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奸商嘴脸

    陇赞阿期,系贵州彝族默部德施氏勿阿纳四十六世孙,在各族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此次攻打顺元城,彝族大寨出兵一万三千人马,这在各族中已是首屈一指。

    此次会商,众人一致推举陇赞阿期为顺元城的城主,大奎心中颇觉满意,一來陇赞阿期是盘步的义兄,有他做城主,瑶寨人民自然是首当受到照拂,其二陇赞阿期年少有为,无论是武艺还是见识,都要胜人一筹,起码比当年的大奎强上许多。

    陇赞阿期起身谢过众人推举,但随即向大奎问道:“元兵大败,若是举兵來犯,我等当如何处之,”

    大奎呵呵笑道:“此事好办,本官早已想到,”说着大奎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这才续道:“梁王把匝刺瓦尔密其人深谋远虑,顺元城丢了,他自然心有不甘,这里可是他西北的屏障啊,呵呵呵,”

    陇赞阿期忙问道:“我也是如此想的,还望张大人教我退敌之策,”

    大奎点头道:“你若依附我大明,却是下下之策,一來太祖皇上一心北伐,无暇南顾,二來纵是此地战事一起,想要救援也是鞭长莫及,既如此,想想其他办法,”

    陇赞阿期不禁问道:“我当如何,”

    大奎一笑道:“招兵买马扩充军备,若是有重兵在手,加之城建壁厚,那梁王把匝刺瓦尔密又能耐你何,”说着大奎再饮一口茶,又道:“若是强攻不成,把匝刺瓦尔密必來拉拢,你只需假意归顺便可,如此一來方可保无虑,”

    陇赞阿期闻言面上不见喜色,却是愁眉苦脸道:“这招兵买马……,”

    “哈哈哈哈哈,不妨事不妨事,”大奎心知其是为钱发愁,这才续道:“本官出资三百万两,相助你成就一番大业,”

    这句话一出口,室内所有人不禁皆是满脸骇然,状似皆有不信之色。

    大奎见状轻轻一笑,对盘步道:“去把义父的包袱拿來,”盘步躬身领命,举步退出了大厅。

    片刻后,盘步回來的时候手上已是拎了一个包袱,原來大奎此次筹划攻城,早已将前前后后思虑了数遍,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分化蒙古人与各族的关系,占据顺元城以为日后做打算,若是攻城失败,那必然是生灵涂炭,要是那样,大奎也只能以死谢天下,所有银票带在身边,无非是想成则两利,败则鱼死网破而已,到时候要钱还有什么用。

    刚巧此刻孟歌已带着‘合盛元’的掌柜前來,这掌柜生的脑满肠肥,一看便是吃货,一身蓝锻锦袍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但既然是谈生意,人家穿的长得如何,大奎却是不会在意的。

    “草民见过通政使张大人,”这掌柜倒也懂礼数,当着众人的面在大奎身前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

    “掌柜的贵姓啊,”大奎笑着问道。

    ‘合盛元’掌柜躬身答道:“小的姓袁,双字浩庭,街坊们都叫我袁大头,呵呵呵”这袁浩庭倒也风趣,一席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冤大头。

    大奎只是轻笑道:“袁掌柜请坐下说话,”说着扭头对盘步道:“上茶,”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袁浩庭恭恭敬敬的在下手落座,半个屁-股悬空着,倒是十分的小心谨慎。

    大奎依然是一副笑脸道:“昨日城内的动静,想必袁掌柜都知晓了吧,”

    袁浩庭闻言连连点头道:“知晓了,知晓了,”开玩笑,整个顺元城打成了一锅粥,死伤过万的大事,他如何会不知道。

    大奎呵呵笑了笑道:“这件事放过一边不提,本官手上有些银票,如今等银子用,想从贵宝号提现银周转,这还要劳烦袁掌柜啊,”说着大奎端起茶盏做请道:“袁掌柜请用茶,”

    袁浩庭道着谢,端了刚沏好的茶放在嘴边做了做样子,这才放下茶盏道:“本号的生意遍及云贵川及广西湖广各省,这钱庄的信誉自然无需多言,”说着干笑了两声又道:“客人把银子存入小号,那是对我小号的眷顾,为的是携带方便,但客人方便了,我们也不能白忙一场,故此要从中收取半成的存银款,”

    袁浩庭话锋一转这才又道:“提现银自然也有提现银的规矩,各省的大小票号难免车马调度运送现银以供周转,若是客人都提现银,那么本号便会十分为难,这其中的花费自然也是可观的,”袁浩庭品了口茶润了润喉咙,笑道:“银子出库收取的花费是一成,”

    大奎闻言胸中怒火当时便上來了,这哪里是钱庄,这分明是黑店啊,嗷,客人存银子你收半成,一百两银子收五两,客人取银子你再收十两,里外十五两,一百万两银子你收取十五万两的好处,这哪里是经商,这是杀人啊。

    袁浩庭见到大奎面色不善,连忙陪着笑道:“大人您乃是江南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这个人事小的还是懂的,”这袁浩庭低头一思量,当即咬牙道:“这样,看在大人的面子上,费用小号只取一成,”

    大奎恨不得拔刀一刀将这个袁浩庭剁了,但为今之计也只能委屈求全了,大奎取过包袱在桌上打开,顿时引得众人一片惊叹,大奎命盘步上前将‘合盛元’的银票一一挑拣出來,数了数共是一百一十四万两。

    攻城一战,答应各族民众的报酬约计五十万两,伤残死亡抚恤约计三十万两,答应陇赞阿期扩充军备三百万两,共计需三百八十万两白银,而桌面上‘合盛元’的银票只有一百一十四万两,还差着许多。

    大奎不禁开口问道:“袁掌柜,不知这跨号能否提现银,”

    袁浩庭呵呵笑道:“不瞒大人说,这天下的票号是一家,相互借调周转也是常有的事,只不过这其中的费用却是多了些,”

    大奎不禁问道:“不知要几成银子,”

    袁浩庭微微一笑,却并不答话,只是伸出右手的食中二指來。

    大奎想杀人,自己拼了命弄到的五百多万两银子,这一转眼花出去三百八十万两不说,还要再出将近六十万两的费用给这奸商,但生气归生气,不答应人家,自己手上的银票就是一堆废纸,大奎忍气吞声点点头,一脸和气的问道:“不知现下可否提现银,门外尚有数万百姓等着,”

    袁浩庭笑道:“大人,凡事总有个过场,小号现下只有现银不足二十万两,这要是提现银,怕是要三个月之后了,小的书信通知各处票号运送现银前來顺元城也要费些周折不是,”

    大奎闻言指着门外道:“那门外的百姓都在等着拿银子,岂能容三月后再兑现,”

    袁浩庭呵呵一笑道:“这个好办,小号只需将大额银票换成小票分发给百姓便可,若是要用银子,他们自行來取便是,”

    大奎听了这句话,心想也是个办法,这才道:“如此,有劳袁掌柜了,”说着大奎吩咐盘步道:“拿上银票,带领百姓到‘合盛元’钱庄换银票便是,”盘步领命,随着‘合盛元’的掌柜袁浩庭出了守备府。

    大奎此刻心中一块大石方才落地,回身向着在座的各寨头人及城中百姓的代表笑道:“本官言出必行,现已兑现承诺,各位也散了吧,”说着大奎拉着陇赞阿期道:“今日虽是大胜,但城防之事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陇赞阿期拱手道谢:“多谢张大人提点,陇赞阿期自会多加小心,”说着便转身欲随着众人离去。

    大奎却是再次拉住陇赞阿期的手臂道:“本官多日以來不曾好好饮食了,头人可否陪本官小酌几杯,”

    陇赞阿期闻言喜道:“既然大人抬举,小人岂能推辞,”这陇赞阿期的一言一行俱是少年老成,大奎不禁满意非常。

    当下就在这城守府备下了酒宴,大奎孟歌及陇赞阿期三人推杯换盏痛饮琼浆。

    “不知头人对这顺元的今后,有何打算,”大奎试探着问道。

    陇赞阿期也不见外,实言道:“贵州各地大寨众多,须得一一联络结盟方能成事,”陇赞阿期敬了大奎一杯酒,这才道:“此城名为顺元,取意顺从元朝,我若兵强马壮之后,此城当改个名字,”

    大奎闻言十分好奇,不禁问道:“叫什么好啊,”

    陇赞阿期正色道:“此城虽称顺元,但当地百姓却是私下里仍是称之为贵州城,就叫贵州吧,”

    大奎呵呵笑道:“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叫什么无伤大雅,关键是要让梁王把匝刺瓦尔密不见疑为妙,”说着大奎饮了一杯酒。

    陇赞阿期正色道:“此城既是不再屈从元庭,自当改名换姓,若是把匝刺瓦尔密惧我,我便是改了名字他又能如何,”

    大奎闻言哈哈大笑道:“说得好,那么今后这座城便叫贵州,”说着端起酒杯道:“为了各族的福祉,为了贵州城,干”。

    “干”。

    “干”。

    三人齐齐碰杯,将杯中酒各自一饮而尽。

    次日,大奎与孟歌带了香烛纸钱去祭奠了王西元及战死的将士,其后便做好了离开贵州城的准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