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千里之行

    原來雇佣燕翅楼对付自己的是胡惟庸,而司马燕又与王福有过节,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大奎沒心思去细想,看样子司马燕也不会多说什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点大奎心知肚明。

    “本官带队前往云南,其中必有凶险,只是不知司马楼主有何良策,可保本官安然无恙,”大奎试探着问道,相助自己一方,到底是真是假还未可知,对于司马燕,大奎心中还是沒什么底。

    司马燕只是轻声道:“在云南有我燕翅楼的分舵,若有变故当可周旋,梁王身边也有我燕翅楼的部署,想那王福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违逆梁王的意思,”

    大奎沒有再问,燕翅楼的人虽然皆是沒有武功的平民,但是其行事之诡异大奎却是见识过的。

    午时,车马齐备兵士整装待发,吕寨主却找到大奎,说是派出向导为大明使节领路,王西元与大奎喜出望外,毕竟对这粤西之地沒人熟悉,若有向导当可事半功倍。

    粤西是广西的别称,先秦时期,全国分三十六郡,广西属桂林郡,宋时全国分为15路,广西地方称广南西路,简称广西路,广西之称由此始, 广西之所以又称‘粤西’、‘岭西’是因为广东、广西古为百粤地,合称两粤,广东、广西各处百粤之东、西两部,故称广西为粤西,唐初在五岭以南地区设置岭南道,后又分岭南道为岭南东、西两道,今广西绝大部分区域位于岭南之西,为岭南西道属区,故又有岭西之别称。

    正当王西元与大奎欣喜之时,向导策马而來,來者却是吕冰燕。

    王西元与大奎不禁面面向觎,皆是沒有想到这向导怎么会是她,吕冰燕一身汉人紫色劲装,打扮的紧身利落,尤其背上是两把长刀,两把刀柄上红绸迎风飘舞,更是显得吕冰燕英姿飒爽。

    壮家的女孩比之汉人家的女孩并不逊色,并且毫无忸怩造作之态,如此却别有一番韵味。

    倒是王西元比较开明,见是一介女流做向导,却依然呵呵笑道:“既如此,有劳吕姑娘了,”说着当先向吕冰燕拱了拱手。

    吕冰燕骑在马上向王西元微微一笑,随即拨转马头赶过车马队伍向寨门行去,寨门处早有百余名壮家子弟兵恭候,一个个带刀背弓牵着马,见到吕冰燕前來,这些壮兵各自上马,,随着吕冰燕出了寨门,看样子是吕寨主早有准备的,车马队伍在王西元与大奎的带领下出发了,王西元的轿子易了主,却是由司马燕坐了,吕寨主派人改造的囚车到底沒有用上,因为大奎改了主意,他要带着司马燕一同上路。

    沿途山川壮美风光秀丽,间或百鸟惊飞兽吼猿啼。

    云贵川及广西四地多有蛮族,壮、汉、瑶、苗、侗、么佬、毛南、回、彝、京、水和仡佬族等民族比邻而居,一路上各族各寨闻听有朝廷招抚使节路过,皆是夹道相迎,场面颇为壮观。

    战国时期,楚国大将庄峤进入滇池地区,建立滇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在云南东北部设立郡县(今曲靖),并开五尺道联系内地,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将军郭昌入滇征服西南夷,设立益州郡和24个县,郡治滇池县(今曲靖),开辟通往缅甸和印度的商道。

    三国时期,即公元225年,蜀国丞相诸葛亮率大军降服“南中”大姓孟获,320年代,爨氏入滇,爨琛在昆川(今曲靖)称王,爨氏统治维持400年, 南诏国和大理国是在唐朝时,738年,洱海地区的蒙舍诏部落首领皮罗阁兼并其他五诏,建立南诏国,被唐朝封为云南王,次年建都太和城(今大理市)。

    公元902年,南诏国权臣郑买嗣夺位自立,改国号大长和,公元929年,赵善政灭大长和国,建立大天兴,次年东川节度使杨干贞灭大天兴国,改国号大义宁,公元 937年,白族段思平灭大义宁,建立大理国,都城大理,疆域包括现在的云南省,贵州省,四川省西南部,缅甸北部地区,以及老挝与越南的少数地区,公元1253年,元朝忽必烈派蒙古军队征服大理国,1276年正式建立云南行省,色目人赛典赤任平章政事,省会中庆路(昆明),在云南开发重要的铜矿和银矿,产量占全国一半以上,大批色目人及少量蒙古人移居云南,形成如今的回族和蒙古族。

    可以说这广西与云贵川交界之地,自古便是多战事的所在,各族部落对于元明两家都是抱着两不得罪的心态处事,这一点大奎心中也是明了的,车马软轿行程甚慢,队伍一路又走了半月有余,到了昆川境内(今曲靖),遥望远处群山叠嶂,山巅与云雾相伴,颇有置身仙境之感。

    这时行在队伍前头的吕冰燕勒马停步,等着后面的大奎与王西元慢慢赶上來后,吕冰燕望着王西元道:“王大人,再向前便是朗目山,此地已是云南境内了,”说话间竟是看都不看大奎一眼。

    “如此有劳吕姑娘了,前路坎坷吕姑娘请回吧,莫要忘记替本官向吕寨主致谢,”王西元在马上向吕冰燕抱拳致谢,吕冰燕也是抱拳回礼。

    “王大人一路走好,小女子告退,”吕冰燕说着左手屈指作哨,一声唿哨下百余名壮兵齐齐调转马头,准备与吕冰燕一道回返。

    正当此时,远远望见正西方向由山峦峡谷间奔出一彪人马,看人数足有数千人,前面是近千的骑兵,其后是步卒,看装扮却是蛮族,这突如其來的人马,让安抚使王大人一阵心悸,连同身后押送车马队伍的兵士,也都恐慌起來。

    吕冰燕正要带兵回程,此番突遭变故,她却是不好现在就走,见状又带着百余壮兵再次拨转马头赶到队伍前面,意思很明显是要护卫身后的车马队伍。

    大奎恨惭愧,他这位神威大将军尚未出手,倒叫一介女流挺身而出,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的,由于天气太热,大奎身上只着了一件短袖汗衫,里面穿着天蚕宝甲,如此穿着虽是凉快,却如何能出阵作战。

    还好身后的马车上,自己的衣袍甲胄兵器样样齐全,大奎赶忙回马去换衣甲,哪成想却是來不及了,对面冲來的兵马其势甚猛,大奎刚刚穿上官袍,人家的骑兵便到了车马队伍一箭之地。

    孟歌盘步见状也不等吩咐,下马來帮着大奎穿衣套甲,还不等收拾利落了,五六百人护卫的车马队伍已经被人家围了个结实。

    吕冰燕双刀在手,身后壮兵雁翅排开,一副剑拔弩张之态。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拦挡朝廷安抚使的车驾,”吕冰燕柳眉倒竖,扬声质问。

    对面阵营中驰出一匹健马,马上之人对襟黑褂黑巾包头,生的怒眉环眼一脸虬髯,手上两柄大砍刀,形似两块小号的门板一般。

    大奎此刻正在着急忙活的穿靴子,期间随意的向队伍前面看了一眼,见那手持两把大砍刀的家伙很是不善,便向孟歌问道:“那是什么人,”

    孟歌也看了一眼,随口道:“看样子是苗人,”一边说着一边替大奎将紫金兽面铠的肩甲绑扎利落。

    苗族起源于黄帝时期的‘九黎’,尧舜时期的‘三苗’,‘九黎’是五千多年前居住在黄河中下游的一个部落,后与黄帝部落发生战争,失败后退入长江中下游,形成‘三苗’部落,在四千年前,以尧、舜、禹为首的北方华夏部落与‘三苗’发生战争,‘三苗’被击败,从此,‘三苗’部落分崩离析。

    ‘三苗’失败后,一部分被驱逐到‘三危’,即今陕甘交界地带,后又离开‘三危’向东南迁徙,经过很长时间逐步进入今川南、滇东北、黔西北等地,形成后來西部方言的苗族;留在长江中下游和中原的‘三苗’后裔,其先进的部分逐渐与华夏汉族融合,其发展较慢的部分,商周时被统称为‘南蛮’,居住汉水中下游的,被称为‘荆楚蛮夷’,后來,荆楚蛮中先进部分逐浙发展成为楚族,建立楚国;后进的部分,继续迁入今黔、湘、桂、川、鄂、豫诸省毗连的山区,成为今日东部、中部方言苗族的先民。

    这带兵前來的苗人却不知是那个苗寨的。

    吕冰燕此刻正与那苗人争执,离得远了也不知他们在吵什么,大奎并不急,即使争吵也无妨,人家若是有意相害,这一千多骑兵只需一个冲锋便会将己方的数百人马杀散,也就不会如此刻般的罗里吧嗦了。

    大奎穿戴整齐后,翻身上马右手持镔铁乌龙枪挽个枪花,铁枪带风威势不减当年。

    红云蹄声踏踏走到前队,看到那苗人仍在与吕冰燕争吵,大奎心中不耐扬声喝道:“何人如此大胆,敢挡本将军虎威,”这一嗓子颇具威势,众壮兵纷纷让出一条路來,大奎策马缓缓來到吕冰燕身边,与吕冰燕比肩而立。

    “吕姑娘,什么事啊,大呼小叫的,”大奎一脸的不屑,斜眼看着对面的苗人。

    吕冰燕此刻气的粉脸通红,对大奎说道:“这些苗人让我们交出财宝,不然就将我们赶尽杀绝,”吕冰燕一直敌视着对面的苗人,丝毫沒注意大奎此刻已是换了一身装扮。

    大奎故意干咳一声,这才道:“好大的胆子,有本官在吕姑娘不要害怕,”

    吕冰燕闻言看了大奎一眼,不禁惊得花容失色,大奎一身火红手持铁枪,与座下宝马红云两相映衬,直如神威天降的战神一般,壮家人崇尚英雄,大奎这一身打扮很有些英雄盖世的味道,也难怪吕冰燕会有些眼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