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强权公理

    大奎与盘步当初去舟山岛之际,便是在松江府府衙门落的脚,此番回转苏州也是在松江府将寄存的物品马匹取了才向回返,此刻又再次跟着酒肆的一家人奔赴松江府,大奎心中多少有些无奈,虽然心中记挂着娇妻及爱子,但是国家之事大于家事,大奎不得不有所取舍。

    出了门,大奎与盘步二人策马跟在饭馆一家人的马车后续徐而行,毕竟是关系到人命大事,马车上的老者虽是心急如火,却将马车赶的一路小跑。

    山路坎坷难行,那马车一路行來车辕‘嘎支支’响个不停,可那个老者却一直催促道:“快些,再快些,”

    他儿子柱子不住介的挥马鞭抽在拉车的马臀上,那拉车的马却是寻常的耕马,跑起路來并不很快,但在柱子的不断鞭策下却也是四蹄疾奔,看着前面破旧的马车,大奎真担心一个不小心,那个马车会散架。

    又行了一程,大奎暗暗吩咐盘步道:“你随他们到青浦县走一趟,暗查这桩人命案的來龙去脉,我到松江府请何大人,你我在青浦县会和,”盘步点头答应了,大奎独自策马赶到马车一边,这才笑呵呵的道:“老哥,再向前走你我便要分道扬镳了,再下去松江府叫我那外甥一道去青浦县一趟,你们且先慢行吧,”

    老者坐在车上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看样子对大奎的话倒是有七分不信,这也难怪,一个赶路的人遇到这种事,只因为一顿饭便奔波一场,而且那么巧,那松江府的知府便是他外甥,再者说,看年龄也不像,这人简直一派胡言,老者自然是不予理会。

    大奎见老者的态度,心中自然是明了其中奥妙,跟着马车山脚,就在岔路上,大奎与众人分道扬镳,策马一路直奔松江府,此去松江府不过数十里,依红云的脚力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便即赶到低头。

    松江知府何崇志很疑惑,为何上差江南通政使大人去而复返,但大奎沒给他解释,只是说了一句话:“你治下的青浦县官吏有贪赃劣迹,你跟我走一趟青浦查个明白吧,”这句话无异于催命符一般,直吓得何崇志险些拉裤子里。

    太祖皇上朱元璋整顿吏治,一声令下便是三万人头落地,其中受牵连者甚众,此番通政使大人这番话真真让何崇志有些魂不守舍,治下有官吏贪赃,那自己岂不是要受牵连,松江知府何崇志不敢怠慢,只带了府衙捕快十余人便随大奎赶赴了青浦县。

    路上大奎叮嘱道:“本官微服出访,不想引人注意,对外你只唤我舅舅便可,”

    何崇志虽是不明所以,但仍是满口应承,心中嘀咕道:‘若是此番能逢凶化吉,莫说是外甥,便是孙子也当得,’

    大奎与松江知府何崇志带着十余捕快,俱是骠骑快马,一路扬起漫天风尘,取道青浦县而來,行至傍晚才到了青浦县城,既是人命案子自然要查证一番,如今天色已晚却也不急于一时,大奎与松江知府何崇志等人只管寻了客栈打尖。

    这青浦县地处长江三角洲太湖平原东侧,方圆一千二百里,东与上海县为邻,南与松江县、金山县、浙江嘉善县接壤,西与江苏吴江县、昆山县毗连,北沿吴淞江与嘉定县相望,以县境东北有青龙镇(今旧青浦镇),东部有五浦(赵屯、大盈、顾会、盘龙、崧子)汇于吴淞江,故名青浦,县域东西两片宽广,中部狭窄,形似彩蝶展翅。

    俗语讲: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青浦县虽是弹丸小县,可这酒楼客栈却是颇为讲究,此刻已到晚饭时间,大奎午时沒吃好,此刻自当饱餐一顿。

    这客栈前堂便是酒楼,一干人等到了客栈前堂,到了二楼寻了靠窗的桌子落座,那些捕快却是站在一侧不敢坐下。

    大奎呵呵笑着招呼道:“你等自寻座头,想吃什么只管点,莫要怕花钱,”

    但凡官府捕快皆是当地青壮充任,闲时下地务农,忙时回府衙办差,他们每月的月俸不多,只是够勉强糊口而已,这一点大奎是知道的。

    松江知府何崇志闻言却是额头见汗,身为松江知府这青浦县便是治下,换句话,说他何崇志便是主,而上差通政使大人便是客,此番吃喝想必是要出血一回,而这位通政使大人似乎很会做人,竟叫那些捕快也入席。

    这些捕快若是只吃青菜豆腐倒还好说,若是真的听从通政使大人的话,想吃什么吃什么,怕是自己要将自己卖了也消受不起啊。

    这何崇志正在为难之际,店家小二走上楼來到桌前躬身问道:“大人,不知您要吃点什么,”何崇志走得匆忙,仍是一身官服,故此这店家小二便当先问他。

    何崇志苦笑道:“哦,今天是家宴,这位是我舅舅,小二哥可问他老人家喜欢吃什么,”说着何崇志伸手做了个引荐。

    “哎呦,原來是大人的舅父到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告罪告罪,”小二转个脸又对大奎做着揖,可仔细一看这位舅父的年纪比那外甥的年纪都要小,心中不禁有些花圈。

    大奎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开始点菜:“太湖鲤鱼,清蒸甲鱼,四喜丸子,水晶肘子,再随便上四道素菜吧,”想了想大奎又道:“再來一道汤品,你这里有什么拿手的,”

    小二听大奎说的头头是道,心知这是个有钱人,当下也不客气的赔笑道:“小店虽是乡野鄙陋之地,但这海味还是有的,最有名的便是蟹黄海味汤了,不知客官要不要尝尝,”

    大奎想都沒想便即点头道:“恩,就是他了,”小二一一记下,转身便走,谁知大奎扬声道:“上两桌,给这些公爷们也上一桌,”

    “好咧,”小二答应的异常爽快,哪成想话音一落‘噗通’一声,坐在大奎对面的何崇志不见了,原來何崇志听完大奎报的菜名,身上已开始冒虚汗,再听大奎说要两桌,却是再也坚持不住,当即身子一软摔到桌子下边去了。

    “哎,何大人为何如此啊,”大奎自然是心知肚明,但还是逗趣的问道。

    闻听响动早有随來的捕快上前将何崇志搀扶起來,何崇志喘着粗气道:“下官…下官不善骑马奔波,想是劳累所致有些腿软,”

    待到何崇志再次落座,大奎才关切的道:“何大人为民操劳,却是文弱之身,该补补了,这样吧,我叫店家做一道乌鸡参汤來给何大人补身便了,”说着大奎吩咐道:“去叫店家來,”

    众捕快皆知大奎身份,闻言有人起身要去楼下,岂料何崇志连忙起身绕过桌案來到大奎身前,就在众目睽睽下‘噗通’给大奎跪了:“大人,下官身体很好,不能再点菜啦,”说着竟要磕下头去。

    大奎见状连忙起身过來将何崇志扶起,语重心长道:“何大人何必如此见外,你我同为朝廷效命,相互体恤也是应该的,”大奎一顿又道:“快坐,”

    何崇志心中七上八下的回到桌位坐了,大奎这才笑道:“一道菜而已,既然何大人不喜,咱们换一道菜便是,”大奎此次纯属耍笑,他倒是很喜欢看到别人吃瘪,这何崇志在松江府民声极好,上任不到数月便已令松江百业皆兴。

    何崇志生活节俭勤政廉洁,家中虽有一房妻室,但此女无异于河东狮,或许何崇志的节俭与其夫人的脾性有关,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大奎与何崇志正在逗趣,楼下上來一人,大奎抬眼看去,來者竟是盘步。

    盘步來到大奎近前,拱手禀道:“义父,事情已打探清楚,人犯曾西怀是个牲口贩子,今年四十有七,税吏吴纪元是本县县令吴纪亨的胞弟,平日里吴纪元仗着其兄长是县令便横行霸道欺辱乡里,但县令吴纪亨并沒有参与其中,”

    大奎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心想该是那吴纪元拉大旗作虎皮为祸乡里才是,既然如此那便简单了,一边的何崇志听到盘步的这番话,心中石头这才落地。

    “作罢,为父点了几道好菜,”大奎笑着对盘步说道。

    “哎,”盘布闻言大乐,当即绕过桌子在大奎下首坐了。

    恰在此时,数名店伙端了酒菜鱼贯上了楼來,等到酒菜摆好,大奎吩咐盘步道:“给何崇志何大人斟酒,”

    盘步起身持了酒壶恭恭敬敬的给何崇志斟了酒,义父既然说给别人斟酒,那么这个人必是有过人之处,盘步虽是心眼实诚,但这其中的奥妙却是所知甚深,盘步接着又给大奎满了一杯酒这才落座。

    大奎端了酒杯脸上带着微笑道:“这第一杯酒,敬何大人为官清廉两袖清风,张某先干为敬,”说着当先喝干了杯中酒。

    何崇志不敢怠慢,当即陪着喝下一杯。

    盘步再斟酒,大奎端起杯子道:“这第二杯酒敬何大人,民之父母百姓爱戴,”说罢大奎又喝一杯,何崇志再陪着喝了杯中酒。

    “第三杯酒敬何大人,愿何大人能为民请命公正断案,”大奎语气中透出些许决绝。

    何崇志不禁疑惑的问道:“张大人为何有此一说,”

    大奎道:“何大人不妨喝了酒再谈,”

    何崇志当下依言酒到杯干,大奎陪着喝了,这才细细道出原由來:“按说,此次曾西怀杀伤人命,且死的又是官府税吏,于公当斩,但税吏吴纪元恶名昭著,其人死有余辜,曾西怀一介平民百姓,按理不该动此恶念,其中必有隐情,”

    何崇志闻言这才知道大奎的本意,当下一拱手道:“张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若是其中确有隐情,下官定当为曾西怀开脱罪名,但若是曾西怀确有不法错处,那么本官又当如何,”何崇志这句话却是一语双关,他想看看大奎的真正本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