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据险而守

    左路军三军整备完毕,汤和來到中军大帐请命,如此才正式的立了军令状。

    如今在兰州以东阻击扩廓帖木儿的是大将李文忠的五万人马,据探马來报双方厮杀极其惨烈,李文忠五万人马仅仅半月间已是十去其二,此刻正在关川河一带据险而守。

    徐达叮嘱道:“此去兰州,与李文忠的人马汇合只守不攻,若有变故则退至葫芦河以东的六盘山一带,若是元兵冲过了六盘山,那么我军势必腹背受敌,大事去矣,”

    汤和领命,带着先锋庞黑虎转身便走,徐达带领众将亲自送到了大帐外,营帐外锦旗招展战马轻嘶,五万甲士早已整装待发。

    汤和來到军前翻鞍上马,向着徐达及众将一拱手:“汤和去了,”徐达及众将纷纷拱手回礼相送,汤和策马扬鞭,五万马步军紧紧跟随其后,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扬起一路风尘向西去了,大奎带领百余名兵士赶着数百辆大车尾随在队伍的后面,临出寨门大奎向着徐达等众将挥了挥手,徐达只是微微一笑众将皆是爱搭不理。

    如此一來,大奎顿觉无趣,想当初自己身为江南通政使,与黄莺完婚之际,这里许多人也都曾一起喝过酒,如今自己成了伙头校尉,他们竟是如此的冷漠,真真世态炎凉啊。

    车队皆是骡子和驴子拉车,故此走得比大军要慢些,如今李文忠部在兰州左近与扩廓帖木儿相持半月,想必粮草带的不多,故此军中拨付粮草随汤和大军一并出发,粮草队伍虽是落在队伍的最后,但仍有两千骑兵护卫。

    老霍赶着车,大奎坐在一边,左手抓着两张大餠,右手拿着一块大肉,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可惜的是汤和军中禁止饮酒,不然再有两口烧刀子下肚,那才叫一个美,两侧的骑兵看着大奎这通吃,不仅有些羡慕,此去兰州无异于赴险,却不知这伙头校尉为何如此悠闲,,吃得这般痛快。

    又行近半月,队伍过了葫芦河临近关川河以东的石峡湾,这里正是李文忠将军的安营之处,营寨南北而舍,蜿蜒数十里,虽是战线绵长,但却正处在一处长坡上,河滩据此长坡尚有数里之遥,元兵就在关川河对岸安营,若是强攻,元兵势必要先过河,李文忠却正可在元兵过河未半之时率兵击之。

    晓是如此,李文忠的部下也是损失惨重,元兵的骑射本事比之明军却是高明了些,每每元兵來犯,必是以骑兵为先锋,渡河之际便是漫天箭雨之时,双方皆是数轮齐射,然后才是短兵相接,本是明军的优势,在元兵的骑射之下竟是两败俱伤之局。

    放眼滩涂之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晓是如此,元兵每日皆是要发起数次不计伤亡的冲锋,汤和与李文忠并肩站在瞭望台上,看着蜿蜒的河滩。

    “汤将军,元兵攻势如此凶猛,怕是未到一月我那几万兵马便拼光了,幸亏有汤将军前來增援,文忠在此拜谢,”李文忠说的却是由衷之言。

    汤和正色道:“你我同为大明效力,文忠何出此言,”

    李文忠乃是太祖皇上的外甥,其身世颇为凄苦,太祖在其少年时收为养子,军中皆称其为皇子,唯独汤和唤之文忠,如此倒也显得亲近。

    李文忠望着关川河道:“如今在关川河西岸的乃是扩廓帖木儿手下大将虎林赤,”

    “哦,却不知元兵有多少人马,”汤和极目远望,却是开口问道。

    李文忠道:“据探马來报,虎林赤所率精兵五万有余,其后便是扩廓帖木儿的十万大军,”

    汤和轻轻一笑道:“如今李思齐屯兵于兰州,扩廓帖木儿过门而不入,看來他二人尚有嫌隙,若是扩廓帖木儿全力攻打,我等势必难以抵挡,”

    “如此说來,扩廓帖木儿并不急着去为张良臣解围,”李文忠有些摸不着头脑。

    “呵呵呵,历年來扩廓帖木儿与李思齐张良弼三人相互攻伐,如今元庭气数已尽,三人割据城池妄图苟延残喘,如此使尽心计何谓联盟,”汤和不禁笑道:“如此一來元帅大事成矣,”

    正当此时,河对岸响起一片号角声,‘呜呜’声响中,对岸的高坡上现出黑压压一片元兵來,元军在河对岸的高坡后驻扎,如此却可挡住明军视线,令明军看不到虚实,这也是敌将的过人之处。

    李文忠凝神望着对岸,缓缓言道:“今日这是元兵最后一次冲锋了,太阳落山之前便会终止攻势,”李文忠说着向前遥指道:“汤将军请看,那队列最前的便是元军中的精骑兵,这些骑兵装备精良,战马及马上的兵士皆有铁甲护卫,刀枪既不能伤,”

    汤和只是点点头,李文忠又道:“其后是刀盾兵,掩护长枪兵在后,不论是强渡抢滩还是陆地作战,其队列却是十分的严整,”

    二人就这样看着元兵到了河岸前开始渡河,河水并不深剛及马腹处,随后便见元军的后方竟有数千兵士推了百余架火炮架设在对岸,其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趁大军渡河之时,以火炮加以掩护,这样一來,明军要想在元兵渡河之时攻杀,便会付出血的代价。

    战鼓声起,明军大寨于南北各开一道寨门,两处寨门各有一万精骑严阵以待,河对岸角号声急元兵正加紧渡河,此刻明军并沒有动作,慢慢的元兵以后数千骑兵到了岸上,随后约两万刀盾手及长枪兵也过了河。

    经过半月來的血战,双方皆有了经验,明军寨前便是缓冲地带,一旦元军进入明军的火炮射程,那时便是开战之时,元军在滩涂前列阵,整齐的三个方阵呈品字形配置,骑兵在前,左右各有一个万人方队护在侧翼。

    ‘轰’一声号炮声响,近三万元兵嘶喊着向明军大寨发起了冲锋。

    李文忠冷冷望着冲來的元兵对汤和道:“此乃是元兵敢死之师,一旦其冲入军帐前一箭之地,其后续便会有大军渡河,生死存亡皆在百丈处,”汤和闻言并不言语,只是与李文忠站在瞭望塔上观战。

    元兵冲的极其凶猛,骑兵在前扬起漫天沙尘,短短五里之遥转瞬间已冲了一半,又过了盏茶时间,元骑兵已冲到了大寨前两箭之地。

    无需李文忠下令,早有旗手挥舞了赤红战旗,明军大寨一时间炮声隆隆硝烟大作,数百门火炮依次开火,只见远处的元骑兵阵中轰鸣阵阵现出一片火光,转瞬便是人仰马翻死伤惨重。

    如此猛烈的炮击,丝毫沒有抵挡住元骑兵的攻势,炮声未歇之际,元骑兵已冲到了百丈之地,明军旗手又是挥舞了一下战旗,明军大寨的栅栏处便有数不清的箭头探伸出來,栅栏内的明军弓弩手张弓搭箭只等号令。

    瞭望台上十余兵士手持圆盾护在李文忠及汤和身前,李文忠道:“元兵的甲胄坚固异常,我方的弩箭收效甚微,”汤和点了点头道:“如此尚需再图良策,若是硬拼怕是两败俱伤,”

    果不其然,一轮箭雨射去,对元兵來说便如隔靴搔痒,一阵急切的战鼓声中,两万大明精骑兵由南北两道寨门顺着斜坡借势急冲而下,一时间蹄声隆隆刀光生辉,双方的骑兵便如两道洪流一般激烈碰撞,元兵骑兵充其量有八千,明军却是足有两万,如此悬殊的兵力,竟是势均力敌之势。

    两双人马绞杀在一处,一时间喊杀声兵器交鸣声战马悲嘶声响彻天地,明军营寨处再次冲杀出两万步卒,这已是李文忠的全部兵力。

    望着缓缓渡河的元兵,汤和冷冷一笑,随后道:“待我派遣两路骑兵左右夹击,在敌援兵未到之时给予其痛击,”说着回首向瞭望台下的庞黑虎喝道:“你与孟齐各带一万精骑参战,勿要在敌元兵到來之前将其击败,”庞黑虎拱手领命,转身去整备军马,一时间明军大寨一片忙碌,虽是汤和临时起意,但只短短盏茶时候,庞黑虎及汤和部将孟奇便带着两万骑兵杀出大寨直奔战场。

    虎林赤万万想不到,明军的援兵会來得如此快,本以为今日扩廓帖木儿的大军到來便可决出胜负,谁知明军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增兵防守于东岸,对于元兵來说,汤和部的参战无异于给元兵雪上加霜,其带兵的将领见事不好,忙下令鸣金,随后带着不足五千的骑兵向西败退,其还未赶到的步卒也是掉头后撤,明军趁势掩杀,放眼处元兵尸横遍地,旗帜兵甲散落各处。

    李文忠见到元兵败退,不禁疾呼道:“穷寇莫追,”

    汤和哈哈大笑道:“此刻我方胜券在握,为何不将元兵剿杀于东岸,”

    李文忠急道:“一旦靠近河岸,元兵即会不分敌我开炮轰击,我手下近一万将士就是这样沒的,”

    汤和闻言不禁一惊:“那虎林赤用兵如此狠辣,如此岂不是不顾部下的生死,”

    李文忠哪里还有心与汤和闲谈,连忙号令鸣金收兵,岂料命令还未下达,已远远见到明军追了一程便即停止了追杀。

    “咦,你的兵马为何止步了,”李文忠大为不解。

    汤和哈哈大笑道:“临行时元帅有令,不得进击只能防守,汤某怎能违抗军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