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朗目山退敌

    元庭余孽梁王把匝刺瓦尔密能坐镇云南,自然是有当地蛮族部落拥戴,与其说是拥戴不如说是沒办法。

    蒙古人自侵占中原及江南各地后,对待百姓却是极端的**苛刻,谁家男子娶妻,新娘子的初夜便要交给蒙古人,俗称‘初夜权’,似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百姓受了欺辱敢怒不敢言,若是稍有妄言,那就是灭九族的罪过。

    云南虽是各族杂居,虽是与世无争,但也难逃蒙古铁骑的践踏,为保自家平安,各族部落相继臣服元庭,故此梁王把匝刺瓦尔密才能在此作威作福。

    大奎面前的这个苗人,见大奎一身戎装器宇不凡,心中却是不敢小觑,当下在马上坐直了身子道:“我乃是剑河的卯蚩,听说朱元璋那老小子要给梁王送礼,此番特來接手,若是识相的放下东西走人,若不然…嘿嘿,”说着卯蚩扬了扬手上的两柄大砍刀。

    大奎闻言不禁一惊,剑河是贵州行省的镇县,那里驻有苗人不假,却为何远到此地。

    剑河县位于贵州省东南部、黔东南州中部,东邻天柱、锦屏县,南连黎平、榕江县,西接雷山、台江县,北靠施秉、镇远、三穗县,剑河苗族中有杨、龙、王、李、张,姜、吴、刘、邰、万、彭、潘、罗、黄、周等数十姓,而这卯蚩却不在此列,能叫卯蚩的却是源于苗人信奉的图腾,是以图腾为姓。

    姓氏及生活习惯接近汉人的苗族,俗称为:熟苗,他们勤劳善良,与人为善,另有一支苗人生性残忍弑杀,这支苗人的姓氏却也是千奇百怪,或得姓于远古氏族部落和首领的名称,或因尊奉的图腾而得名,或以祖居地之名为姓,这一支苗人便是俗称的生苗。

    看样子这卯蚩便是生苗了,大奎心中也不禁有些打鼓,传闻苗人善蛊善毒,那‘苗疆毒王’方九天便是苗人中用毒的高手,大奎曾经在方九天手上吃过大亏,故此无形中生出恐惧之意。

    卯蚩本就是目中无人好勇斗狠之徒,此番见到大奎脸上神色,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怕了吧,识相的快快走人,免得爷爷费事,”话音未落,已见大奎迎面策马冲來,这一下变生肘腋,卯蚩心中不由一惊。

    大奎脸上狠色一闪即逝,转眼冲到卯蚩身前,手上铁枪一记横扫,那卯蚩见势不好连忙举双刀來架,镔铁乌龙枪带着凌烈风声横里砸到卯蚩手上双刀,“当啷啷”两声大响 ,卯蚩手上双刀竟是沒能抵挡得住,顿时便脱了手。

    卯蚩身边一干苗人还沒回过神來,大奎强行勒马,红云人立而起,大奎铁枪回手疾刺,‘噗’一声,竟将卯蚩右肩一枪刺穿。

    大奎单臂一较力,口中厉喝:“下马,”那卯蚩一声惨嚎便被大奎一枪挑落马下。

    这下身周近千的苗人顿时炸了锅,大奎原地绕着卯蚩策马转了一周,所过之处苗人纷纷避让,竟是沒人再敢近前。

    “我乃江南通政使张大奎,奉大明皇帝谕旨前來云南招降梁王把匝刺瓦尔密,若再有轻犯者,休怪本官枪下无情,”大奎扬声说完这句话,手上长枪一抖,向着地上的卯蚩刺去,在场所有人都在心想,卯蚩今天算是交代了,枪式如电袭來带风,卯蚩只觉活命无望竟一下被吓昏了过去,哪成想,大奎枪头就在距卯蚩咽喉半寸处一停。

    “我大明皇帝仁德广布天下,愿与苗家等各族和睦相处,你们带他走吧,”大奎说着策马向后退了几步,苗人见到大奎并沒杀卯蚩,皆是喜不自胜,早有两名苗人下马奔过來将卯蚩扶上了战马。

    这些人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千多骑调转马头奔來路退走,同來的步卒还沒赶到这里,远远地便见到自己一方的骑兵已经退了回來,虽是心中不解但也只能跟着骑兵掉头再向回跑。

    等到危机过去,吕冰燕对大奎已是一脸的崇敬,望着大奎的眼神也不似早前那般冰冷,临行前父亲曾嘱咐过,若是张大人心中有你,在你为难之时必会出手相助,如此也能证明他是一个勇敢的人,如今自己正和那卯蚩吵得不可开交之际,大奎便來解围,一回合便将卯蚩杀得大败,这不正是父亲说的他心中有自己吗,他不正是一个勇敢的人吗。

    吕冰燕看着大奎勃勃英姿,心中已是早生爱慕,谁知大奎策马从她身旁经过,却是看都沒看他一眼。

    王西元见到敌兵远去,心中大石这才放下,若是敌人一股脑的杀将上來,自己一方数百人如何抵敌得住,幸亏张大人啊,王西元心中如是想到。

    接下來,队伍整顿车马,再次出发,王西元第二次向吕冰燕此行,本來要带队回去的吕冰燕竟托词道:“前方不知还会有什么风险,小女子带的人虽不多,但好歹算作臂助,待过了这朗目山脉再回转不迟,”

    王西元一介文弱,心知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心中早巴不得吕冰燕的人马将他们送到云南中庆城(云南昆明)才好。

    云南中庆城春秋时为滇部落领地,战国时周赧王二十九年(前286),楚国大将庄峤率部入滇,后变服随俗,建立‘滇国’,滇国故城相传在今昆明城南晋城附近,待考证,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置益州郡,郡治滇池县(今昆明市城南),下辖谷昌等24县,蜀汉建兴三年(225)为谷昌县,属建宁郡,西晋时更名为晋宁郡,隋、唐初为昆州,昆州城疑在今中庆城城南昆阳,唐代南诏国于公元765年在滇池北岸筑拓东城,设拓东节度,宋大理国时为鄯阐府,鄯阐城在拓东城基础上向西扩展,元朝改为中庆路,至元十三年(1276)设‘云南行中书省’于中庆城,从此中庆城便成为元人控制云南的中心,中庆城占有鄯阐城西部,向北扩至五华山,王西元与大奎此行便是要抵达中庆城,去面见梁王把匝刺瓦尔密。

    “如此有劳吕姑娘了,”王西元拱手为礼,吕冰燕盈盈一笑算是回礼了。

    王西元与吕冰燕说话的档口,大奎正在忙着卸甲脱袍,天太热了,穿着长袍已是受罪,何况再加上百余斤的甲胄,所有兵士皆是身着短褂,大奎自然不会为了面子去在大热天的穿起长袍,王西元看看天色已近午时,这才命令队伍再次出发。

    当队伍行进到朗目山口,大奎望着前面山峦险峻,峡谷两侧丛林密布,心底沒來由的一阵悸动,想当年安丰之役时,老鹰嘴一战红巾军损失惨重,这朗目山峡谷的地势比那老鹰嘴尤要险恶三分,为求稳妥,大奎挥手喝道:“停止前行,”

    车马队伍闻声止步,王西元扬声问道:“张大人,何故停止不前,”

    大奎望着前方峡谷,半响才答道:“我等旅途劳顿,此刻正值晌午,就在前方的林边草地埋锅造饭,过了午时再行不迟,”说着,大奎双脚一磕马腹,策马向着那片林地行去。

    王西元身为安抚使,只管招抚事宜,毕竟大奎曾是行伍之人,这行军之事对大奎自然是言听计从,车马就在谷口首尾相接围成一个大圈,圈里安了几座帐篷,这帐篷是供王西元及大奎歇息的,大奎可沒心思歇着,把这帐篷让给了司马燕及吕冰燕。

    “盘步,吴涯,你二人带上绳索弓弩及引火之物跟我走,”大奎吩咐完毕,又对王西元道:“我三人前去打探,若有变故当以狼烟示警,若无事我们去去便回,”

    王西元拱手为礼道:“有劳张大人了,”

    “同为朝廷效力,何來有劳之说,”大奎说罢便带着盘步及吴涯向峡谷行去。

    所谓登高望远,大奎带着盘步及吴涯來到一处险峰底,这山峰足有百丈高,此处山壁陡峭险峻,遥望山顶云雾缭绕时有鸟雀飞掠,若要从此上山除非肋生双翼。

    “张大人,我们在此攀岩上山,你不是说笑吧,”吴涯此刻早惊得膛目结舌。

    大奎微微一笑道:“这山壁虽是险峻,但要上山却还不难,”

    盘步站在一旁却是不声不响,他是猎户出身,爬山蹬坡的本事自然是有的,如此却苦了吴涯,吴涯是久在公门养尊处优惯了,这么险恶的山崖莫说是攀登,就是见都沒见过。

    大奎对吴涯的惊慌神色视而不见,只是续道:“本官先行一步,你二人随后跟來,”大奎说着便向右侧行去,盘步吴涯向着大奎所行的方向看去,原來那里数十丈远处有个缓坡可直通山顶。

    “哎呦,我还真以为张大人要徒手登岩,原來那边有上山的路啊,”吴涯说着自嘲的笑了笑,盘步也笑了,原來义父也是满风趣的。

    大奎在前,盘步及吴涯紧紧跟随在后,三人披荆斩棘一路向山顶攀登,待到了山顶晓是大奎武功精湛气力悠长也是出了一身臭汗,盘步更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再看吴涯早把身上褂子脱了,精赤着上身,身上像被水洗过一般,吴涯与其说是登山,不如说是爬山,亏是盘步时常拉他一把,不然他能否登上山顶还要另说。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唐代文豪杜甫《望岳》中的一句千古绝唱。

    大奎身在高处眼望群山叠翠,不禁心生感慨,轻声赞道:“真美啊,”

    盘步沒言语,吴涯却是气喘吁吁道:“真累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