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守东城

    就在大奎稍一分神之际,已有元兵手持火把点了火炮引信,大奎身前尚有数百元兵拦阻,要想杀过去势必登天还难,元兵各举兵器攻了上來,大奎厉喝一声竟是横起枪杆直撞了过去,数柄长枪刺在大奎身上,亏是大奎穿着甲胄,这些长枪又力道不足,大奎才得毫发无伤,只是这么一耽搁,近在迟尺的火炮轰然一响,随后城下人海中炸开一处缺口,数十明军兵士被炸成残肢断臂血肉横飞。

    “啊,”大奎怒吼一声横枪上格,‘咔嚓嚓’数声响处,刺在胸前的数柄长枪竟被生生格断,接着大奎旋身上步,长枪一式‘怪蟒缠身’绕腰而舞,枪头锋芒过处带起一片血雾,又有数名元兵中枪倒地,大奎这杆铁枪虽不是自己的镔铁乌龙枪,但无论是长短粗细都是格外的顺手,尤其是枪头处,乃是钨钢所铸,锋芒处比之寻常的刀刃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奎这里搏命厮杀,只见正前方不远处的那架城防炮旁边,正有一名元兵校尉挥舞着腰刀指挥着两名元兵:“快快装填,准备开炮,”

    大奎再不恋战,再次横枪向前猛冲,面前十余名元兵猝不及防,顿时被撞翻在地,大奎刚刚冲过人墙,不想数名刀盾手当面了上來。

    大奎久经沙场,如何不知刀盾手的厉害,但凡有武艺高强的敌军战将,只要被十余名刀盾手合围,这些刀盾手便会以盾在前生生撞过來,直到把人挤在中间动弹不得,到那个时候便是乱刀分尸的结果。

    大奎厉吼一声,纵身而起,空中腰身一拧,已凭空踢出三腿正踢在刀盾手的圆盾上,只听‘咚咚咚’三声闷响,冲在最前的三名刀盾手只觉一股大力涌來,身子已倒飞而出,大奎身形一落,沉腰下马以枪带棍,铁枪带着呼呼风声,贴地横扫而出,刚刚想要紧身的十余名长枪手惨嚎一声扑倒在地,竟是皆被大奎一枪扫断了腿。

    再向前杀出数步,已经到了城防炮左近,此刻这尊火炮已装添了炮弹,一名元兵正在安装引信,大奎杀到近前挺枪便刺,全然不顾身后追杀而來的数十名元兵,眼看就要得手,不想横里砍來一柄长刀,大奎枪式已老,情急之下横踏一步闪身躲过袭來的长刀,待到扭头去看,却是那个总则指挥火炮的元兵校尉。

    看其刀式也算个高手,但当务之急是先搞翻这架火炮。

    大奎打算绕开这校尉的纠缠,去杀那两名炮手,可这校尉的刀法却是刁钻古怪,左一刀右一刀每每攻大奎所必救,大奎一时半刻却是再难向火炮所在之处前行一步。

    “开炮,”校尉大喝一声,已是纵身向大奎当头砍到,这一刀名曰‘劈山刀’是借纵越之势及下落的力道,与自身刀式和三为一,虽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招,却含了三个变化,一为‘回带扎刀’,二曰‘拧腕横斩’,三曰‘反手撩刀’。

    若是大奎挺枪上架,那么所使的力道越大,这校尉的后手招便会借力而形成快刀,大奎在天台山学艺之时,也曾习得刀法,此番见到元兵校尉的刀法,心中去是明白的一清二楚,俗话说:当断不断,不受其乱。

    大奎一咬牙脚下一错步,竟是不挡不架,向着元兵校尉横里撞了过去,元兵校尉见状大惊,刀式一缓身形已是下落,不想大奎撞來之际已是回首抛枪,长枪如电疾射而出,所取的便是要去点火的元兵炮手。

    一声凄厉惨叫,那准备点火的元兵炮手被大奎一枪掼胸,元兵校尉更惨,大奎擒腕击胸一气呵成,元兵校尉胸口中招,口鼻中窜出血來,大奎抖臂发力,竟是一招‘开门见山’楞将这元兵校尉扔了出去,刚巧一众元兵上前围袭大奎,不妨却被撞个满地葫芦。

    两名炮手死了一个,另一个只稍一愣神,连忙弯腰捡起地上火把,伸手点了火炮引信。

    大奎一时间目眦欲裂,跌步进身原地旋身摆莲一腿,元兵炮手头部中招飞跌出数步之远。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奎竟是张开双臂猛地弯腰保住了粗重黝黑的炮管,怒喝一声奋起神力,竟是生生将火炮抱了起來。

    近百元兵惊骇欲死之下,眼看着大奎将炮口对准了他们。

    沒有尖叫,所有元兵都傻了,那黑洞洞的炮口仿若吸取了元兵的魂魄,他们就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轰”一声巨响,大奎只觉这火炮猛地一震,身子竟是被带的向后摔跌了出去,许是抱的太紧,巨大的力道下,大奎觉的胸口有些隐隐作疼。

    炮弹在人群中炸响,这是大奎有生以來见过最惨的一幕,近百元兵淹沒在硝烟里,待到硝烟消散,只见残肢断臂血流成河,连那附近的城墙垛子也被炸去了半边,仅仅是一发炮弹,近百名元兵竟是一个站着的都沒有,地上一片血肉模糊,炮火虽猛,但也存活了几个元军伤兵却也肢体不全。

    按说一发炮弹不该有如此威力,但无奈城墙马道太过狭窄,加上炮弹炸开崩起的石块砖瓦,更是让这颗炮弹平添几分威力。

    只是这片刻间,明军将士已有数百人攀上城來。

    城下元兵在顺着城防梯向城上增援,明军也在搏命登城,攻上城头的明军左右堵截元兵,为后续的兄弟赢得了时间,慢慢的城墙上明军越來越多,与元兵展开了近身肉搏。

    大奎晃了晃脑袋站起身來,刚刚的那一炮太响了,直到此刻大奎的脑袋里还是嗡嗡直响。

    “大将军,大将军,”数名明军校尉手持长刀护在大奎身侧,不多时杨小虎也來了大奎身边,大奎靠在城墙上,双手捂着脑袋一脸痛苦状,杨小虎等人忙问:伤到了哪里。

    大奎只是摇摇头道:“刚刚放了一炮,震的头有些疼,你们休要管我,速速带人堵住城防梯,”

    杨小虎大声回应道:“义父放心,我军正在抢占城防梯,”

    杨小虎如此喊话,大奎竟是听不真切,连连问道:“你说什么,”

    杨小虎忙又喊了一遍,大奎这才点点头,此刻深处生死存亡之地,却不是歇的时候,大奎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伸手揪住衣袍下摆割下一块布來,众人不禁眼现疑惑,只见大奎又将这块布撕成两小块,随手团了团塞进了耳朵,剩余的布却在头上缠了一圈系紧。

    众将忙问:“大将军,你这是做什么,”

    此时大奎堵了耳朵,却哪里听得见,只是大声喊道:“传火炮手前來听令,”

    众校尉不明所以,但将军有令不敢不从,忙四下去找火炮手,此刻全军攻城,连伙头军都拎着菜刀擀面杖冲上來了,五万人在城上的此刻只有不足两千,大部明军都在城下,城上的正与元兵厮杀,城下的都在舍命爬城,放眼望去一片混乱,却到哪里去找火炮手。

    大奎心中一急,不仅喝道:“谁会使炮,”

    众校尉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名校尉道:“卑职见过别人使炮,但却沒放过炮,”

    “什么,”大奎大声问道,他塞了耳朵,却如何听得见,杨小虎见状忙比划了一通,又指了指那个校尉。

    大奎竟是误以为这校尉会使炮,忙吩咐道:“你跟着我,其余人去找炮手來,城上尚有火炮数十门,给我夺过來,调转炮口轰,就是死也不能丢了东城墙,”

    杨小虎等众将一声应诺,各自分头行事去了。

    大奎伸手一指墙垛根的大炮道:“这里尚有炮弹两箱,本将军也叫元兵尝尝火炮的厉害,你给我装弹,”

    身边的校尉连忙答应一声,依照见过的炮手装弹模样装填火药并用铁钎子塞实,这才装了炮弹和引信,等到校尉装了弹,大奎伸手又将火炮抱在了怀里,大吼道:“拿上火把跟我來,”说着迈开大步向着厮杀的人群冲去。

    那火炮足有五百余斤,大奎抱着健步如飞,身后的校尉楞了一下,连忙捡起尚未熄灭的火把跟了上去。

    城上兵甲相撞金铁交鸣声中,猛地传來一声惊天霹雳般的大吼:“都闪开,”

    明军将士厮杀中,有人见到主将竟是抱了一尊大炮,不仅惊得目瞪口呆,但随即纷纷喊道:“都闪开,”

    狭窄的城墙马道堵满了厮杀中的双方兵将,就算是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大奎抱着大炮向人群中挤,亏是练过,一般人谁挤得过他。

    直到大奎挤到双方交兵处,眼看前面的数名明军兵士正在挥舞长枪与元兵厮杀,大奎心中急切,也不打招呼便接着挤了过去。

    正在搏命的明军将士不妨身后拱出一人來,待到看清是主将,顿时士气大涨。

    而元兵到底有眼尖的,一眼便看到大奎抱着的大炮。

    “快跑啊,”元兵人群中传來一声呐喊,前排的沒命往后退,后面的不明所以的向前挤,一时间狭窄的城墙马道上乱作一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