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石坳村求计

    大奎沒有想到,吕冰燕却是个外向的姑娘,这可能是因为吕冰燕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缘故,性格开朗奔放甚是善谈,大奎想及吕冰燕的父亲吕寨主,其人锋芒内蓄,谦和沉稳,吕冰燕竟是毫无乃父之风。

    .车马队伍又行三日,终于出了大山,三日里,车马队伍将近八百人吃饭都是清水煮了加点盐,所带的油都被大奎在朗目山浇山路了。

    又行一程,遥望远方现出一座村镇,大奎不禁向吕冰燕问道:“吕姑娘,你可知前方是何去处,”

    吕冰燕看了看前面的村镇,这才道:“前面应该是石坳村,再向西走半月便可到阳宗湖,”

    大奎闻言有些不耐,但仍是轻声问道:“中庆城离阳宗湖有多远,”

    吕冰燕笑道:“过了阳宗湖再向西走两天便是中庆城了,”

    大奎心中疑惑,再问道:“吕姑娘,你怎么知道的如此详尽,”

    “阿爸曾带我來过中庆城,当时走了近一月才到,”吕冰燕言语间得意非常,好似來过中庆城是多了不起的事情,顿了顿吕冰燕又道:“你们带有车马,所行甚慢,要是快马怕是早就到了,”

    大奎心中不禁想到:‘若是我孤身一人,数日便到,还用你说,’

    石坳村是当地大村,人口一千有余,这村中百姓多是黎族,闻听有远方來客,倒很是稀奇,在村中长老的安排下,队伍就在石坳村落了脚。

    王西元毕竟是一介文弱,连日赶路已是颇有些劳累,大奎见到王西元一脸疲惫当下吩咐休整数日,反正离着中庆城也不远了,赶路也不急在一时,此行之凶险还未可知,早去不如晚去,这期间也好想想对策。

    队伍安顿下來以后,大奎就着石坳村的地势安排了兵士巡哨,回來的时候大奎想到了司马燕,司马燕冰雪聪明应该早有见解,想到这,大奎径直去了司马燕的所居之处。

    吕冰燕与司马燕同为女眷,故此是住在一座院子里的,大奎进了院子恰巧见到了吕冰燕,哪成想吕冰燕竟是十分欣喜的迎上前道:“张大人,你來了,”

    大奎微微一笑算作回答,吕冰燕更是心中雀跃,但晓是性格开朗也不禁脸红红的,“你是來找我的吗,”

    大奎心中也有些打鼓,怎么说才好,说不是,伤人太甚,说是,岂不是误会更深。

    “哦呵呵呵,本官四处查看,瞧瞧哪里有不妥之处,”大奎答非所问,装模做样的四下打量起來,院子不大,正北正东各有房舍一间,刚刚见到吕冰燕从东侧的房屋里出來,那想必司马燕便是住在北面了。

    大奎举步向北屋走去,身后吕冰燕唤道:“张大人去哪里,”

    “哦呵呵,本官随便看看,”大奎打着哈哈,继续向北屋走,心中却是嘀咕,这吕姑娘可不要误会才好,自己是來求计的,却不是你想的那样。

    原本是一件小事,吕冰燕却觉得十分的伤心,原來心中的英雄不是來找自己的。

    大奎推门进了北屋,只见司马燕孤身一人坐在房中,脸上闷闷不乐。

    房舍中陈设也很简陋,正堂一张木桌两张竹椅,左面以竹帘隔出一间房來,大奎只是四下张望,好久也不见司马燕说话,无奈之下大奎径直到领一张椅子上坐下,人家不请他坐,他也只能如此了。

    “司马楼主好像不大高兴?”大奎沒话找着话。

    司马燕冷冷说道:“身为囚徒,怎么高兴的起來,”

    “哎,司马楼主差异了,本官并未着人锁你,何來囚徒之说,”大奎语气诚恳。

    “谁说囚徒就一定要锁着,”司马燕冷冷望着大奎反问道。

    大奎先前曾言要将司马燕送交桂林府法办,可如今云南之行生死未卜,由司马燕在侧倒可多几分胜算,见司马燕言辞如此咄咄逼人,大奎唯有苦笑。

    沉默良久,大奎打破沉寂道:“司马楼主此言差矣,你我之事纯属私怨,若司马楼主可保此行平安,那自然是有功无过,何來囚徒之说,”

    司马燕闻言冷笑道:“张大人的谋略,小女子早有见识,此番张大人前來,不会是只与小女子聊闲篇的吧,”

    “呵呵呵呵,司马楼主见笑了,事到如今张某便直说吧,”大奎也不自称本官了,改称张某,自然是放下架子的意思。

    随即大奎续道:“云南之行,张某心中毫无胜算,凡事要做坏的打算,中庆城中张某是盲人瞎马,还望司马楼主指点一二,”大奎言语恭谦,已是全无半分高官姿态。

    司马燕并不作答,叹口气道:“一路奔波劳累,小女子想沐浴更衣歇息片刻,不知张大人肯允否,”

    “哎呀呀,你看你看,张某忙晕了头,一时忘记了,”大奎打着哈哈笑道:“司马楼主稍后,张某这就去安排,”

    大奎起身出了房门,却见到吕冰燕仍在院中站着,看神色似不大高兴,大奎不由心道:‘一个是赶,两个是放,不如作个顺水人情,’他倒是拿出了山东老家放羊的算盘。

    “吕姑娘,一路风尘,辛苦辛苦,本官这就安排人备办沐浴之物,及替换衣物,吕姑娘在此稍待,”大奎说着一脸带笑出了院子。

    吕冰燕闻言,心中疑惑:‘莫不是他转了心思,注意到了自己,’想到这里,吕冰燕心中便似灌了蜜般的甜,竟真的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大奎回來。

    大奎安排士卒备了两只沐浴的大桶,劈柴烧水,再命人寻了两身女装來,以备两个女眷替换,这村落虽是当地蛮族,但生活一应用度倒也齐全,不肖半个时辰一切准备就绪。

    院门由兵士把守,大奎带着几个人就在门前等候,只等着两个女人洗了澡换了衣服,自己好去向司马燕求计策,无奈女人就是麻烦,两个女人洗澡竟洗了将近一个时辰,这眼看天都黑了。

    好不容易院子里有了动静,大奎推门进了院子,却见到吕冰燕早已穿戴整齐在院中恭候,都说出水芙蓉,吕冰燕本就天生丽质,经此一番沐浴,再换了干净衣服,更显得冰清玉洁,大奎险些看直了眼。

    “吕姑娘,洗好了,呵呵呵,”大奎也不避嫌,打着哈哈开口便问。

    好在壮家女子不似中原女子般的腼腆,见大奎如此问,吕冰燕当下笑道:“恩,司马燕姐姐也洗好了,叫我出來喊人倒洗澡水的,”

    大奎不由一瘪,闻言连忙吩咐手下兵卒去倒水,等到兵卒抬了木桶出來,大奎便向吕冰燕笑道:“本官有事要向司马楼主请教,就不相打扰了,吕姑娘早些歇息吧,”说着大奎向着吕冰燕拱拱手,去了司马燕的房中。

    吕冰燕站在院中良久,这才悠悠叹息一声回房休息。

    再说大奎,进了司马燕的房中,不由得更是眼睛发直,原來在大奎的印象中,司马燕姿色实在是一般,长相且不说,其肤色若古铜,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都说女人一白遮百丑,许是司马燕的肤色令其姿色大减,可如今再见司马燕,大奎险些掉下眼珠子來。

    此刻的司马燕,肤色莹白如玉,却哪里还有半分铜色,原來她是易容乔装,这却是大奎沒有想到的,司马燕虽是一身黎族服饰,却显得落落大方,江湖传闻司马燕艳若桃李,今日一见庐山真面目,可真叫大奎开了眼界。

    诗经《硕人》有云: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段话说的是美人,大奎虽不懂诗经,但是人的美丑他还是看得出來的,燕翅楼主果然名不虚传。

    “张大人看什么,”司马燕巧笑盈然,妙目望向大奎,大奎顿时警醒。

    “沒什么沒什么,呵呵呵,”大奎一边向桌边走,一边伸手摸了摸鼻子,实话说抹鼻子是假,擦口水是真,这也难怪,但凡是男人,见了倾国之姿沒有不垂涎的,如有例外,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男人身患异样,二是女子不漂亮。

    大奎在桌边落座,双眼顶着房门直看,仿若门上有花一般。

    “张大人神色不安,怎么了,”司马燕久涉江湖,自然知道其中缘故,如此相问只是戏耍大奎而已。

    大奎呵呵笑道:“沒什么,张某只是看这番邦门面与中土不同,故此有些好奇罢了,只是好奇,”说着大奎摸着下把,看得更加仔细。

    司马燕轻轻一笑,这才道:“张大人此來,不会是专程來看房门的吧,若是大人真的对这房门有兴趣,不妨叫人将它拆了,抱回去看个仔细,”

    “呵呵呵,司马楼主说笑了,”大奎笑着转过了头來,他与司马燕尽在咫尺,这一转头眼望如花美人,更有一丝异香扑鼻,大奎不由的心神皆醉,但随时美色当前,大奎犹自定住心神道:“张某此來是求计的,不知司马楼主有何妙策可保招安队伍周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