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泪洒何处

    “庞将军,小人有一事相求,”大奎抱拳道。

    “说吧,只要是我庞黑虎能办到的,自然不会驳你面子,”庞黑虎此时对大奎可谓是刮目相看,一心想着将大奎招至麾下效力,大奎一提出有事相求,庞黑虎竟是一口答应。

    大奎笑道:“小人的老家便在左近,向跟将军告假半日,天黑便回,”

    “哈哈哈哈,这有何难,你只管去,回來便到我帐中叙话,”庞黑虎挥挥手一派豪迈。

    大奎却是道:“庞将军错爱了,小人探家回來后依旧在伙头军做校尉,确实不能在将军身边任职,”大奎持礼甚恭,庞黑虎心中有火气却是不好发作。

    “放着偏将不做,为何去当这做饭的头,”庞黑虎百思不得其解,当下便直言问道。

    大奎一本正经道:“小的在家中是独子,不敢唐突,换句话说,小的怕死,”

    “哦哈哈哈哈哈,你可真会说笑,顶撞我都不怕,还会怕死,”庞黑虎倒也豪爽,接着道:“你且回家看望家人,回來的事回來再说,”

    大奎闻言心中一喜,这才拱手道:“如此小的告退,”

    那只庞黑虎却道:“慢着,你就这样走了,跑了怎么办,我须得派两个人跟着你,认了你的门,就不怕了,”庞黑虎说着转头吩咐道:“麻子,带两个人跟随张校尉回家,选最快的马,”一名偏将越众而出,抱拳领命,这人人如其名,还真是一脸的麻子。

    大奎向庞黑虎告辞后,便与麻子及两名兵士策马离开了军营,一路出了济州城向东而行。

    行了五里,终于到了大奎魂牵梦绕的家乡‘五里屯’,放眼处村舍比邻袅袅炊烟,看不尽的田园景色。

    “这就到了,”大奎说着当先策马扬鞭乡村中奔去,麻子带着两名兵士紧随其后进了村,找到了自己家的门前,却看到门庭及墙上满是荒草,院门也已破旧不堪。

    大奎下了马,兵士接了缰绳。

    望着少年时的家,大奎不仅眼中蓄满了泪,独自一人进了院子,许是院中多年未曾进过人,到处是荒草凄凄,三间草屋早已坍塌,一片破败景像。

    在院中站了片刻,大奎出了院子道:“家中早已无人,我只是回來看看,”

    麻子催促道:“张校尉若是看过了,便随末将回去吧,”他见识了大奎的本事,自知其日后必会前途不可限量,故此自称末将。

    大奎笑道:“我还要到家母的坟上看看,若是将军心急,可先回转,”

    麻子闻言连连摇手道:“张校尉说笑了,我怎能就此回去,庞将军有令,叫我等跟随张校尉左右,张校尉不回去,我等怎能先走,”一顿,麻子又道:“即是张校尉要去令堂埋骨之所,那我等自也跟去,”

    “即是将军不弃,张某感激不尽,”大奎说着当先上马,与三人一起向着村南而行。

    出了村快到河边时,大奎竟是停马不前了,麻子不仅策马來到身边问道:“张校尉为何停马不前了,”

    大奎却似梦呓般道:“到了,”

    麻子闻言四下张望,却是连个土丘都沒见。

    正巧远处行來一个扛着猪草的年老农夫,大奎下马等在原地,直到农夫走的近了,大奎急忙迎上前去,“可是二伯吗,”大奎一眼便认出了來的农夫正是本村的张屠户。

    张屠户一愣,放下猪草望着大奎,看了半天却不认得。

    “这位军爷,你是,”张屠户如今老眼昏花,却哪里认得大奎。

    大奎笑着道:“二伯在此稍候,”说着几步奔到河边去洗了脸,这才又跑回來道:“二伯,你再看看我是谁,”大奎洗去一脸的锅灰露出了面目,张屠户仔细的辨认半晌,这才惊喜道:“是傻蛋回來了,”

    “二伯,”大奎泪水夺眶而出,当下竟是抱着张屠户大哭起來。

    “孩子,不哭,不哭,”张屠户劝慰着,生满老茧的手轻轻拍着大奎的后背。

    如今的大奎已是快至不惑之年,却像个孩子一般痛哭失声,麻子及两名兵士见状皆是各自背转了身,谁无骨肉亲人,动情岂论长幼。

    大奎抽泣着问道:“二伯,我娘的坟怎么沒了,”

    张屠户见问,不仅叹气道:“当年你闯了祸,张郎中的儿子带着军马四处追查,官府也下了文书,后來抓不到你,张郎中的儿子便带兵回到村中,拆了你家房子,还…还……,”张屠户欲言又止,大奎不仅急问:“怎么啦,”

    张屠户鼓了鼓气,这才道:“还把你娘的坟挖了,且派兵看着,谁要是敢收尸,便与乱匪同罪,”张屠户说着低下头开始抹泪。

    大奎闻言只如五雷轰顶,胸中一闷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就此扑倒在地。

    “张校尉,”麻子与两名兵士听到响动,回身见到大奎已是倒地不起,连忙赶过來搀扶。

    张屠户见状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四个人一商议,先将大奎抬到了张屠户家中,麻子遣两名兵士去城里向军中报了信又去请了郎中來。

    郎中给大奎把了脉后才道:“急火攻心以致内伤,喝两服药将养一段时日再说吧,”郎中说完开了方子,又嘱咐道:“百日内切不可让病患动怒及出力,若是累到了恐伤及性命啊,”张屠户及麻子纷纷点头。

    这时去报信的兵士回來了,手上拎着一个小包,进了房中对麻子道:“庞将军吩咐我等在此好生照料张校尉,还拿來了二百两银子,”说着将布包递到了麻子手上。

    麻子接了布包,又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大奎,心中更是疑惑,这小小的校尉何故能让庞将军如此青睐,殊不知,庞黑虎问过伙头军的老霍,才知道大奎的真实身份,想当初大奎与汤和京师校场一战,那一番龙争虎斗如今犹自让人无法忘怀,以汤和汤都督的武艺都要略逊半筹,可见大奎的本事实在是高深莫测。

    庞黑虎与大奎可算是故交,闻听大奎突然病倒若不是军务繁忙,他早就來了,此刻叫兵士传话來,并送來了银子,可见庞黑虎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大奎一直昏睡,头脑中浑浑噩噩,也不知睡了多久,等到睁开眼來,看到有一人竟是靠在床边打盹,定睛一看,却是庞黑虎。

    大奎只觉胸口有些烦闷,微微深吸一口气,却是胸中如针刺般疼痛,大奎不仅痛哼一声,身上的痛远远不及心中的痛,身上是痛在肌体,心中的痛却是痛入骨髓,默默无语中,大奎脸上滑下两行清泪。

    庞黑虎听到动静,不仅惊醒过來,看到大奎醒了,不由得哈哈笑道:“你可算是醒了,好小子,睡一觉睡了三天啊,”

    大奎却是不言不语,对庞黑虎的话恍若未闻,庞黑虎见大奎并不理会,不觉有些无趣。

    “你若是闷得慌,我差人陪你出去走走,”庞黑虎沉吟片刻又道:“我尚有军务在身,就不陪你了,你好生歇着吧,”庞黑虎说着便起身出去了。

    大奎依然望着棚顶发呆,依然不言不语,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换了地方,原來大奎昏迷之后的第二天,庞黑虎便亲自带人将大奎接回了济州军中,这三日里,庞黑虎不光差人照料大奎,每到夜里都会到床前守候。

    在庞黑虎的一生中,汤和就是自己的一盏灯,汤和指到哪里他便打到哪里,汤和向來对大奎赞誉有佳,能被汤和夸赞的人,自然也值得他庞黑虎敬重,不管大奎是朝中大员也好,是如今的做饭头也罢,庞黑虎认定的朋友,此生不渝。

    又到了掌灯时分,老霍端了个小瓦盆來,里面是热腾腾的鸡汤,鸡肉已经拆散在汤里,为的是便于大奎吃喝,哪成想大奎依然不声不响,却好似沒看到老霍一般。

    “张校尉,你三日都不曾吃喝了,再不吃点东西身子就垮了,”老霍说着将鸡汤放在床边,这才道:“这是庞将军吩咐的,叫我给送來,來,我服你起來吃两口,”

    久久不曾说话的大奎终于开口了,说的第一句话却叫老霍莫名其妙。

    “冤冤相报何时了,”

    “张校尉,你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老霍闻言不禁追问一句。

    大奎喃喃自语道:“当初我年少气盛,杀了本村的张郎中,他儿子随后掘了我娘的坟,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如此糊涂啊,”大奎说着竟失声痛哭。

    老霍不明就里,却不知大奎说的是什么,但听大奎说有人掘了坟,老霍当即怒道:“人生在世,死者为大,再大的仇也不能把人家坟掘了,张校尉如此武艺,待找到那个天杀的,把他大卸八块便是了,”

    大奎哭了一阵,伸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泪道:“当初的张郎中罪不至死,却是我为泄私愤才做下了错事,他儿子为父报仇沒什么不对,错都在我,是我不该偏激行事,”

    老霍听到大奎如此说,不由得愣了一下,但随后道:“张校尉如此胸襟,老霍心中感佩,但是往后的路还长,还望张校尉能想开些,”

    大奎点了点头,勉强坐起了身子,端起了床边的鸡汤,和着泪水吞咽了起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