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山路埋伏

    普安(今贵州省盘县)虽是贵州地界,但与云南曲靖接壤,沿途相隔数百里山路,崎岖难行,这一路颠簸劳顿,不光是王西元,众兵士也有些受不住了,大奎无奈下吩咐板凳吴涯二人带着十名士卒攀至半山处放哨查探,以防追兵。

    队伍就在山路一侧的树林中稍事歇息,幸亏在三宝村时剩了些干粮,由于人数众多,也只能五个人分一个馍馍,这些兵士皆是正值青壮,每人一小块却哪里吃得饱。

    大奎吃了点干粮,想要喝水,哪成想水袋早空,刚刚喂王西元时已是最后一点水了。

    大奎环目四望,发现周围四处皆是野草灌木,此刻又深处荒山野岭,却到哪里找水喝,一路奔波,连停下喝水的功夫都沒有,想必此刻所有人都是渴的嗓子冒烟。

    正在此时,空中‘嗖’的一声响起一声尖啸,却是板凳等人放的一支响箭,大奎闻声起身喝道:“备战,有追兵,”属下兵士纷纷起身,各自持了兵器等待号令。

    不到片刻,板凳吴涯带着属下兵士回來禀报,追兵足有两千,皆是轻骑兵,离此地已不足十里。

    “此处地形如何,”大奎急声问道。

    板凳喘息道:“向东沿着山坡一路下去,拐过山脚有条大路可直奔东南方,”板凳说着又伸手指点道:“此处是个山头,左侧是高山,右侧是陡坡,”

    大奎闻言当机立断:“亲军留下,吴涯带其他人护送王大人先走,快~,”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沒有人有异议,听到号令所有兵士各自分头行事,吴涯王西元与三百兵士上马先行一步,只留下大奎与亲卫军两百人在此阻敌,敌兵两千,己方两百,需以一挡十拖延时间,这样王西元及其部属方能安然撤离险地。

    大奎随后吩咐道:“狗剩带百名士卒在东坡处多布陷坑绊锁,随后跟來,其余人上马跟我走,”说着当先上马,百名士卒跟从大奎顺着王西元等人的去路下了山……。

    刊布带领两千骑兵快马加鞭疾驰而來,人马所过之处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正奔驰间,前方出现岔路,刊布勒马挥手示意大队人马停止行军。

    岔路一条向北,一条向东,刊布不禁扬声喝道:“速速查探明军去向,”话音一落,队伍中奔出一骑,当先到了岔路口,那元兵跳下马來先是跑到正北的路口在地上细细查看了一番,又跑到东侧路口查看一番,这才上马回來向刊布禀报。

    “将军,数百明军向东去了,看痕迹已是过了小半个时辰,”兵士说完即指着向东的路道:“这条路通大山丫,过了山便是普安了,不过山路狭窄,甚是崎岖难行,”

    原來这探路的元兵是探马,专擅探路追踪之术。

    刊布冷冷一笑道:“既是难行,想必他们走不远,”说着厉声喝道:“众将士听令,战功就在眼前,杀一人赏银十两,擒敌将赏银百两再加一个女人,”刊布身后两千元兵听到这句话,仿佛见了血的饿狼般欢声雷动。

    自元太祖成吉思汗铁木真建立元朝后,元朝的军队即分为宿卫军,镇戍军和屯田军三类,宿卫军专司京城护卫,其次便是镇戍军,镇戍军专职镇守各处州府及边塞要地,屯田军既是有事打仗,沒事种地而已。

    但不管是什么军,军中是不能有女人的,刊布竟是许诺赏银赏女人,这无异于狼群中挂了一块肉,看得见吃不着,想吃肉,那就要看谁跳得高了。

    大队人马再次出发,向着天目山方向隆隆而來,山路虽是狭窄,但也能容五匹马并行,两千人马上山,队伍便摆了一字长蛇阵。

    刊布带着队伍策马追赶明军,见到山势极其险恶,却并沒放到心上,自己带了两千人马,明军只有区区五百人,兵力如此悬殊,况且连日奔波之下,明军粮草不继,如何能长远,想來明军定是不堪一击的,不要说对阵,两千人马便是挤也能把明军挤死。

    转过一道山脚,眼前是一处山梁,林间路倒是豁然转为宽阔,虽是连年战乱,但云贵两地通商不断,但凡云南所用瓷器丝绸等物,皆是由贵州流入,此处山路便是通商要道,如今大元已显颓势,中原江南各地相继被大明所占,梁王把匝刺瓦尔密据守云贵川,于各处城池关隘也都有重兵把守,刊布身为中庆路曲靖府镇戍军万户,既然接到梁王传书截杀自然是不能怠慢。

    如今明军在自己的眼皮下逃脱,刊布只觉此乃奇耻大辱,眼下道路已宽,自然沒有慢行军的道理,刊布行在军中扬声传令道:“全军听令,火速行军不得有误,”

    属下两千精骑皆高声领命,当下队伍缓缓提速,直至全力奔驰,两千人马直如一股洪流般急速涌向山梁,又行一段地势转为向下的缓坡,放眼望去足有数里长的山路上满是明军所留的马蹄印,刊布在队伍中见到,急急下令全速追击,元兵精骑越过山梁速度丝毫不减,借着地势向山下冲去,一时间马蹄翻飞气势惊人。

    照这个速度,不肖半个时辰即可追上明军,到时候将其全数剿灭,再到梁王处领赏,梁王带属下向來宽厚大度,想來金银赏赐必不可少,刊布颠簸在马上,心中无限遐想,仿佛金银玉帛,曼妙美人便在眼前一般。

    正浮想联翩之际,前军突然大乱,接着就见到前军人仰马翻扑倒一片,此处正在借坡猛冲,徒然间如何能定住马势,前面元军骑兵一倒,后面骑兵刚好赶上,一时间摔跌马踏,元兵死伤不计其数。

    蒙古铁骑当年纵横天下,自有其长处,前方出了乱子,后方尽量勒马绕行,哪成想这数里长的山路缓坡上,竟是被人挖了许多的陷马坑,更为可恨的是,这些坑都不大,只有圆盘大小,马儿急速由山上冲下,一旦踩进坑里,必然是折断腿的。

    元将刊布强行勒马,斜里冲上右侧山坡,好歹停住马势,回过头再看,山路上竟是哀嚎遍野尸横遍地,遭践踏摔伤的兵士不知凡几,受伤马匹足有数百。

    原來大奎带兵在此处挖坑,因为情况紧急,只能挖小坑并尽量挖深,两百人挖了四百个坑并巧做掩饰之后,便即撤离了此地。

    望着手下遍地哀嚎,刊布直气的暴跳如雷,命人急急统计伤员伤马,哪成想死伤兵员竟有七百余人,伤马亦在此数,刊布咬牙留下少许人在此地收拾残局,当下带着一千骑兵继续追击。

    这次学乖了,前头有探马带路,大队人马却是跟在探马身后小心前行,刊布再不敢令人马全力狂奔,直到下了山坡才发现,原來陷马坑就只是哪一处。

    回头看看身后的山坡,再看看前方山脚,刊布再次厉声喝道:“明军的陷阱只此一处,众将士跟我冲,”刊布几手下兵将早憋了一肚子火,只想追上明军拼杀一番,以解心头之恨,一千铁骑策马扬鞭如风疾驰,马蹄声远山回荡,山林间百鸟惊飞,气势骇人之极。

    无奈屋漏偏逢连阴雨,正当要转过山脚之时,一如刚才,前军传來阵阵战马悲嘶,转瞬间冲在最前的骑兵又扑倒一片,刊布不得不再次喝令停止行军。

    还未等刊布回过身來,山林中一阵弓弦响处,竟是突如其來一片箭雨,‘咻咻’声不绝于耳,刊布情知不好,急忙翻身下马避箭,身旁兵士哀嚎惨叫连连,不时见到有人中箭落马,这两番变故,刊布手下能作战的元兵已是不足五百人。

    正当刊布惊慌失措之际,只听山林中一声长啸:“张大奎在此,纳命來,”话音一落,只见大奎策马提枪杀出山林,身后两百士卒翻案上马向着乱成一团的元兵杀将过去。

    刊布憋了一肚子气,这回可算见到人了,当下再次上马提刀,迎着大奎冲了过去。

    “宵小鼠辈,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來來來,爷爷陪你……,”刊布的说辞还未叨咕完,迎面飞來一块石头,‘啪’一声正砸在刊布嘴巴上。

    大奎的飞石绝技果然厉害,这一石头竟生生打进刊布的嘴里,将他余下的话憋了回去,许是石头大了些,足有拳头大小,这一下刊布伤的不轻,满嘴牙碎了一半。

    刊布不愧为一员猛将,竟是含着石头与大奎迎面交锋,‘当’一声大响,刀枪相击金铁交鸣,两马一错蹬,刊布不及回身再战,先是趴在马背上伸手把嘴里的石头抠了出來。

    大奎借势冲进元兵人群,铁枪一摆甩出一片枪花,红云过处俯尸一片,待到大奎勒马回身,只见那刊布满嘴淌血状似厉鬼一般,高举大刀再次杀來,刊布的部下虽是经历惊变,但转瞬回过身來,见到大奎落单,纷纷挺兵器來战。

    万军中大奎尚能來去自如,何况这区区数百兵将,不等身周元兵近身,大奎回身铁枪一记横扫,冲到身后的一名元兵竟被大奎拦腰扫落马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