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全民皆兵

    春秋时期,今顺元城属‘柯国’辖地,战国时属‘夜郎国’范围,两汉时期隶属柯郡,唐宋两朝,今顺元定名为矩州后改为贵州,公元1279年,元庭攻占贵州全境,置顺元路宣抚司,翌年改为宣慰司,公元1283年,元庭置贵州等处长官司,为顺元路,也就是今日的顺元城了。

    顺元城本为各族杂居自治之地,然大夏国与云南梁王几经争夺,一时间顺元城战火焚燃,大明佞臣王福勾结元庭梁王,奏本称贵州民众愿降大明,其间自然把自己的功劳极尽夸大,太祖欣然派兵驻扎顺元城,府尹仍为彝族一脉,以示恩宠。

    如此一來,王福备受太祖皇帝信任,总揽湖广贵州两行省大小事务,如此才让王福有了贪赃敛财的机会,遂将各州府皆安置亲信铲除异己,风光一时无两,王福贪赃一事败露,太祖皇帝欲将之绳之以法,王福见机不妙便以金蝉脱壳之计私逃,投奔了云南梁王。

    既然已经撕破脸,梁王自然不会让明军继续驻守顺元,顺元城一时间十万元兵压境,战火一触即燃,顺元城中的明军不过三万,无奈之下将领窦衔唯有带兵撤离顺元城,顺元城复归云南梁王所有。

    顺元城乃是云贵川三省的中心命脉,梁王为确保东境安危,在顺元城屯兵五万,由此可见顺元城的重要地位,大夏国如今偃旗息鼓,大明太祖皇帝一心北伐,云南梁王自觉高枕无忧矣,这便给了大奎以可乘之机。

    秋风习习,金秋送爽,眼看要到中秋节了,顺元城也变得热闹了起來,但数日前在城外有数千乱民突袭元兵之事,让新任的城主大人阿拉坦仓不得不小心,想当然,他这个城主是自己封的,正式的任命文书还沒有拿到手中。

    节庆虽然热闹,但凡有进城的生人,不管男女却一律要搜身,尤其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当然这是城兵自定的规矩,城门处來來往往人流不息,四门处各有近百名城兵忙得不可开交,不过还好,进城的人多是带着粮米或是山货,倒是不曾有人携带违禁物品。

    让城兵很失望的是,进城的虽多但都是青壮男人,却连个女人毛都沒见。

    时至午后,西城外行來一支车队,放眼望去队伍浩浩荡荡足有数十辆马车,车队行至城门前元兵才看到,來的都是彝族人,为首的上前说话,声称是给军营送粮的。

    原來元兵占据顺元城后,军粮一半是自供,一半是由当地的各寨行月纳,这已经是惯例,况且这送粮的彝族人城兵也认识,自不见疑,车队顺利进城,城兵并未搜查。

    车队行至城中僻静处,只见大街小巷皆奔出各族青壮足有千余人,每人都背了成袋的粮米,到了车队前也不必招呼,争相解了车上绳索,待将外层的麻包掀开,只见车上装的皆是兵器,刀枪猎叉样式极多,各族青壮人手一把,然后将背來的粮米装到了车上。

    车队再次行进,各族青壮转瞬间藏身于街头巷尾,再无动静。

    黔灵山下,三百多座新坟前,大奎凝神而立,身后战旗招展,两万各族寨兵列阵等候。

    “人生有死,死得其所,夫复何恨,”大奎颤声吟了这一句话,却已是热泪盈眶再难一言,多少日夜患难与共,时至今日生死两隔。

    盘步端了一坛酒來,走到大奎身边轻声道:“义父节哀,”

    大奎沒说话,接过酒坛默默开了封,将这坛酒缓缓泼洒在坟前,看着面前的三百六十三座新坟,大奎缓缓道:“列位在天有灵,张大奎在众位坟前起誓,誓将夺取顺元城,以告慰列位在天之灵,”沒有更多的话,也沒有烧纸钱,连招魂幡也沒有,大奎回身便走,來到各族寨兵阵前。

    大奎扬声道:“今日顺元一战,关乎各族福祉,大道理我不会说,但不论那一寨率先攻入城守府,张大奎即以白银十万两奉送,”此言一出,两万儿郎不禁相顾失色。

    十万两,那要买多少稻种多少耕牛啊。

    还未等所有人静下來,大奎又道:“进城以后的事本官无需多说,你们的头人自会带领你们去攻占各处要地,本官要说的是,你们无论何人阵亡,本官皆会厚加抚恤,此一战虽有厚赏,但却是为了你们的骨肉同胞今后不再寄人篱下,不再遭受欺辱,”望着两万各族寨兵,大奎斩钉截铁的喝道“|准备出发,”

    盘步牵來一匹枣红马,大奎上马之前心中不禁有些恍惚:“红云已经不在了,还有什么好马能一日千里,”上了马,大奎再次回首看了看那三百多座新坟,然大战在即,唯有慧剑斩情丝,接下來的将是热血疆场,驰骋杀伐。

    “驾,”大奎策马扬鞭当先向顺元城的方向疾奔而去,身后二万寨兵马步军混合紧跟其后,各族因为战马稀少,故此多是步卒。

    行至一处岔路口,只见路口处人山人海皆是各族寨民,男女老幼可谓人声鼎沸,这也难怪,家中青壮要出去打仗,身为父母妻儿自然是牵肠挂肚,人之最难离别苦,这也是人之长情。

    大奎情知要耽搁些时辰,故此与盘步两人甩下各族联军大部队向东行了一段,此地离顺元尚有五十余里,又是隔着一道丘陵,故此不必担心元兵在城上查探到什么,一切计划的天衣无缝,大军一旦到了城门数里,即会发起冲锋。

    而元军见到乱民攻城自然会鸣金示警,城内的一千余青壮听到鸣金声会自发的进攻西城门,一旦里应外合多了城门,剩下的便是攻占城守府,与元兵血战一场了。

    两万寨兵对元军精兵五万,若是力敌自然不是对手,大奎的意图便是擒贼擒王,先将城守府团团围住占据,到时候元兵群龙无首不战自溃,先前已经和各寨的头人商议完毕,元兵溃逃不必追杀,任其远去便是,若是逼得急了,反会逼得元兵狗急跳墙。

    大奎向的很周全,但他疏忽了军令,这些寨兵不是正规军队,他们恋家,他们也被亲人所挂念,等了小半个时辰,大奎不禁有些心焦,回马再看,各寨的青壮与家人唠唠叨叨的话别,如此下去怕是要黑天。

    大奎无奈之下叫盘步去催一下,盘步领命回马奔赴各寨兵民,哪成想青壮两万,相送的寨民竟有三四万之多,盘步几经嘶喊全然无效,想要去找各寨的头人,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

    只听一名寨兵哭着道:“阿嬷,你回去吧,等打下顺元城,我们家就能分到耕牛啦,寨子里也会有好多好多钱的…呜呜呜…,”亲人间泪眼相对,真的是难分难舍。

    另一名寨兵的老父亲颤声问道:“能分水田不,牛家里有了,就是田不够种啊…咳咳,”这类的话语此起披伏,议论声不断。

    盘步为了稳定军心,连忙扬声道:“去攻城的人,都有钱,张大人说了,拿出十万两银子另加抚恤,大家放心吧,”顿了顿盘步又喊道:“队伍要出发了,乡亲们都回去吧,”

    这句话立时让人群炸了锅,十万两银子啊,去攻城的都有钱。

    这些善良的各族百姓,从來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食,辛苦了一辈子也沒见过十万两银子什么样,往往家中女人的头饰等物也是几代人辛苦积攒下來的,(南方的少数民族,一到喜庆节日就会盛装出行,看电视上都是带着银饰,估计这个习俗是自古就有的)

    盘步并不知道,他这句话有什么后果,人群又是一阵议论纷纷,有个胖女人走出人群來大声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真话,”

    盘步闻言一愣,当即斩钉截铁的道:“当然是真话了,”

    胖女人闻言心花怒放,回身向着人群喊道:“去攻城的人,都有钱,我也去,”

    这下好嘛,将近四万的寨民,除了年纪太小的,年纪太老的,其余人都要去攻城,人数足有三万左右,盘步一时间傻了,但又不能说话不算数,只能调转马头带着各族兵民向西走來。

    大奎正在坡上观看顺元城外地势,等了半响不见潘步回來,不禁回头再看,这一看大奎险些吓得由马上掉了下來,眼前漫山遍野都是人,人群汹涌如潮,竟是已经分不清那是寨兵那是寨民了,这哪里是去打仗,这是要去赶庙会啊。

    大奎深知军纪不整的严重,当下叫盘步去唤來各族的头人。

    这下苦了盘步,在人海中不住的嘶喊叫唤,废了好半天的劲才找到了两个头人。

    大奎见到兵民涣散如此,不禁有些头疼。

    这两个头人是白族和仡佬族的头人,大奎将他们二人唤到身前问道:“你们这是为何,难道百姓要送到城墙下,”

    仡佬族的头人直言道:“他们不是送亲人的,他们是去攻城的,”

    “啊,”大奎闻言一声惊喝,眼都直了。

    仡佬族的头人又道:“我三叔也來了,他说要是能给银子,他就不活了,喝出老命也要换些银钱,汉人不是说老当益壮吗,他就是了,”

    大奎想破头也沒想到今日会有这一出戏,如此涣散的队伍,如何能打仗。

    大奎心思电转,当即对两个头人道:“你们去告诉大家,杀一名元兵赏银十两,本官言出必行,”两个头人闻言一惊,对视一眼不禁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杀一名元兵赏银十两,顺元城中可是有元兵五万啊,不对,那不是元兵,是银子啊。

    话一传出,民众沸腾了,五万男女老少杂牌军当即向着顺元城继续开进,行进速度快了何止一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