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海岛接应

    长空万里,碧海惊涛。

    一艘三桅大船乘风破浪由北向南航进,船头站立一人年约四十,身着华服玉带缠腰,虽是富商打扮,却难掩英武之气。

    “廖将军,向东便是虾峙岛了,”盘步走到这华服中年人身后禀道。

    原來盘步回到松江府向松江府尹请兵,府尹不敢擅专,差人快马报与南京,同报南京的快马还有一路,那便是江浙行省的密报。

    密报称,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方国珍以温州府,庆元府及台州府为根基,拥兵自重不奉王命,加之松江府所奏海盗之事,太祖朱元璋闻奏大怒,遂命大将廖永忠带兵前往一并讨伐,为求稳妥,廖永忠亲乘舟船扮作客商來到了虾峙岛左近查探。

    听闻盘步说话,廖永忠含笑而立,半响才道:“我与你义父早年相识也算是故交,不想多年不见他还是这般热血心肠,如今竟深入虎穴尤弄潮尔,真英雄也,”

    盘步躬身立在廖永忠身后,听到廖将军夸赞自己的义父是英雄,心中也不禁有了几分得色,船又行了一程,廖永忠吩咐商船绕虾峙岛一周。

    远远见到两艘海船由虾峙岛港湾而出,廖永忠见到那两艘海船,不禁失笑道:“海贼凭的大胆,光天化日便來行劫,呵呵呵呵,”

    盘步不禁问道:“廖将军,我们如何是好,”

    “不妨事,我们避而不战便是,”廖永忠随即吩咐返航。

    三桅海船比之海盗的两艘海船快上许多,直到三桅船行至虾峙岛以东,海盗船却仍是难以追近,将到虾头涯,廖永忠方才对盘步道:“你在此处登岸,务必与你义父会和,三日后本将军自带两万大军前來,到时定将海盗一举歼灭,”盘步拱手领命,廖永忠命人以小船将盘步送上了虾头涯,这才返航回了松江府。

    大奎就在出海的两艘海盗船上,可惜海盗船航速不及那商船,故此追了一程沒有追上,无奈之下只得返航,大奎坐在船尾,不禁有些好笑,海盗在海上行劫,若是小船便劫了,若是大船而人家又不停,打又打不到,追又追不上却哪里能劫的到。

    回到营寨,众海盗皆是唉声叹气,大奎一如往日回到自己的专属居室,自从大奎在海盗中确定了身份‘郎中’,生活上便已经是天壤之别,起居皆由人伺候,不光如此,营寨各处皆任由大奎走动。

    原來这海盗营寨中,共有房舍百余间,海盗间凭身份居于营寨各处,另外还有艄公苦力等百余人,这些人专供海盗驾船奴役只用,在营寨西面尚有一处囚舍,里面关押的却是在沿海各地所掳获的民女妇人,这段时间,大奎将海岛上的一切尽以了然于胸。

    天近傍晚,大奎酒足饭饱步出营寨來,守卫寨门的海盗喽啰与大奎嘻嘻哈哈的打过招呼,大奎便独自向营寨后的山中小路行去。

    左右闲來无事,大奎直向北走,渐渐夜深了,一轮皓月高悬在夜幕之中,天空是那样的深邃,遥望夜空不禁使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古往今來的许多文人墨客,更忍不住要吟诗作画,月亮,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圆有缺,有新月、满月、残月之分。

    此刻虽是夜沉如水,可大奎的心境却并不平静,他知道用不了几日,这虾峙岛便会遍布烽烟战火,海盗日益猖獗由起先的百余人到如今的数百人,可以说是渐渐做大,如今加上数百东瀛倭寇,海盗实力日强,若不早日根除必为大患。

    再行数里,大奎來到一处空地,此处四野只见稀疏植被,却沒有绿树遮掩,怪石遍布便似犬牙交错,大奎來到空地中央环目四顾,心中不禁疑惑:‘应该是这里了,怎么不见人,’原來大奎见到商船远遁,心知盘步必由别处上了虾峙岛,大奎今夜此行便是來看看自己猜测是否确实。

    以大奎如今的耳力目力,四野若是有人,只要稍有异动必为发觉,可此刻行了半个时辰竟不见人,难道是自己推断错了,既是无人,便权当乘夜踏青了,大奎心中嘀咕着,向北又行一段,此处已近海岸,海风吹得衣袂猎猎作响,放眼远处夜幕深沉。

    ‘咔咔咔’远处似是有石块相击之声,整三响,是了,定是盘步到了。

    大奎向着声音來处大步而去,转过一道小丘才见到一棵矮松下的青石上,一人孤身而坐,见到大奎前來,这人弹身而起唤道:“义父,”來者不是别人,正是盘步。

    “事情办得如何了,”大奎來到盘步身前开口问道。

    盘步如实答道:“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方国珍拥兵自重,皇上派廖永忠将军带水师前往讨伐,正巧本地是前往江浙的必经之处,廖将军正好先扫清海盗再挥兵南下,”盘步接着说了与廖永忠商议的如何进兵,如何围岛等等事宜。

    大奎点点头,心中不禁有些感叹。

    当年天下红巾是一家,共同致力于推翻元朝光复中土,其中便有江浙方国珍,吴军张士诚,汉军陈友谅,还有彭莹玉,江北小明王及刘福通,徐寿辉等等,方国珍本同为抗元红巾军的一支,后來江南红巾军群雄割据相互征伐,已失去了红巾军的本意。

    至正九年,元朝派浙江行省参政朵儿只班率三万水军揖捕,官兵十倍于义军,形势十分严峻,方国珍当机立断命令义军沿海路向南撤退,数日后到达福建五虎门外,他见海湾地势险要,与己有利,才部署设伏迎战,朵儿只班挥师追到五虎门,只见前面义军船队大火熊熊,船上不见一兵一卒,疑惑间,骤闻号角四起,杀声震天,方国珍指挥小船从四面包抄过來,火箭如蝗,官船起火,元兵纷纷落水,朵儿只班的指挥船被义军“水鬼队”凿穿船底,主帅被生擒活捉,起义军大获成功。

    至正十年(1350年)十二月,方国珍攻温州。

    至正十一年(1351年),方国珍败元兵于松门(现属温岭市)附近的大闾洋,生擒孛罗贴木儿和郝万户,元兵死者过半。

    至正十二年(1352年)三月,国珍再下海,入黄岩港,台州路达鲁花赤泰不华率官军与战,在黄岩澄江王林洋马鞍山附近,全歼泰不华元军主力,泰不华战死,五月,江南行台御史大夫纳麟令所属集民丁夹攻方国珍,六月方国珍攻占黄岩城,八月,方国珍攻台州城,浙东元帅也忒迷失,福建元帅黑的儿击退之。

    至正十四年(1354年)九月,方国珍攻下台州。

    至正十五年(1355年),方国珍攻下温州、庆元(今宁波)。

    至十七年(1357年),方国珍攻张士诚,方国珍率军进长江,战于昆山,方国珍身先士卒,用五万兵战胜张士诚的七万军队,明日又战,七战七捷。

    至正十九年(1359年)正月,方国珍以朱元璋势大,遣使奉书献金投靠了吴国公朱元璋。

    方国珍安定了台州、温州、庆元(宁波)后就致力保境安民,休养生息,鼓励农工商学,轻徭薄敛,百姓安居乐业,比起战事频繁的中原,浙东可谓天堂,方国珍为民做了三件好事:一是兴办学堂,二是修筑塘堤,三是建造桥梁。

    庆元府学堂与羽山(在黄岩城南)文献书院都是方国珍亲自指定兴建的。

    元朝台州一带灾荒连年,到至正十四年,公元58年间,先后发生了18次灾荒,其中有十次是水旱灾,方国珍割据后,修了松门的萧万户塘,大闾的长沙塘、塘下塘、横山截塘和坞根的赵万户塘;另一处是楚门一带的先后围成的能仁塘、东岙塘、江心塘、九眼塘、崇德塘、三山塘、吊山塘、花岩塘、渡头塘、枫林塘、上青塘、陈司徒塘,使楚门湾的大片海涂成为良田,在方国珍占领庆元(宁波)后,了解到上虞县海堤年久失修,水淹成灾,国珍带谋臣沿江察看,下令改用石砌海堤,修成后成为一片沃土。

    方国珍其人,品行端正勤政爱民,在江浙一带素有民望,百姓可不知朱元璋是何许人,却沒人不知方国珍。

    大奎当年就在台州县天台山学艺,那里根本沒有一丝战火气息,百姓也算安居乐业,为何有人会奏报方国珍拥兵谋反。

    大奎想及再三,终于想通了,三国时期魏国的李康《运命论》曾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方国珍为官做人并无错处,皇上欲除之而后快,无非是嫉于方国珍的民望德行。

    盘步见大奎久久不言,不禁问道:“义父,你怎么了,”

    大奎这才警醒,笑道:“沒事,”一顿,大奎问道:“你饿了吧,”

    盘步点点头,大奎笑道:“跟我去营寨,哪里有酒有肉,”

    盘步不禁问道:“若是别人发觉当如何,”

    “傻小子,为父岂能叫你别人发觉,走吧,”大奎呵呵笑着,当先转身而行,盘步将信将疑的跟在大奎身后向海盗营寨行去,两人一边走,大奎一边向盘步交代需要注意的事情,盘步对大奎自然是言听计从,无须多想,只等数日后大军围岛,到时再将这一干海盗聚而歼之便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