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罪魁授首

    大奎与楼伊贺迎面而立,互道一声‘请’。

    二人虽是死敌,但却宛若平生知己,以年龄论之,楼伊贺年长,故此大奎原地马步蹲裆,对空使了三招,分别是‘左右逢源’‘震步崩拳’‘童子拜佛’,如此却是敬重楼伊贺是长辈之意,‘左右逢源’意喻承蒙抬爱,‘震步崩拳’ 意喻当全力以赴,‘童子拜佛’则是纯粹的行了晚辈礼,尊重对手,也是武德。

    三式虚招,便是意喻楼伊贺让了大奎三招,今晚虽是相谈甚欢,虽是相见恨晚,但其中的无奈又有几人明了。

    这座宅院里早已暗伏数十高手,可楼伊贺严令不得妄动,宅院外,大奎带來了二百亲随,岳州知府胡明远更是调來城防精兵一千,将这宅院围的水泄不通,双方都备有后招,却都是以静制动。

    实际从大奎到了临江府,楼伊贺便已收到消息,他不想躲,因为躲也无用,该來的总是会來,逃得一时苟安又能如何。

    大奎三招一过,当即纵身而上,右掌拍出直向楼伊贺迎面打到,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式‘迎面掌’,楼伊贺只觉劲风扑面,力道不容小觑,‘迎面掌’只是长拳中最平实的一式,可说中原武林中大半的流派皆是以长拳作为基础。

    楼伊贺肃容以对,见到大奎掌到,竟蹲身闪避左掌上架右拳横里击出,这一招亦是长拳招式,唤作‘马步架打’, 但凡习武之人,可说对这长拳皆是再熟悉不过了,朴实中见真功,凭的十年磨一剑,凭的是返璞归真,二人就这样拳來交往,斗了近百招,实际却都在试探。

    百招一过,楼伊贺突然变式,使得却是少林拳,只是连过数招大奎已看得出其招式颇为博杂,孟歌也属少林门人,闲暇时大奎与孟歌切磋武艺时,也见识过十几路少林拳,比如:少林罗汉拳,少林合战拳,少林伏虎拳,少林疯魔拳……。

    可这楼伊贺的拳路中却兼而有之,可又似是而非,大奎只是见招拆招,从容应对,又斗数十回合,楼伊贺突然一式‘罗汉撞钟’双拳平击而來,拳势凶猛力道犹如排山倒海,大奎不敢硬接,错身避让的同时蹲身扑步劈掌,右手擒拿楼伊贺右腕,是的却是一式‘海底捞月’。

    大奎的速度不可谓不快,谁知楼伊贺突然中途变式,右臂缩手横向掣肘直击大奎面门,当年大奎与孟歌在顺元城比武较技时,孟歌使出少林单趟十三抓,其中便有掣肘探臂爪一招,如今楼伊贺使出掣肘,那么他的后招很有可能便是探臂爪。

    大奎不退不避,右臂一曲同时以肘上挑直击楼伊贺击來的一肘,只不过看准的却是楼伊贺的臂膀而不是肘尖,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方显搏击之妙,楼伊贺虽是招式犀利刚猛,但却也有弱处,那便是掣肘之时肋下暴露出的空门。

    大奎一记挑肘,同时脚下使出‘无影脚’來,足尖直点楼伊贺右肋,当初在天台山上,无戒和尚曾对大奎讲过无影脚的妙处,此刻大奎使出无影脚來却是正当时,一來大奎出招隐蔽,二來楼伊贺此时若想回右臂防守便会正巧被大奎的挑肘所克制。

    楼伊贺情急之中倒纵而退,大奎哪里会给他机会,见到楼伊贺被逼退,当即纵身跟上,双掌迭次相击,招招不离楼伊贺心口要害。

    二人均数高手,尤其是大奎,内力浑厚招式也如其人一般颇为实在,实在的可以开碑裂石,一旦楼伊贺中招,势必是一败涂地,楼伊贺见避无可避,当即仰面后倒,同时双足同时踢踏,直取大奎胸口要害。

    此番变故只在肘腋之间,大奎正在追击,突然见到楼伊贺倒了下去,同时其双足攻到胸前,大奎心中不禁大惊,自己身形正向前扑,而楼伊贺的双脚当胸踢到,此刻急退已是不及,无奈大奎奔势向前中,急忙横里使了一式‘怪蟒翻身’,堪堪躲过楼伊贺的双脚踢击。

    高手过招,斗得便是应变及功底,大奎翻身横里刚刚避开楼伊贺的反击,谁知突觉右侧劲风袭來,大奎暗叫不好急忙再次抽身而退。

    原來楼伊贺背部还未着地,已是双掌在地上一撑,一式‘鲤鱼打挺’已挺身而起,其身法之稳健哪里像花甲老人,(人到七十古來稀,古时的人平均年龄不超过七十岁,因此六十既算是花甲之年)

    楼伊贺腾身而起,垫步向大奎攻到,双手抱拳右肘横撞,使得却是少林霸王肘,按说若是以拳掌相攻自比肘膝长远,但拳法有云:宁挨十拳不挨一肘,肘法力大招沉,若求一击必杀,肘膝之法当为首选。

    霸王肘,为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此功比之大奎的千里走所下的苦功尤甚,其专用肘端向下或向后顶凿,练习此功之初,全身仰卧于地,小臂屈转,使拳面向上,足跟力抵地面,两腿挺直,然后运力于两肘,力抵地面,使全身上抬,除肘二部着地外,余均凌空,至力尽,落平稍息。

    在太阳升起之时,呼吸均匀,不可散乱,如呼吸散乱,则气不能凝聚,力亦涣散,必不能久持, 每日晨夕各练一次,每次升降二十次,逐渐增加,除练功时间外,暇时亦宜以肘抵触坚硬之物,以为辅佐。

    待有一定功力之后,改用一肘一挺法:先撇开左手叉腰,单以右肘右足抵地,全身向右徐徐翻转,呈侧卧之状,至疲极时,仍复原状;再注力于左肘左,全身向左翻转呈侧卧之状,如此更迭行之,左右各数十次至力尽为止,上述应在泥地上练习。

    一年之后,则身卧平整之青石上行之,功夫若更上一层时,则于粗糙之麻石上练习,再进一步,于地上挖长宽数尺之槽,取大小不等光滑石卵,和以泥沙,放入槽内,用水灌之,便凝成一块,人即于石卵上依前法练习,起初不免疼痛,须练至与平地上相同,丝毫不觉痛苦方可,行功至此程度,宜用药水洗涤,以免伤骨,然后更用有棱角不等之碎石子,和以泥沙,如法入槽中,加紧练习,亦至不觉痛苦后,则其两肘着力点坚实竟如钢浇铁铸一般。

    此霸王肘开碑裂石不废吹灰之力,人若中招岂能安然。

    亏是大奎退的及时,但仍觉劲风刮得脸颊生疼,以肘相击,劲力竟如此刚猛,楼伊贺的功力可见一斑,大奎立足未稳,楼伊贺后招又到,竟是纵跳扑步欺身过來,其左脚疾踢大奎右膝‘足三里’,双拳上崩合击大奎心口,一招两式,可谓威猛无涛。

    大奎提膝抬足,右足直蹬楼伊贺心口,双臂内合封挡楼伊贺双拳,此招唤为‘倒闭山门’却是与孟歌切磋时习得此法,大奎不敢说双臂合封能接得下楼伊贺的双拳,但自己的一式蹬踢却也能重创楼伊贺。

    楼伊贺侧身圈右臂封挡大奎踢來的一腿,左拳却变爪抓拿大奎右腿膝窝,此刻楼伊贺使得却是‘鹰爪拳’,相传‘鹰爪拳’起源于南宋岳武穆之岳家拳,是由岳家拳中岳式八翻手演化而來,此拳法专拿人筋脉,可谓集分筋错骨之大成。

    依楼伊贺的武功,其鹰爪功力想必甚为精湛,但此时大奎招式已老,收腿已是不及,情急之下单凭立身之左腿纵身而起,空中一式‘外摆莲’横扫而出。

    若是楼伊贺一抓拿实,恐怕大奎的一条腿势必要遭受重创,很有可能会骨断筋折,但大奎的一式凌空摆莲腿若是踢实,楼伊贺却难逃厄运。

    ‘啪’一声闷响,大奎感觉到右腿传來剧痛之时,左腿竟在楼伊贺后脑上踢了个结实。

    大奎与楼伊贺的身躯同时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大奎也善于分筋错骨,但此刻深受其害方知其痛可谓痛入骨髓,再看楼伊贺此时趴伏于地,竟是纹丝不动,大奎忍着腿上剧痛起身过去将楼伊贺的身躯扶正,伸手探其鼻息竟还有气。

    刚刚自己的一腿不可谓不强,楼伊贺轻咳了一声,竟由口鼻中窜出血來,大奎心知楼伊贺已是回天无术,当下扬声喝问:“你为何不躲,”

    这一声喝问,竟将楼伊贺唤醒过來,但此时的楼伊贺已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楼伊贺轻声言道,说完这句话竟急喘起來。

    大奎闻言不禁心神巨颤,原來楼伊贺竟是抱着必死之心,二人相斗近三百招,若是一味斗下去,怕是五百招之内难见高下,但楼伊贺竟在关键时刻蓄意受了大奎一击,这却是赴死之意。

    楼伊贺气息奄奄,勉力道:“老夫有一事相求,望张大人成全,”

    大奎点头道:“你说,”

    “这宅子里尚有数十人,皆是老夫养大的孩子,求张大人莫要为难他们,”楼伊贺双目盯着大奎,好似要看穿大奎的心思。

    大奎点点头道:“楼堂主放心,我不为难他们,”

    楼伊贺嘴角带了一丝苦笑,举起了右手,大奎见到其手上竟是握着一颗石头,随之就见楼伊贺手上发力‘噶嗤嗤’一阵轻响,那块石头竟碎成了齑粉,但楼伊贺随之右手垂落,已是撒手人寰。

    大奎在震惊中感悟,原來楼伊贺竟是手下留情,却一心寻死,若是全力相拼,怕是胜负难料,就凭楼伊贺这一手‘鹰爪功’,自己怕是一条腿都会废了,心中感念楼伊贺的胸襟,大奎瘸着一条腿站起身來。

    心头大患已除,此地已沒什么再留恋的了,大奎一瘸一拐的去回廊桌子上取了那坛酒來,开了泥封在楼伊贺身前缓缓泼洒,一坛酒泼洒殆尽,大奎扔了酒坛这才向院门处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