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独守城门

    蒲元一生最大的志向便是成为古今铸剑第一人,虽多有建树但并无旷古绝今之佳作。

    一个机缘巧合,蒲元得到一方上好寒铁,得此寒铁蒲元自然是喜不自胜,遂与众弟子开炉造刀,然铁精一出竟不足数,无奈之下蒲元将铁精一分为二,打造出两口短刀,也就是阴阳血刃的雏形。

    后來蜀国被魏国所灭,阴阳血刃亦不知所踪。

    百年以后,阴阳血刃从现人间,江湖中随之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各路豪强争相夺取,死在这两柄短刀之下的亡魂不知凡几,许是宝刀通灵,这两柄刀饱尝人血竟而双双变为赤红之色,故此才有了阴阳血刃之称谓。

    想及这两柄宝刀几经风雨飘摇,竟落在自己手中,大奎也是不禁感叹造化弄奇。

    大奎坐在室内椅子上歇息,渐渐地血脉畅通,不适之感大减,不知不觉经过了三个时辰,大奎不敢再耽搁,起身再四下查看,室内竟无用來包裹财务的东西。

    不得已之下,大奎回到入门处将王福的尸体提了进來,扒了他身上的袍子将财物系数包了背在身上,王福一生为恶,虽是暴尸在此,但好歹混个全尸也算不错了,大奎再次來到密道入口处,为掩人耳目以防意外被人认出,大奎复以面巾蒙了脸,侧耳倾听之下,确认外面沒有动静,这才一拉机关绳索开了密道口闪身而出。

    來时摸索而來,去时轻车熟路,大奎几经辗转,轻易到了王家宅邸后院,毕竟是不速之客,大奎沒敢走后门,而是翻墙出了王家。

    谁知脚刚落地,身后不远处传來一声断喝:“什么人,”

    大奎回头一看竟是十余名侍卫军列队追來,此刻大奎哪里还会耽搁,当即飞奔而去,大路不敢走,大奎专走胡同小路直到把追兵甩开。

    天色已近午时,大奎怕此刻人多眼杂,故此沒回驿馆,而是去了洪五等人所在的民宅。

    再次按约定的暗号叫开门,大奎闪身而入。

    “你是,”开门的是洪武手下兵士,见到大奎一身黑衣蒙着面,不禁愣了。

    大奎摘了面巾冷声道:“洪五何在,”

    那兵士见是大奎,连忙拱手见礼:“见过张大人,”随即道:“洪校尉在房中,”

    大奎再不答话,径直去了院北处的房舍。

    此刻洪五等人等人正在房中议事,大奎推门而入,所有人不禁相顾哑然,当初约定,非紧急大事不再会面,此刻大奎前來定是有了大变故。

    “尽快招齐人手,准备撤离,”大奎开口道。

    洪武等人躬身道:“是,”

    随后大奎叫人拿來替换的衣物,将身上的夜行衣换了下來,双方约定了会合地点后,大奎这才提了包袱出门而去。

    回到驿馆,见了王西元等人,大奎不等众人问询,当即吩咐道:“招齐人手尽快离开中庆城,迟则生变,”

    众属下领命,各自出门安排相关事宜。

    王西元不禁问道:“张大人,你一夜未归却是去了哪里,”

    “事情紧急,以后再细说,我等需快些出城,”大奎说完便也出了房门。

    王西元哪里还会耽搁,也连忙跟着出了门。

    院中众兵士正在抬箱搬柜的准备装车,大奎不禁怒喝道:“除兵器铠甲外,所有东西统统丢弃,备马出发,”

    紧跟着出门的王西元闻言忙道:“这些都是皇上赏赐梁王之物,怎可随意丢弃,再者招安在即,我等岂能就此离去,”

    大奎回身急道:“梁王接受招安是假,今晚便会派兵围剿我等,若不速速撤离中庆城,你我皆会身陷囫囵,”

    王西元还待再说,大奎喝道:“來人,扶王大人上马,”

    狗剩石头一声应诺,冲上前來挟持这王西元两条臂膀便來到院中,早有兵士牵來马匹,狗剩石头扶着王西元上了马,王西元犹自喋喋不休道:“有负圣命,我们有何颜面回去面见皇上,张大人,我不能走,”

    大奎不再理会王西元,只是扬声吩咐道:“狗剩,石头,扫帚,簸箕,板凳,吴涯,你们带领精兵三百护送王大人先走,”

    众属下领命,各自上马由后门出了驿馆一路向东奔去,大奎顶盔掼甲带领剩余一百兵士随后向城东而來,城东门谭豹早有安排,看守城门的元兵并未阻挡众人出城。

    两拨人一先一后奔出中庆城内城,皆是快马加鞭向外城奔逃,一路穿街过市,百姓四散躲避,如此动静早惊动元兵外城守将,这元将命人在城门处设了拒马桩,带着百余元兵拦住去路,王西元远远见到,早惊出一身冷汗。

    狗剩骑在马上一声厉喝:“准备投枪,”只见随行骑兵中,有百余人齐齐由鞍勾上摘下长枪,这些兵士是大奎的亲军,一举一动皆是早早练熟的。

    三百骑兵又向前猛冲一程,此刻距离城门已不足二十丈,狗剩在马上一声令下:“投枪”

    一时间枪如飞梭,破空而去,一阵‘咻咻’之声过后,城门处百余元兵嘶声惨叫死伤过半,更有甚者被长枪活活钉死在地上的不知凡几。

    “拔刀,冲,”狗剩率先拔出腰刀,策马冲到城门前,那守门的元将刚刚死里逃生,还未及明白过來发生了什么事,一道刀光划过颈项,他只觉自己越飞越高,而地上竟有个无头身躯犹自站在那里,元将自此方知竟是被人斩了头去。

    大奎的亲军所用的长刀皆是区大锤所铸,此刀比之寻常长刀要长出少许,况且吹毫断发锋利非常,城门前的元兵被狗剩等人一轮冲杀便系数歼灭,队伍在此稍作停留,收了长枪搬开拒马桩,这才再次启程一路冲出城去。

    大奎带着兵士随后赶到外城东门处,见到地上满目狼藉,心知前队已安然出了城,不由顿觉胸中畅快了许多,此行中大奎最担心的便是王西元,其一介文弱经此变故,若不让其先走一步,怕是要生出什么意外。

    王西元既然已经由属下带兵送走,那么大奎的心事也就去了一半,此刻大奎策马提枪带兵守在城门处,望着中庆城的繁华街市,大奎心中却是半喜半忧,心头大患王福终于授首,此乃一喜,司马燕兰心蕙质实为红颜知己,如今却不知身在何处,此乃该忧。

    石坳村的那一晚,大奎尝尽刻骨柔情,如今却不知佳人何处,怎不叫人顿感伤怀。

    虽明知城内必会有追兵,但大奎仍是带人守在这里,他要阻断追兵并与洪五会和,更盼着天降神迹,司马燕能出现在眼前。

    要等的人终于來了,不是洪五更不是司马燕,而是大队的元兵,为首元兵将官正是哈旦巴特尔,此刻的哈旦巴特尔带着数百骑兵疾驰追來,骑兵之后更有近千步卒。

    人未到声先到,只听哈旦巴特尔远远喝道:“狗官休走......,”

    不到片刻,哈旦巴特尔带着骑兵已追至城门前百丈处,大奎一震铁枪扬声道:“众儿郎听令,死守城门,不放一人过去,待我取了元将首级杀散追兵,驾,”话音一落,大奎已策马迎着哈旦巴特尔冲去。

    红衣红甲赤红怒马,冲天豪气敢啸万里长风,大奎单枪匹马迎着近千元兵冲了过去,哈旦巴特尔哪里想到大奎竟敢独身前來迎战,大奎虽是由城门处策马起步,但短短十余丈的距离,红云已将速度提到最高。

    哈旦巴特尔想要手下放箭,但大奎转眼到了不足十丈,此刻放箭为时已晚,无奈之下哈旦巴特尔一咬牙挺刀迎了上去。

    “看刀,”哈旦巴特尔一声厉喝举刀便劈,刀光霍霍直奔大奎肩头。

    双方都是快马疾驰,输赢只在交锋瞬间,大奎不招不架,挺枪直刺哈旦巴特尔咽喉。

    两人同时出招,瞬间错蹬,大奎杀进了人群,哈旦巴特尔中枪落马。

    人群中一阵人叫马嘶,不时有见有空马奔出,大奎一人杀进人群,转眼间已将数名元兵挑落马下,元兵要战,岂料根本不能近身,大奎使开‘泼疯挡’,身周三尺处竟是水泼不进,但凡有元兵挨近身來,其只有一招机会,一招落空或被抵挡住,下一招便是大奎神出鬼沒的一枪索命。

    枪似游龙,人如猛虎,大奎一旦使出金鸡万点头,那便是漫天枪花直奔身周元兵要害,不时可见数名元兵手捂咽喉摔落马下。

    百余元兵策马围住大奎展开车轮-大战,竟是丝毫奈何不得大奎,从大奎杀进人群到现在,百余元兵已是死伤过半,这些骑兵可是中庆城的精兵,怎奈强中更有强中手,只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元兵已是难以为继。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跑吧,再打都得死啊,”这一喊,众元兵顿时调转马头往來路奔逃,所谓兵败如山倒,后面跟來的元兵步卒见到骑兵这么快就败下來了,而且人数已不足一半,当下也不需人吆喝,当即掉头向來时路,跟着骑兵一路败逃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