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生擒敌首

    谁知更让人不能相信的事情还在后边,大奎与这元兵校尉一错身,左肘向后一捣,正捣在元兵校尉后心上,元兵校尉喉头中刀一时未死,竟是身不由己的向前奔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众元兵侍卫只觉眼前一花,大奎已是去踪影,眼前却换成了自己人。

    众侍卫齐齐的一招围杀沒伤到大奎,却全招呼到这校尉身上,一时间乱刀入肉惨不忍睹,变故來的太突然了,待到众侍卫回过神來,只见大奎已杀出重围纵身而起,挥刀向坐在正堂的张良弼当头劈去。

    从众侍卫围杀大奎之时,张良弼就一直这么坐着,虽处惊涛尤弄潮尔。

    自己的这班属下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精兵良将,大奎能杀出重围让他颇感意外,转瞬间大奎杀到眼前,刀光一闪直奔面门,张良弼依然安之若素,只是右手一挥打出一道绿光。

    绿光快若闪电直奔大奎面门,大奎身在空中却是无法闪躲,情急中长刀收势刀身一横,正挡在眼前,‘啪’一声,那道绿光正打在大奎的刀身上,原來这绿光却是张良弼手上的那块玉佩,被张良弼当做暗器打了出來。

    虽是一块小小的玉佩,但是大奎刀神受力,纵跃的身形竟被打的硬生生后落而去,身后众元兵侍卫刚刚误伤了自己人的尸身,此番见到大奎身形回落,各自散开又将大奎围在当中。

    两柄长刀左右砍到,大奎身形一拧长刀使个 ‘缠头式’已向左欺身而进,刚好架开左侧袭來的长刀,令右侧偷袭落空,接着长刀横斩而出,一篷血光迸现,已将左侧元兵侍卫一刀砍翻在地。

    不等这元兵侍卫倒地,大奎一探左手将他手上长刀夺了过來,双刀在手大奎如虎添翼,一时间刀光翻飞,进招者一招之内必死于刀下,众元兵侍卫畏其勇猛一时无人敢近身前三步。

    如此便是机会,大奎趁势再次向张良弼杀去。

    此刻张良弼难免托大,厅内三十名侍卫已剩下不足二十人,但张良弼依旧安然端坐在太师椅上,就这样眼看着大奎第二次杀到身前。

    厅门外有五百元兵甲士列队挡在门口,只是未得将领谁也不敢进厅,张良臣默默地站在门前看着厅内的厮杀,他的心中也很安然,张良弼根本不相信,凭借此刻手上的两把长刀能伤了大哥张良弼,大哥的武功仅次于元庭兵马大将军扩廓帖木儿,当今世上能伤他的怕是少见,此刻大哥甲胄在身宝剑在侧,安危自然无虑。

    再次近身,大奎右手长刀当头直劈,气势如虹快若闪电,张良弼脸上带着笑,左手持了带鞘长剑向上格挡,神情动作悠然随意哪里像是对敌搏杀,大奎右手刀还未砍实,已是腰身一拧左手刀自下而上撩砍张良弼双腿,动作不可谓不快,甚至比右手刀尚快了三分。

    张良弼大惊失色,哪里想得到大奎的左手刀竟然如此之快,情急中身子向后一躺,双脚蹬地发力‘哗’ 甲胄一响,张良弼身形已向左侧扑出,张良弼坐过的椅子竟然‘咔’一声被大奎劈成两半,若是再慢那么一点,怕是张良弼的双腿总要被卸去一条。

    大奎沒有再进招,站在原地已是满脸惊骇,他震惊的不是张良弼的武功身法,他震惊的是张良弼手上的那把长剑,竟是‘龙吟剑’。

    明军征虏副将军常遇春的佩剑,也是武林至宝之一,常遇春暴毙柳川河,‘龙吟剑’从此不知所踪,今日在这庆阳城守备府竟然重见故人之物,怎么能不叫大奎心神巨震。

    张良弼一改从容,他沒有想到大奎的刀法竟然如此精深,双方不由一阵沉默。

    “这把剑你从何得來,”大奎声音中已带了几分颤动。

    张良弼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龙吟剑’,这才道:“这把剑是故友所赠,本将军留在身边一是为了防身,二是为了留作纪念,”

    “谁送你的,”大奎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张良弼微微一笑道:“你有如此武功,想必在明军中是有些名望的,你既然识得此剑,自然应该知道这把剑的來历,”张良弼说着话,望着大奎竟是一脸得色,顿了顿张良弼又道:“我这人一向心善,将死之人有何心愿,本将军从不拒绝,告诉你也无妨,这把剑乃是明军大将常遇春之物,但其人不识好歹已被除去了,杀他的便是本将军的至交好友,亦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人物,”

    大奎听到这里不仅怒火中烧,冷声问道:“方九天,”

    张良弼显得很意外,看着大奎竟是哑然失笑:“呦,看不出你还有些见识,”

    大厅内一片死寂,大奎身后尚有十余名元兵侍卫各持长刀虎视眈眈,大奎就这样看着面前的张良弼,张良弼一身甲胄看样子也非凡品,必能防刀剑之伤,而大奎手上的两柄长刀经过一番拼杀已经现出几个豁口,若要以这两柄长刀杀了张良弼,怕是要费些周折。

    再看张良弼手上的‘龙吟剑’,大奎心中不由得一阵绞痛,定是方九天害了常大哥,然后将常大哥的‘龙吟剑’送于了张良弼,既如此今晚便生擒张良弼,一來到元帅徐达那里领功,二來替常大哥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当下大奎再不迟疑,双刀一分再向张良弼扑去,空中挽个刀花,右手长刀直奔张良弼迎面扎到,龙吟乍起剑气如虹,‘龙吟剑’出窍了,大奎心中却是波澜不惊。

    ‘嚓’一声轻响,大奎右手长刀已被斩为两段,张良弼冷声一笑,一引长剑向大奎当胸刺到,张良弼的武艺着实不俗,斩断大奎的长刀随之便探臂刺剑,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隐有大家风范。

    刀光再起,一闪而沒,大奎左手刀试出缠刀式,轻而易举挡开‘龙吟剑’,就在张良弼惊骇欲死之际,长刀横斩而出,张良弼轻哼一声,持剑的右手腕已被大奎长刀所伤。

    当年在天台山,大奎便是以这招胜了玉虚子,今日故技重施,一举成功。

    长剑不等落地,已被大奎探手抄住。

    不等元兵侍卫上前救援,大奎手上的长刀便已架在了张良弼颈项间。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到张良弼受制于人,众侍卫再想上前已是投鼠忌器,厅外兵甲铿锵,张良臣已带着甲兵冲进了大厅,他万万沒有想到刺客的武功竟是高深如斯,转眼间大哥张良弼已被人所擒。

    “放开大将军饶你不死,”张良臣奔到近前厉声喝道。

    大奎右手持剑左手持刀,长刀架在张良弼的脖子上直抖,刀锋锐利,大奎的手这般抖动,张良弼的脖子上已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哎呀,我胆子小,小时候叫狗咬过,你不要吓我,”大奎一副胆战心惊的摸样,手抖的更厉害了。

    张良臣见状连连摆手:“壮士手下留情,刀剑无眼莫要伤了大将军,”咽了口唾沫,张良臣忙道:“你要怎样,只要你放了大将军,我们自然不为难你,”

    大奎闻言轻轻一笑,确实是对张良弼道:“教你的手下让开,放我走,”

    张良弼此刻受制于人,哪里还敢不从,心想:如今城门紧闭,还怕你飞上天。

    “都让开,不得拦阻,”张良臣回头吩咐道,话音一落,身后众兵将连忙让出一道路來。

    大奎状似十分满意的道:“恩,今晚先这样吧,我与大将军一起出守备府,还劳烦二将军相送,”说着将右手‘龙吟剑’还入张良弼左手中的剑鞘,接着连同剑鞘一并拿在手中。

    “大将军请,”大奎微微一笑,张良弼倒也算爷们,抬脚便向厅外行去,大奎紧跟左右,手上长刀一刻不离其颈项。

    张良臣带着众兵将跟在大奎身后,时刻准备伺机救下大将军,无奈大奎早有防范,刚到大厅门前便即道:“只需两位将军跟我走一趟便可,其余人等留步吧,”说着一推张良弼,二人出了守备府的大厅。

    院子里早就挤满了人,元兵元将数百人各持兵刃围在大奎身周,都在对着大奎虎视眈眈。

    大奎恍若视而不见,押着张良弼向大门处走去,到了门前这才又停步,回首笑道:“我刚刚说了,闲杂人等止步,二将军跟我走便可,有敢擅出此门者,杀无赦,”

    跟在身后的元兵元将刚要有所动作,张良臣双臂一展道:“都不要动,就听他的,本将军与大将军跟他走,其余人等留守此地,不得擅动,”说着越众而出來到大奎身前。

    “我跟你走,莫要伤我大哥,”张良臣脸上一副坚毅之色。

    大奎不由点点头,曾听汤大哥说起过这个张良臣,不光武艺高强况且足智多谋,既然今日有幸相见,当要斩草除根。

    "你还拿着刀做什么,切菜啊,“大奎一脸戏谑的对张良臣问道。

    张良臣叹息一口气,将手上长刀随手扔在了地上。

    大奎这才推着张良弼,领着张良臣出了守备府大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隐入夜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