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铁骑援兵

    杨小虎一招得手,不由得心中大定,身形一落地便即纵身前跃,在元将尸身上收回了铁枪。

    此刻正值十万火急,杨小虎再次翻身上了一匹空马,纵马再向元兵阵营冲去。

    元兵阵中,阿古拉嘶声喊道:“放箭放箭,”话音一落,阵中冲出数百弓箭手,來到阵前张弓搭箭,阿古拉再次大喊:“放,”

    杨小虎此刻距离元兵阵中尚有十余丈远,如此近的距离要想顷刻靠前,却是要废些功夫,正在杨小虎纵马前驰之际,前方一片弓弦响声,杨小虎暗叫不好,连忙勒马止步翻身下马,刚刚下了马耳边已是一阵急劲风声袭來,战马一声悲嘶,身中数十箭倒地,好在杨小虎藏身于马侧险险逃过一劫,战马一倒却把杨小虎压在了身下。

    阿古拉远远见到,不仅哈哈大笑:“來人,速去与我将那明军小将擒來,”

    身旁十余名元兵齐声应诺,提枪跨刀奔出阵來,转瞬间众兵士奔到了杨小虎身前,谁料一道寒芒闪过,十余名元兵中惨叫连连,转眼间扑到三名兵士,这三名兵士竟是被杨小虎一枪横扫,枪尖破喉,这一下带兵的伍长傻了,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杨小虎挺身而起,手上长枪一抖,直奔元兵伍长。

    元兵伍长大惊失色,哪里还敢恋战,也顾不得手下了,转身就跑,其余兵士见状,也不用吩咐便跟在伍长身后撒腿开溜,杨小虎要的便是此刻,当下提着铁枪尾随其后直奔元兵军阵。

    元兵伍长一路狂奔,一路嘶喊:“不得了啊,那小子好生厉害,”岂料话音未落,迎面便是‘嗖嗖’一阵急箭,元兵伍长的声音嘎然而止,立身停步后,壮似不信的低头看了看胸前插着的几根长箭,这才双膝一软,扑倒在地。

    杨小虎正跟这元兵奔跑,眼见又射來一片箭雨,当下挨身前冲,刚刚奔到一名元兵身后,这元兵突地身子一僵,想是中了箭,杨小虎此刻哪里还会再犹豫,一手提枪一手拎着元兵的后衣领将其挡在身前,就这样以尸身为肉盾,再向前冲了一程。

    “杀了他,”阿古拉的声音已是歇斯底里,此刻军中虽是战将如云,但看到过大奎的身手再看看杨小虎,阿古拉心中实在是沒有底气,若是这明军小将直奔自己而來,军中何人能挡,此刻只能仗着人多为胜,哪里还会管的其他。

    杨小虎拎着死人刚到元兵阵前,拎着尸体的左手一抖一放间,那元兵尸体便似断线的风筝般摔进了敌阵,杨小虎身形一闪,紧跟着杀入敌群,与元兵短兵相接战在一处。

    此刻的大奎,早已是筋疲力竭,只是不知扩廓为何沒有下杀手,自打与扩廓交手已近千招,但扩廓帖木儿便仿若故意手下留情一般,只是与大奎拼招式,但却不斗力。

    大奎猜不透其中奥妙,但扩阔心中却是另有打算,此刻若是杀张大奎,实在是举手之劳,单留这张大奎一条性命却是另有妙用。

    扩廓帖木儿一边与大奎缠斗,一边留神营外的动静,哪成想千等万等,却只來了一个救兵,扩廓帖木儿心中不禁有些懊恼。

    大奎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扩廓帖木儿的刀法实在是精纯,自己唯有小心应对方为上策。

    “张将军,你很累吗,”扩廓帖木儿一式横斩,却是开了口。

    大奎见到刀來,竖起狼牙棒便挡,‘当’一声大响,刚好架住了扩廓帖木儿的大刀。

    “扩廓将军多虑了,张某此番自在的很,”说着一轮狼牙棒向着扩廓帖木儿都头便是一棒,扩廓帖木儿横刀上架,‘当’一声响,扩廓帖木儿却是被砸的刀杆一沉。

    这一下,大奎却是用了十成的力气,与扩廓帖木儿这一番大战,虽是凶险,但却不必分神,如此倒让大奎的气力恢复了不少,若是如此,大奎再战两个时辰也无妨。

    扩廓帖木儿接了一招,心中大惊,这张大奎血战一夜尚有如此力气,当下再不言语,掌中大刀舞得呼呼生风,一刀紧似一刀直奔大奎要害,大奎心中也打定了主意,只守不攻看你能奈我何。

    转眼间二人又战百余回合,却是旗鼓相当难分上下,场外的杨小虎却是叫苦不迭,这在阵外还不觉得,此刻杀入敌群却是知道了厉害,敌兵将自己围得铁桶一般,时不时会有暗枪冷刀袭來,若是一个分神难免身首异处。

    正在此刻,杨小虎只觉脚下有些震颤,本是围攻自己的元兵有了些许的慌乱,杨小虎当下也停了手,忍不住回头去看,这一看之下不仅喜出望外。

    只见关川河堤处尘烟大起,转瞬现出一队骑兵來,接着骑兵借着河堤向向下急冲直奔元兵军阵杀了过來,不断有骑兵在河堤上现身尾随前队,看样子來的救兵足有两万之数。

    杨小虎心中大喜过忘,仿若周身平添了几许力气,当下铁枪挥舞再次杀向敌群。

    扩廓帖木儿听到动静,心中也是喜不自胜:‘明军中计了,’当下再不留情,手上大刀一记斜劈直奔大奎砍到,这一刀带着风声而至,只凭风声大奎也知道非同小可,情急之中,大奎身躯稍向后仰,挺狼牙棒上架抵挡,谁知‘咔’一声响,狼牙棒的棒杆竟被从中砍断,刀式未停,大奎惨叫一声翻身落马。

    扩廓帖木儿一招得手,当下一举大刀振臂一呼:“撤军,”部下数千之众听到这声将令,竟是乱糟糟向着正西撒腿就跑。

    杨小虎见状大惊,由于是步战,所以并未见到大奎落马,可等到敌兵逃得远了,放眼再看竟是不见义父的踪影,杨小虎不禁慌了。

    “义父,义父,”杨小虎连喊数声不见回应,禁不住脸上流下泪來,刚巧此时明军援兵赶到,带队的正是庞黑虎。

    庞黑虎杀入元兵大寨,见到远处元兵尚未走远,近前只有杨小虎一人,庞黑虎不仅急问:“小虎,大奎兄弟那,”

    杨小虎哽咽着道:“刚刚还在阵中厮杀,你们來了元兵就撤了,义父也不见了,”

    庞黑虎不仅大怒,随即吩咐道:“來人,给我四下查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得令,”身后将士纷纷下马,开始细细查找,庞黑虎带了兵马向前又行百丈严阵以待,以防元兵去而复返。

    明军查找大奎的时候,见到满地的尸体,无奈之下只得一个个验看,说來也巧,一个明军兵士來到大奎身前,将大奎翻了个身,却发现大奎还喘气,只是双目紧闭,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明军打扫战场,向來是见了敌军伤兵二话不说便斩了,此刻大奎身上穿的是元兵校尉的甲胄,这明军兵士自然不会客气,当下举枪便刺,‘噗’一声,这一枪正扎在大奎胸口。

    “啊”大奎一声惨叫,当时便醒了。

    这兵士一枪下去,沒见血,哪成想这个人沒死,竟坐了起來。

    “妈呀”兵士一声惊呼之下扔了枪倒退数步,这阵动静引來了其余兵将,杨小虎也在不远处,听到动静忙奔了过來,分开众人再看,那坐在地上的不是义父张大奎是谁。

    “义父,”杨小虎大放悲声,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大奎身前屈膝便跪。

    “斜视嫩娘,这谁啊,扎我一家伙,老子睡得正香,”大奎嘟嘟囔囔站起身來,杨小虎连忙也站起身,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大奎捂着胸口,好半响才缓过劲來,就算有天蚕宝甲护身,让人在心口处扎上一枪的滋味也不好受啊。

    原來扩廓帖木儿的一刀砍断了大奎的狼牙棒,刀式不停划过了大奎胸前,若是平常人早已开膛破肚,哪成想大奎穿有天蚕宝甲,故此捡了一条性命,大奎落马那一摔,竟因为劳累过度昏迷了过去。

    庞黑虎听到动静拨马奔了过來,來到近前翻身下马。

    “大奎兄弟,大奎兄弟,”庞黑虎奔到大奎身前已是满脸是泪。

    “庞大哥,哭什么,我不是还活着吗,”大奎深呼一口气,一只手仍是捂着心口。

    “伤哪里了,”庞黑虎见状连忙问道。

    大奎笑了笑道:“不妨事,被自家兄弟扎了一枪,”

    “奶奶的,不想活了,是谁,站出來,”庞黑虎回身大骂。

    那扎大奎的兵士吓得双腿打颤,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來,身后的兵士挤到身边小声道:“去向将军求情吧,不然回去也免不了一顿鞭子,”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这扎了大奎一枪的兵士听到同伴这么说,当下向前走了两步。

    “是你,”庞黑虎怒不可遏,拿着马鞭便要上前。

    大奎连忙道:“庞大哥,无心之过就算了吧,”

    “等回到营中有你好看的,”庞黑虎恶狠狠的对着那个兵士指了指。

    “众兵将听令,各自上马撤兵回营,”庞黑虎一声令下,众将士纷纷寻到自己的马匹上了马。

    大奎不禁问道:“是汤大哥下了军令,叫你來寻我,”

    庞黑虎闻言一瘪:“我抗命带兵來的,”

    “啊,”大奎闻言顿时傻了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