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安然脱险

    二头领蒙鲁站到高处扬声呼喝,号令众苗兵退下山去。

    此刻地上被泼了油,脚下有些粘湿,山路两侧又遍布干柴枯草,这要是來把大火,岂不是三千人马要被一勺烩了。

    苗兵听到二头领蒙鲁的命令,立时转身向山下退却,本是后队的苗兵变成了前队,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三千人挤在狭窄的山路上,要想即刻下山岂非笑谈。

    正在此时,山路侧峰又是一声轰隆隆大响,一块巨石轰然砸到苗兵的退路上,还好走在头里的几名苗兵见势不好闪身紧靠山壁躲闪,这才逃过了一劫。

    夕阳已沒入天尽头,黑暗正徐徐笼罩大地,正当山路上陷入半昏暗之时,竟有人持了火把來照亮,此人身穿一件赤膊小褂,手里举着火把站在刚刚落下的巨石上。

    “你是谁,”带队的苗兵首领扬声问道,但随后便哑口无言,这人他见过,正是一招将头人卯蚩击败的那个明廷将军,不错,來者正是张大奎。

    身前是三千苗兵,大奎却视而不见,只是挥手驱赶着蚊蝇,一路行來,天气闷热却又不能及时沐浴更衣,此刻自己举着火把倒是引來不少蚊蝇。

    苗人遍布山路上,却是四野静寂无声,都怕惊扰了站在大石上的那个人,一旦人家手一哆嗦火把丢在路上,那无疑便是一场浩劫。

    “各位,请听本官一言,尔等不愿去做逍遥山民却來做这杀人越货的勾当,真真是天怒人怨啊,”大奎好整以暇的说道,苗兵你看我我看你,却不知这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奎续道:“大路通天各走一边,各位若是横加阻拦,须知天道轮回必有报应,”说着大奎晃了晃手上的火把,这一举动自然引得苗兵一阵慌乱。

    二头领蒙鲁在后面早见大石砸落,心知此中必有变故,队伍一停,他便向前队赶來,远远见到大奎只身一人站在大石上,心中不由的恶向胆边生,悄悄在身边的弓弩手的手上接过了一张硬弓,又取了一只长箭,长箭搭弦双臂较力,‘咯吱吱’声响处已是拉的弓如满月。

    二头领蒙鲁就躲在人群中,身形稍少放低以免被大奎发现,箭头瞄准大奎心口,心中道:‘将你一箭射杀,看你还有何本事,’想到这,拉弦的右手一松,‘嗖’的一声,长箭带着厉啸射向大奎。

    大奎口中正滔滔不绝的对身前众苗兵循循善诱,正讲到兴头上,耳边忽闻长箭破风之声,大奎急忙向左侧一闪‘哆’的一声,那长箭竟无巧不巧的射中大奎手上的火把,火把一震顿时火星四溅。

    与此同时,就在山路侧面的山峰上同时传來一声大响,这响动苗兵很熟悉,是有大石从山上滚落的声音,毫无悬念,‘咚’一声巨响,那大石竟生生砸进人群,数声惨嚎戛然而止,四五名苗人被大石砸的血肉模糊,其状惨不忍睹。

    大奎冷眼看着脚下的一片人,扬声喝道:“我手上的火把一旦熄灭,你们便将身受灭顶之灾,山上已为我大明兵士占据,亏得众位备下的山石原木啊,呵呵呵呵,”

    二头领蒙鲁混在人群中沒敢再动,他知道站在石头上的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一旦苗兵有什么异动,那将真的是灭顶之灾,山上埋伏不需太多人,只需数百人足矣,每人扔下一块石头來都将使苗兵损失惨重。

    王西元与罗大海带着车队慢慢转过山脚,向着峡谷的西谷口行去,一边走王喜元还向两侧山崖上引颈观望,此刻已是傍晚,山崖上影影憧憧却是看不真切。

    直到出了谷口,王西元才松了一口气,总算出了险地了。

    罗大海骑在马上,见到王西元脸上神色,劝慰道:“张大人勇武过人心细如发,不会有事的,”罗大海与大奎相熟甚久,对大奎的底细可谓知之甚详。

    “但愿张大人能平安归來,上苍保佑,”王西元轻声祷告,态度极其赤城。

    罗大海却是笑道:“张大人久经战阵,万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何况对这三千苗兵,”言辞间罗大海信心满满,策马随行其后的吕冰燕听到,心中却是禁不住好奇。

    “你叫什么,”吕冰燕直率的问道。

    王西元打着哈哈笑道:“哎呀呀,你看,本官倒是忘了介绍,”说着一指罗大海道:“这位是苏州镖局的罗大海罗总镖头,”说完又向罗大海道:“这位是桂林壮家大寨的吕冰蓝吕姑娘,”

    罗大海向着吕冰蓝抱拳施礼,吕冰蓝只是轻轻一笑便问道:“罗镖头说张大人久经战阵,难道他以前是将军,”

    罗大海呵呵笑道:“张大人何止是将军那么简单,他曾是江北红巾军的神威大将军,麾下四十万兵马,若非天道不公,想必此时他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吕冰蓝听罗大海这么一说,心中不由的一阵打鼓,若是别人说,吕冰蓝未必会信,但罗大海可是镖局的总镖头,总不会谎言欺人吧,况且明廷的大官王大人也让在一边,罗大海说完这话不见王大人反驳,那吕冰蓝对罗大海的话便更是信了十分。

    “他是将军怎么整天穿着短褂,你们大明的官不是要注重什么仪表的吗,”吕冰蓝虽是如此说,但心中却并无一丝的取笑之意,反倒是前面的王西元脸色不大自然,王西元此刻一身绯红官袍,在马上正襟危坐倒是十足的注重明廷威仪,但其心中却是发苦:‘这么热的天,若不是人多眼杂,我也穿短褂,’

    众人正随口聊着,身后一阵急劲的马蹄声传來,大奎带着两百亲随赶到了。

    原來大奎走了一路沒见到苗人的眼线,心知必是藏在暗处,若要在茫茫大山中找到苗人的眼线无异于大海捞针,这才径直去了苗人埋伏的山崖下等着。

    孟歌盘步等人带着两百精兵,攀岩上了驿道旁的山崖,占据高处后这才向山下的同伴及大奎发了信号,王西元接到传讯,这才命人打点行装队伍开拔。

    那躲在暗处的苗人眼线见到明军车马队伍动了,这才赶回卯蚩所在的山崖底报信,他要尽快告知卯蚩,明军有两百人进山了,车马队伍來了,谁知未转过山脚,便被早等在那里的大奎半路截住。

    大奎将这苗人眼线扒个精光扔进树丛,这才换了衣服,哪个报信的苗人却是大奎假扮,只不过两条讯息大奎只报了一条……。

    王西元远远见到大奎等人回來了,连忙扬声招呼道:“张大人,队前说话,”

    蹄声得得,大奎策马來到队前,开口便道:“放心吧,苗人天亮之前不会追來的,”

    王西元摇头叹息道:“真是好险啊,”但随即王西元问道:“不知张大人将菜油拿去作何用途了,”

    大奎呵呵笑着讲了原委,原來大奎命人将队伍携带的菜油与水混之倾倒在山路上,(油料少的情况下,与水混合泼洒面积大,油比水的比重要沉,因此油会在上水会在下,如果点火依然会燃烧,)一旦苗人胆敢发难,那么上有滚木礌石,下有烈火焚烧,保管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番准备,只是为了让王西元带着车马队伍尽快通过峡谷,山上的精兵看到车队安然离了峡谷,便悄悄退下山崖,王西元早在谷口营地留了马匹,孟歌与盘步带精兵骑了快马再赶到山崖下,大奎抽身再与众人会和。

    听完经过,王西元不禁问道:“那苗人见你走了,岂不就会脱困,若他们追來又当如之奈何,”王西元的话不无道理,谁知大奎闻言却是哈哈笑道:“我吓唬他们说,天亮前不准越过大石,而他们决计不会想到我们的人马已早早离去,”

    王西元听完大奎的话,点了点头但马上喊道:“大家加快赶路,快快快,”一迭声的催促下,车马队伍果然快了很多。

    这时大奎才对吕冰燕问道:“吕姑娘,你不是说过了山谷便回去的吗,”

    吕冰燕筹措半响这才答道:“张大人,我们现在回头,万一苗人杀來,我们怎么办,”

    大奎挠头道:“不会吧,”但接着大奎问道:“你不回去,难道要跟着我们去中庆城,”

    吕冰燕甜甜一笑道:“去就去,权当出门散心了,”

    望着吕冰燕娇俏的模样,大奎心中也是不禁一荡,若不是家中还有黄莺,大奎真想将这吕冰燕也一并收了,想归想,但大奎可是不敢乱來,别人做官金银满屋三妻四妾,那也不过是井中月水中花,若要家庭和睦一个女人足矣,至少大奎是这么想的,放眼大千世界多少富贵人家一经波折,树倒猢狲散。

    想当初的济州州尹杨禄吉便是例证,杨禄吉一死家人四散,有谁还会记得杨禄吉,金钱可买一时的人心,却买不來一世,世间之事就是如此,穷有穷欢乐,富有富痛苦,金钱与美人皆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