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此情如火

    与谭豹细细商议了相互策应的细节后,大奎当即与谭豹先后离开了这座民宅,待回到驿馆已是入夜,刚进后院便见到一群人围在院中石桌旁议论纷纷,大奎眼力极佳,见这些人里有狗剩,石头,扫帚,簸箕,板凳连同吴涯,而罗大海竟然也在其中。

    身为镖队总镖头,罗大海自然不能擅离镖队,此刻听狗剩,石头,扫帚,簸箕,板凳五人议论今日那达慕比武之事,罗大海与吴涯皆是听得津津有味,狗剩,石头,扫帚,簸箕,板凳五人中,狗剩是最善于讲话的一个,此番自然是由他高谈阔论喋喋不休的讲述比武过程,就仿若是他打败了百名跤手一般。

    众人正在议论时,耳畔一声轻咳,这些人久在大奎身边当差,自然知道是谁的声音,听到这一声轻咳极尽散开,躬身而立。

    大奎走到近前戏谑道:“在家时每日练功都不见这般热闹,到了中庆城各位倒是清闲了,”

    众人闻言不禁静若寒蝉,因为每次大奎如此说话,其后必是一场劳苦操练,果不其然,只听大奎续道:“反正闲來无事,你们一起靠墙深蹲五百次吧,权当是饭后消食,”

    话音刚落,狗剩立时便道:“哦,大人,属下房中有老鼠,我这就去抓,”说着转身便走。

    狗剩一走,石头不禁骂道:“怎么这般沒记性,抓老鼠我最在行啦,我帮你,”说着石头也随着去了。

    扫帚摇头叹道:“这两个人平日偷奸耍滑,借抓老鼠之机逃避操练,属下去盯着他们,看他们耍什么花样,”说着扫帚也走了。

    簸箕老实,站在那里沒有措辞,倒是板凳抢话道:“大人今日比武必是十分劳累,属下去吩咐人烧水为大人沐浴,”说着一拉簸箕,二人逃也似的跑的沒影。

    这些人中,罗大海是镖头,唯独吴涯是大奎属下。

    吴涯见其他人都走了,便对大奎道:“大人,我……,”

    “你的房中也有老鼠,”大奎笑问。

    吴涯忙道:“沒有,不过属下的行囊好似还未整理,”

    大奎一笑道:“临睡之前再行整理不迟,”

    吴涯闻言不禁一瘪,转念又道:“兵士怕是水土不服,属下到前院察看一番,”

    “本官就是由前院过來的,兵士身体刚健不必查看,”大奎驳回吴涯的建议,续道:“深蹲五百,少一次打一脊杖,去吧,”此言一出,吴涯顿时脸色发苦,但大奎所命又不敢不从,吴涯无奈之下老老实实走到墙根,开始按着平日兵士操练之法靠墙深蹲。

    “罗兄请坐,”大奎当先在石凳上就坐,罗大海依言坐下,却是有些手足无措。

    大奎笑道:“罗兄与我也算患难之交,况且又是亲家,何必如此拘束,”

    罗大海显得略微有些腼腆,红着脸道:“苏州镖局能有今日,全仗张大人照拂,我师妹福缘不浅,能令张大人垂青……,”罗大海此时竟拿出江湖人的一通说辞。

    大奎不禁失笑道:“我虽是朝廷命官,罗大哥也不必拘谨,俗语讲的好,患难见真心,本官知道罗大哥的为人,故此你我兄弟相称何分彼此,”

    罗大海摇头叹息道:“我罗大海妄为七尺男儿,愧对罗家列祖列宗,”

    大奎闻言道是有些懵了,不禁疑惑问道:“不知罗大哥为何如此说话,”

    罗大海叹道:“从古至今,但凡积善之家,家无犯法男,室无再嫁女,我……,”

    “哈哈哈哈,我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大奎虽是大笑,却是心知罗大海乃是性情本分之人,难怪一路上少言寡语,原來是因为从前曾犯过人命案子,又是大奎主理,故此怕大奎心中对他有所芥蒂。

    “人非圣贤焉能无过,罗兄有些偏执了,”说着大奎左右看看,俯身轻声道:“都说好汉不论出身,当今皇上不也是和尚出身,那又怎样,如今不还是九五之尊,”大奎这一席话,不仅让罗大海惊得张口结舌。

    要知道身为百姓妄论时政是要掌嘴的,妄谈皇上是要杀头的,此为大不敬之罪,张大奎身为朝廷命官却与罗大海说这个,罗大海哪里会不惊。

    “张大人请慎言啊,”罗大海吓得左右环顾,生怕大奎的话被人听到。

    大奎见状却是越发來了兴致,低声续道:“皇上不光当过和尚,还要过饭,”说着竟忍不住仰天大笑。

    罗大海连忙起身來,不住介的摇手道:“张达人莫要再说了,”

    大奎见罗大海吓成这样,这才神色一正道:“这番言论可是杀头的罪名,然张某与大海兄言及,即是以性命相托,如此大海兄对张某还有芥蒂吗,”

    自此罗大海方知大奎用心,闻言抱拳深深一礼:“张大人心胸磊落,罗大海感佩之至,”

    大奎笑笑道:“大海兄,何必如此,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罗大海再次深施一礼,这才躬身而退。

    世间事却有万般无奈,明明是知交故友,就因为二人身份的高低,从而咫尺天涯,这不得不说是人世间的无奈与笑话,大奎回想起初见黄莺师兄妹三人时,虽是江湖陌路,但却贴己的很,如今自己作了高官,从前的人却是敬而远之。

    回想前尘往事,大奎心中叹谓,正当此时,吴涯却是喘着粗气,双腿虚浮的走了过來。

    “大人…大…大人,属下照您的吩咐做完了五百深蹲,若无它事属下告退,”吴涯说着险些摔倒,五百深蹲坐下來,若非久经锻炼体魄强健之人,难免双腿发软。

    大奎只是笑了笑,对无涯问道:“累了吗,”

    吴涯喘着粗气点点头道:“属下体力不支,疲惫非常,”

    大奎笑道:“头发累不累,”

    “啊,”吴涯一愣,细细一想不禁心中嘀咕:‘头发累不累什么意思,’但见到大奎目光中透出一丝冷意,连忙回话道:“不累,”

    大奎点点头道:“既是不累,且挺举石凳五百次,”说着站起身向自己的卧房走去,走至半途回转身道:“少一次打一脊杖,”

    吴涯快要哭了,他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自家大人偏偏看他不顺眼。

    大奎刚要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叮嘱道:“吴侍卫务必小心,石凳要抓牢,不然掉下來砸到头上可是要出人命的,”说着再不理会吴涯,径自进了房。

    吴涯满脸发苦,俯身去抱石凳,那石凳少说有一百五六十斤,好在吴涯身形壮硕孔武有力,抱举这石凳倒也不在话下。

    院子四周的回廊之下,狗剩,板凳,石头,簸箕,扫帚五人探头探脑的在偷看,狗剩轻声道:“你看罢,平日不操练,这下被张大人拿住,岂不是找罪受,”

    板凳戏谑道:“多亏平日里张大人严加督导,我等才练得一身武艺,要不然今日的比武我可就小命呜呼了,”

    石头唾道:“这个吴涯以为还是在太平地当差哪,平日里身为领队对手下兄弟戳指气使,这下也叫他尝尝苦头,”

    狗剩,板凳,石头,簸箕,扫帚五人就这样猫在廊下轻声谈笑,看着吴涯在受罚别提心中多高兴了,可能唯有如此,才能缓解众人心中的不安,身处险地,生死未卜,能有件消遣的事,实属不易。

    习武之人贵在坚持,谚语曰:天天练日日功,每日勤练方能有所进境,不然既是逆水行舟,吴涯平日疏于练习,此番无端受罚便吃到了苦头,若是每日勤练,自然不会感到多么疲累,如吴涯这般突然负重练功,却是有些为难。

    毫无悬念,吴涯强撑着挺举五百次石墩后,随之扔了石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觉得手臂及双腿绵软无力,浑身更是大汗如雨。

    狗剩,板凳,石头,簸箕,扫帚五人见到吴涯忙完了,这才嘻嘻哈哈的现了身。

    “吴统领,觉得滋味如何啊,”石头当先问道。

    吴涯无力的摇摇头道:“不行了,实在是撑不住了,若是再让我举一个,我宁愿去死,”这话刚说完,一个噩梦般的声音传來:“起身,再举十个,”这话却是大奎在不远处所说,板凳倒是乖巧,从腰上拔出随身带的匕首递给吴涯笑着道:“吴统领,不要客气,随便用,”

    “滚一边去,”吴涯挡开匕首,咬着牙站起身來,再次抱起石凳,无奈气力已尽,刚举到第二个便不行了,多亏狗剩等人眼疾手快,抢身过來接住了石凳。

    吴涯喘息片刻,再次接过石凳挺举,好歹举满了十下。

    大奎缓步走到众人近前,望着一张张熟悉的脸道:“平日里叫你们练功,不光是要叫你们练身体,更要你们明白心智坚韧的道理,”

    狗剩,板凳,石头,簸箕,扫帚五人连同喘着粗气的吴涯俱是正色望着大奎,大奎续道:“身在多事之秋,男儿自当舍生忘死为国效力,这需要尔等不光要有本领,更需要你们有坚韧的性情,你们懂了吗,”

    “谨遵大人教诲,”六人齐声应答,虽是暗夜,此情如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