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辞而别

    正当杨小虎讲的口沫横飞之际,只见远处行來一位将军,來者众人都认识,乃是大将军汤和手下的大将孟奇,此人武艺精熟作战勇猛,在军中有很高的威望,故此不少兵士都有些怕他,见到孟奇來到,忙纷纷让出路來,哪成想孟奇來的方向正在杨小虎身后,杨小虎并未发觉,孟奇离着老远便见到了杨小虎在炫耀功绩。

    到了近前才发现,杨小虎正站在菜板上夸夸其谈,孟奇不由大怒:“杨小虎,今日的午饭你就吃你踩烂的菜,不吃光便五十军棍伺候,”说罢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大奎独身一人夜袭元兵大营,烧了元兵粮草,十万元兵尽退,这在右路军,乃至大明军史上都是绝无仅有功绩,洪武元年北伐之初,大将常遇春率兵在洛阳塔尔湾与十余万元兵遭遇,常遇春单枪匹马杀入敌阵,麾下儿郎紧随其后奋勇杀敌,虽是敌众我寡,但常遇春单凭万夫之勇,只以左路军五万人马便将元兵十万余众一击而溃,由此占领了河南和潼关,夺取了陕西的门槛,为攻取元大都创造了极为有利的形势,若论功迹,大奎的这次功勋,比之常遇春当年的洛阳之战犹有过之。

    无奈太祖早有令逾,张大奎只做伙夫,不得为将。

    汤和素來赏罚分明,大奎功勋彪炳却不能不赏,汤和做了两件事,一是将大奎的功绩写成奏表,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师应天,二是给大奎准备了单独的营帐并着人专门侍奉,每日酒肉款待。

    如此过了三日,汤和突然接到探子來报,扩廓帖木儿会同李思齐的人马,共计大军二十万已于兰州出发,直奔关川河而來。

    元兵來的要比预计快了许多,汤和的右路军还未准备妥当,当下汤和命麾下兵马加紧构筑工事,并在关川河与明军大营的这五里荒原上遍挖陷马坑,如此是为了阻挡元兵过河后以铁骑冲阵。

    大奎这几日倒是逍遥快活,闲來无事便到前营溜达一圈,却见到兵士们比平日里要忙碌的多,这一日大奎又出來闲逛,到了前寨只见寨门大开,两名兵士站在寨门一边闲聊,只见车马成行进出大寨,大奎只得靠到一边让出道路,不经意间却听到了两名兵士的言语。

    “扩廓帖木儿的大军估计两日后会到......临出兵前,孟将军已发了安家费,就算我不在了,我爹我娘仍可靠着安家费过活,”一名兵士说着话,脸上已流下两行情泪。

    另一名兵士却道:“我爹娘死得早,家里只有一个二叔,他老人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两名兵士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但大奎听在耳中却是心神巨震:‘扩廓帖木儿与李思齐发兵了,’

    二十万元兵來犯,右路军五万将士在汤大哥的带领下定会誓死拼杀,到时敌众我寡,这些明军兵士活下來的又能有几个,大奎想到这里,不免黯然神伤。

    ‘怎么办,怎么办,就这样眼看着右路军陷入险地,’大奎正自心急,突然脑中灵机一现。

    元帅徐达围攻庆阳城,若是城破扩廓帖木儿不知能否退兵,大奎不禁想到,二十万军中去刺杀扩廓帖木儿难比登天,但是越城去杀张良弼应该是手到擒來,元军中只听说一个扩廓帖木儿是个英雄,至于这个张良弼是否勇猛无敌就不得而知了,但张良弼其人名不见传,料來沒什么本事,只要杀了张良弼,庆阳城的元军群龙无首,自然是不攻自破,想到这里大奎转身回了中军。

    大奎的营帐就在中军大帐不远处,回到帐中大奎找出笔墨纸砚來到桌案边,提笔喂墨挥毫写了一封书信,待到墨迹半干,取砚台将信笺压在了桌案上,接着大奎转身出了营帐......。

    午时未至,杨小虎便端了酒饭送到了大奎帐门前。

    “义父,用饭了,”杨小虎出言呼唤,却是半响不见动静,杨小虎又喊了一声,仍是不见回应。

    双手端着饭食,却沒人撩帐门帘,杨小虎无奈之下端着托盘转身倒退着进了营帐,待到回身才发觉帐内空无一人,杨小虎不仅苦笑:“义父该是外出未归,”自语着将饭食端到了桌案边,却看到了压在砚台下的信笺,出于好奇,杨小虎放下托盘拿起了信笺,只看了一眼便惊得目瞪口呆,当下不敢耽搁转身出了营帐,一路狂奔向中军大帐。

    恰逢中军大帐内刚刚散帐,等到众位将军一走,杨小虎几步奔进了大帐。

    “汤叔,我义父去庆阳了,”杨小虎急忙将手上的书信递到了汤和手上。

    “什么时候走的,”汤和不由得急声问道。

    杨小虎答道:“我去给义父送饭,进了营帐不见人却只见到义父留下的书信,”

    汤和沒有再问话,一展书信细细观瞧。

    “汤大哥,见字如面,听闻扩廓大军离此不远,战事一触即发,当今之势,庆阳乃是重中之重,庆阳元军守将张良弼实乃背信弃义之辈,今兄弟前往庆阳为我大明军除去此祸害,一明臣子之心,二全兄弟情义,庆阳城破之日,即是扩廓帖木儿退兵之时,弟张大奎顿首,”

    看着这封书信,汤和只觉五内俱焚,当下也不解释,急忙吩咐杨小虎道:“小虎,你持我将令骑快马去追你义父,见到他务必让他......”汤和说到这里却是顿住了,沉思片刻才道:“见到他,就说扩廓此來有两个目的,一是解庆阳之围,二是要赶去应昌,就算庆阳城破,扩廓也未必会退兵,故此叫他切勿犯险,”说着在腰间解下虎符交到杨小虎手上。

    杨小虎答道:“遵命,”说着转身便走,哪知汤和急唤道:“等等,”

    杨小虎不禁疑惑的转身,看着汤和,却不知汤和是何用意。

    “见到你义父以后,先要劝住他不要去庆阳犯险,然后你们到徐达元帅处报知此地军情,就说扩廓帖木儿与李思齐合兵一处,关川河最多能守一月,”说罢汤和又道:“你们就留在元帅处,不必再回來了,”

    杨小虎闻言一愣,但随即抱拳施礼道:“我这就去追我义父,但向元帅报知军情后,小虎定会回到右路军中,”说罢不等汤和在说什么,一转身奔出了中军大帐。

    大奎步行一路向东,出了中军营盘,路过辎重大营直向东行,杨小虎向汤和报信之时,大奎早已出了明军大营行走在通往庆阳的驿道上,待到四下无人,大奎便即发足狂奔起來,一路只觉两耳生风,两侧景物如飞倒退,如今的大奎功力更见精纯,这一路狂奔只如风驰电掣。

    就算杨小虎起了快马來追,也未必赶得上大奎的脚程,所谓的快马,短程冲速快,耐力好,但再好的马,耐力终有限,疾驰不足百里速度就会有所下降。

    暮色苍茫山林寂静,站在林边大奎已将庆阳城尽收眼底。

    两月的攻伐,城墙外已是狼烟四起,此刻虽是休战,但空中仍有刺鼻的火药味弥漫,看來为了攻城明军已倾尽全力,无奈庆阳城高墙厚防守严密,明军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城头几经争夺,时至今日仍沒拿下庆阳城。

    借着夜色,大奎急速向庆阳城奔去,夜幕中大奎与明军的营寨擦肩而过,营寨中除了巡夜兵士,却是不见有何异动,将士们经过两月的搏命拼杀,此刻早已困乏,整个营寨中竟是鸦雀无声,简直是落针可闻,既如此,想必庆阳城内的元兵也是这般的境况。

    大奎奔到城下,抬头向城上看去,只见城墙上的城垛已是残缺不全,有几处竟被炸出几个大的缺口,由此可见攻城的猛恶。

    那张良弼先是投降了明军,后來又带着兵马叛逃,据守这庆阳城,想必他应该知道城破的下场,到时定会是死无葬身之地,因为明军不会再接受他的乞降,为今之计,张良弼也只能是负隅顽抗了。

    寻到西城门与城墙的夹角处,大奎藏身于暗影处等待时机,不多时听到城上传來一阵脚步声,这应该就是巡城的预案并经过的声音,大奎久在军中,深知军伍中的巡城规律,等到脚步声远去,大奎当即手足并用攀上城去。

    在苏州时,大奎时常与孟哥切磋武艺,孟哥乃是南少林弟子,对少林武学可谓知之甚详,探讨间,孟哥曾说起过少林武术中的一项绝技,那便是‘贴墙挂画’,‘贴墙挂画’乃是壁虎游墙术的一支,身体贴于墙面手脚张开,在墙体的突出部借力,从而悬在墙上经久不落。

    此刻大奎便是以壁虎游墙之法慢慢登城,未及城头大奎停了下來,侧耳倾听确定墙上无人后,这才悄悄翻到了城上,城墙上每隔数十步便有一处灯笼或火把,照的城墙上纤毫毕现,最近的一处城防梯入口还有几十丈远,大奎疾步向城防梯奔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