生砍断。

    大奎一枪得手,随即厉喝一声,竟是将哈儿泰的尸体挑起摔落马下,身边的明军将士见自己的大将军竟是如此勇猛,不仅士气大振。

    “冲啊,”大奎身先士卒再次杀向城门处。

    零散的几十名元兵见到大奎带着明军杀到,丢盔卸甲亡命奔逃,大奎杀到城门洞处,指挥兵士去开城门之际,远处尚在观瞧的元兵见到大奎身边只有几百人,不仅动了捡便宜的心思,其中一个千夫偏将带头高呼道:“他们人不多,冲啊,”

    这一声喊,本來站在长街远处的一万元兵尚不知去留,经这偏将一声喊顿时都醒了神,跟在这偏将身后向着城门处的大奎等人杀了过來。

    这一万人再次占据长街之时,城上的火炮已经装填完毕等候多时,等到一万元兵向城门处冲杀之始,杨小虎已领十余门火炮点了引信,炮响之时,一万元兵刚好进入火炮的射程。

    ‘轰轰轰轰轰……,’连珠炮下,又是一片霹雳火海,冲在最前的数千元兵转瞬淹沒在火海之中,硝烟一散只见尸横长街比比皆是,本來街上便已是铺了一层尸体,这下尸体又添了一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