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纵谈国事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楼伊贺趁夜凭栏,小酌独饮,刚刚吟的却是李煜的一首《虞美人》,这首词中意境深远,道尽了人世间的无奈沧桑,却也正是楼伊贺此刻的心境。

    李煜本是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公元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国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为宋太宗毒死,李煜虽不通政治,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诗词,李煜亦被称之为‘千古词帝’。

    晚风徐徐吹过,楼伊贺衣袂拂动,遥望夜色如墨星月同辉,心中平添几许落寞。

    楼伊贺持了手中的白玉酒杯,再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大元自立朝而今一百六十年,如今却风云飘摇,何人可挽大厦之将倾。

    将酒杯放在身边圆桌之上,楼伊贺立身而起。

    “朋友既然來了,不妨一同小酌几杯,”楼伊贺依然立身于回廊间眼望夜空,却不知是对谁说话。

    “呵呵呵呵,楼堂主六识敏锐,张某佩服,”说话间,只见回廊对面正堂房上屋脊后现出一人,夜色中只见其一身绯红长袍玉带缠腰,头顶乌沙发冠,足踏薄底官靴,來者却正是江南通政使张大奎。

    大奎一声赞叹,当即纵身而起,空中一式燕子三抄水,脚尖在庭院中的一株矮树上轻轻一点,随之空中踱步,待到落地之时,已是立身在回廊当中。

    “张大人好俊的身手啊,”楼伊贺禁不住出言赞叹。

    直到此时,大奎才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清这个名闻江湖的楼伊贺,如今的楼伊贺虽已是六旬花甲之人,但身体健硕不输壮年,尤其是一双眸子含藏精光,此却是内功修为已至登峰造极之境地方能有此征兆。

    大奎的内力深厚完全是靠外功而内敛,故此表象上并不出众,而楼伊贺光从外相上看,便知其是勤修内功已达化境,大奎对自己的武功虽是颇为自信,但在楼伊贺面前却不敢托大,此刻楼伊贺双手背负于身后,竟然全然不胜防,大奎心中也是不禁暗叹:高手就是高手。

    “既然來了,不妨同楼某一叙,请,”楼伊贺伸手做请,大奎微笑着回礼道:“楼堂主请,”随后二人便似多年未见的朋友般相携落座。

    楼伊贺亲手为大奎满了一杯酒,然后才在自己的杯中填了酒。

    “这是上好的花雕,为求这一坛花雕,颇费老夫好些银钱,”楼伊贺此话却纯属戏言。

    “酒不在好坏,要看与谁一起喝,”大奎说着当先饮了杯中酒。

    “张大人果然豪爽,难道就不怕老夫在酒中投毒,”楼伊贺说着,又持了酒壶给大奎满了一杯酒。

    大奎呵呵笑道:“楼堂主声震武林,名威海内,怎会做那种下三滥的勾当,”说着大奎又喝一杯,楼伊贺再次添酒。

    “久闻楼堂主武艺高深莫测,却不知是何门何派,”大奎此言却有些唐突,试问但凡生死大敌,又岂能告知对手自己的底细。

    哪成想楼伊贺竟坦言道:“楼某自幼跟随嵩山北少林慧德禅师学艺,后來投身军中效力,一转眼数十载,几经沧桑不胜莞尔,”

    “那楼堂主对当下时局又有何看法,”大奎笑问道。

    “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世道轮回而已,”楼伊贺微笑作答。

    “不然,”大奎一语否之,随后道:“得民心者的天下,元庭腐败奸党祸乱朝纲这才导致万民离心离德,此乃败亡之道,”

    楼伊贺望着大奎良久,不禁笑问道:“听闻张大人曾任刑部尚书,遍查江南百官廉政,弹指间数万人头落地,请问,大明百官若是廉洁自守,何故有次一着,”

    大奎闻言顿时哑然,但随即辩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大明皇上痛定思痛,铁腕治沉疴,此举正是我大明弘扬廉政之举,”

    楼伊贺与大奎就这样纵谈国家大事,竟将时势大局反复剖析。

    元庭自元世祖忽必烈以后,几任皇帝大多不理国政,贪图享受,腐化至极,经臣勾心斗角,欺上瞒下,朝廷横征暴敛,经济越來越衰,激起广大人民的反抗,各地农民起义,指向元朝,元朝中期频繁更换皇帝,仅在1307年(大德十一年)至1333年(元统元年)就更换36个皇帝,在位都很短,全由权臣摆弄下诏或颁布诏令。

    皇帝成为傀儡,不能决策大事,宫廷分争连续不断,尔虞我诈时时出现,再加上经济落后,广大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原地区农民尤其悲惨,饥寒交迫,其严重程度已达到再也不能忍受的地步。

    这样,人民群众被迫起來反抗,农民举行起义,提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口号,将矛头指向殛朝,元朝如今的惠帝妥欢帖木儿在位较长,他从公元1333年(元统元年)六月至1368年(至正二十八年)七月,已在位35年。

    可元庭的沒落,其原因不在将帅无能,士兵不勇,而是元朝政权不修政治,不兴经济,无休止的内部争权夺利,互相残杀的结果,尤其惠帝是个昏君,朝令夕改,出尔反尔,不得从臣之心,所以,地方势力首领,在危急时刻拒绝帝诏,不遣兵参战,造成四分五裂,列论哪个朝代,其被灭亡之帮,皆不外乎朝廷之腐败,群臣之相互争权夺利,互相残杀和君主之昏庸,这也可说是一种国家灭亡的基本规律。

    元朝在战略上麻木不仁,未进行有组织的反攻,当中原地区各地的农民组织起來,举行起义,大反元朝时,朝廷仍在内部纷争,尔虞我诈,沉醉于酒色,耳不闻外界之动乱,更沒有料到起义军会进而埋沒元朝,甚至在名地农民起义军称帝、称王时,朝廷也无计议对策,不能采取战略措施,只是零星下诏,以地方军相抗击或镇压罢了。

    在战役上,各地元军沒有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联合作战,而是各自为战,如察罕帖木儿、李思齐各据一方,互不联合,后來竟为互相争地盘而开战;秃坚帖木儿军,不但不联合扩廓帖木儿作战,反而进入京城两次;漠北之阳翟王阿鲁浑帖木儿不受君命,还有夺惠帝之位的野心,这证明元军势力之衰弱,国败朝亡,已为时不远了。

    元朝未能及时抓住农民起义军低潮之际,组织反攻;在战略上推动了时机,1354年(至正十四年月日)九月,脱脱度领号称百万军,十一月围困高邮城,张士诚十夫妇危急,将要投降,顺帝突然下诏,免其百万大军之统帅权,使张士诚得以转危为安,这是元廷的大错误,其后果是使得百万大军溃散了,元军受到严重的挫伤,而各地农民军从低潮转入高潮。

    元军推动战略反攻的最大胜利是,1363年(至正二十三年)春,大宋朝韩林儿,刘福通的失败和起义军互相攻击,如至正二十三春,张士诚部将吕珍率大军围困安丰,大宋江北红巾军败亡;秋季,朱元璋杀陈友谅,天完及汉国一系列的红巾军败亡,恰在此时,元军未能组织对朱元璋部反击,元朝反而出现军阀混战、宗王之争,结果,元朝给了朱元璋北上灭元的好机会和有利条件。

    谈到此刻,大奎亦是不胜感慨,楼伊贺与大奎推杯换盏,虽无菜肴却也一样兴致不减,两人便是知交好友一般,纵谈国事,一壶酒喝完,楼伊贺又命人送了一坛酒來。

    这回大奎却是伸手抱了酒坛道:“如此佳酿唯有一人独饮方才是好的,”

    楼伊贺呵呵笑问道:“如何独饮,还望张大人明示,”

    “楼堂主武功盖世,不如你我切磋一二,胜者饮酒如何,”大奎双目凝视楼伊贺,眼神中已是带了三分杀气。

    楼伊贺哈哈大笑道:“比武赌酒,有趣得紧,却不知胜者饮酒,那败者又当如何,”

    大奎闻言仿佛听到了天下第一大笑话,竟仰天长啸声震寰宇。

    良久,大奎才道:“胜者需向败者敬酒,三杯即可,”

    楼伊贺点点头道:“如此也好,就算是做个了断吧,”说着向院中一指道:“请,”

    大奎将手上酒坛放在桌上,随后亦是伸手做请:“楼堂主请,”

    此处院落甚是宽广,方圆足有十余丈,大奎与楼伊贺双双步入庭院中,相隔数步迎面而立,两人再次相对抱拳,楼伊贺脚下迈个丁字步,左拳前伸却是食指拳,右拳护胸,此起手式看似随意,却是三皇炮锤的起手式。

    三皇炮锤门历史源远流长,据古谱记载:“自盘古之皇治世,实为创业之祖,是以有济世之才者,必有文武之道,习文必有武备,练武必有文备,文武兼备,可谓全矣,”自盘古之皇治世,人皇氏战胜虫蛇禽兽,又战胜蚩尤部落,肇造了华夏民族赖以生活的广阔疆域,由此而创立的技击之法,被后人称之为“三皇炮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