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杀机涌现

    梅川一夫一走,刘一飞却起身走了过來,大奎与梅川一夫喝茶喝酒,刘一飞尽数看在眼中,只是刘一飞却不明白为什么大奎这样傻乎乎的庸医,竟真的救治了那个东瀛武士布川内堀。

    这些东瀛人來到这座岛屿明里是投奔,实则却像是这里的主人,他们桀骜不驯目中无人,故此刘一飞才命人在暗地里下毒将布川内堀放翻,本意是杀鸡儆猴教训一下这些东瀛人,谁知假意找來的这个傻蛋竟真的能治病。

    “张贤弟,來來來,梅川君既是身体有恙,老夫便陪你喝上三碗,”刘一飞走到大奎身侧,取了酒坛给大奎满了酒。

    刚刚梅川一夫不吃也不喝,却只喝自己带來的酒,其中的原由大奎心中也能猜到几分,此番刘一飞前來敬酒,大奎不由的有些为难。

    “老哥太客气了,呵呵呵,”大奎乐呵呵言道,站起身來伸手在桌上的一只菜盆里抓起一只肘子來,这盆里本有三只肘子早被别人吃了两个,大奎料來这肘子不会有问題,故此抓來便开始大口撕嚼。

    刘一飞见状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兄弟倒是性情豁达之人啊,”

    大奎毫不容易咽下了口中的肉,这才道:“做人就要像水壶,”此言一出,刘一飞倒是十分不解又问缘故。

    大奎伸手一指厅门旁的火炉,那火炉上正有一只大铁壶冒着热气,许是烧的开水。

    大奎含糊不清道:“人就要像那水壶,屁股明明烧的通红,却仍在吹口哨,”大奎说着便又撕了一块肉來吃。

    刘一飞闻言不禁哈哈大笑道:“张兄弟真乃妙人啊,來來來,你我对饮三碗,”

    大奎摇摇头含糊道:“我不喝酒,”说这话时,大奎竟仍是低着头,大奎刚刚与梅川一夫对着喝了一坛酒,此时竟说不喝酒,言语间显然是沒将刘一飞看在眼里。

    坐在对面的一名匪首早就盯着大奎半响了,此时见大奎竟是不给刘一飞面子,当即拍案而起:“你是什么东西,刘将军和你饮酒是给你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刘一飞含笑而立并不言语,大奎却一直在埋头大吃,大奎知道自己不会有事,因为目前还有两名病人等待自己救治,一个是梅川一夫,另一个是布川内堀。

    此刻厅堂内尚有两名东瀛武士立在一侧,见到刘一飞等人如此威逼大奎,其中一人便上前劝解道:“刘将军,张神医的是我们的朋友,请您不要为难他,”

    刘一飞哈哈笑道:“老夫不是为难他,只是想与他喝碗酒而已,”话音一转,刘一飞续道:“既然张兄弟嫌弃本寨的酒水不好,那么老夫也不强求,张兄弟随意吧,”刘一飞狠狠瞪了大奎一眼,这才举步回了自己的座位。

    过了好半响,随梅川一夫一同出门入厕的武士奔入大厅,这武士來到大奎身前一阵叽里呱啦的说,大奎哈哈笑着赞扬道:“哎呀,这位兄弟言辞犀利出口不凡啊,”

    谁知一旁替大奎解围的武士走过來道:“张神医,梅川君从发病到现在突然病危,请张神医务必去看看吧,拜托了,”在场的三名东瀛武士向着大奎齐齐躬身施礼。

    大奎不禁有些为难,这可如何是好,如今骑虎难下,也只能去瞧瞧了,谁知大奎刚要起身,却听到刘一飞坐在上首冷声道:“他哪里也不能去,就在这里喝酒吃饭,”此言一出,陪坐在两侧的数十名海盗匪首尽皆站起身來,纷纷來到大奎四周将大奎及三名东瀛武士围在当中。

    直到此时,大奎才见到这些匪首的手中竟都提着兵器,原來这是鸿门宴,难道刘一飞要与这些东瀛人火并。

    “刘将军,你的什么意思,”为首的东瀛武士察觉到情况不妙,当先问道。

    刘一飞桀桀怪笑道:“你们的船和你们带來的财宝都给我留下,余外你们这些人也留下,”刘一飞言下之意却是要赶尽杀绝谋财害命。

    ‘唰唰唰’三个东瀛武士齐齐拔出腰上长刀來,警惕的看着刘一飞。

    “刘将军是要杀死我们,”显然这东瀛武士的汉语说得不甚流利,听在耳中非常生硬。

    刘一飞沒反驳,此刻也无需反驳:“明知故问,”一顿,刘一飞便喝道:“动手,”话声一落,围在四周的匪众各持刀剑齐向三名东瀛武士身上招呼。

    大奎趁着空挡矮身钻进了桌底,只听得外面叮当之声大作,刀剑相击利刃入肉,打的好不热闹,刘一飞的匪众人数众多,但三个东瀛武士显然并非庸手,大奎蹲在桌子下边,见到倒在地上的却皆是刘一飞的匪众,片刻间竟有七八人中刀倒地,而且皆是伤在要害处,有几个的伤势颇重,眼看是不活了。

    大奎一直向前爬,好歹爬出了桌底來到了对面,此刻身后打的不亦乐乎,大奎可不想站得近了,当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一根房柱子后躲了起來,若是慢了怕要惹麻烦,一旦身上溅了血却是不好洗。

    躲在柱子后,大奎偷眼向外看,只见那三名东瀛武士的刀法好生了得,或直劈或勾抹,招式极其简单,但胜在快稳准狠,武术有句谚语:千招有破,唯快不破,这三名东瀛武士相互间呈三角之势相互依靠,每有來敌皆是简简单单的一招,刺,撩,勾,抹,劈,点,砍,这些刀术技法被他们用的出神入化竟是一击必杀。

    当这三名武士身周躺下十余具尸体时,沒人再敢上前,上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东瀛武士的刀法太过狠辣,这是身周众匪众平生仅见的,大奎躲得远远地,心中也不禁惊异,这些东瀛武士的武功怎么会这么好。

    厅堂正门已被十余匪众堵住,这三名东瀛武士要想片刻冲出去,恐非易事,來此投奔刘一飞的东瀛武士有近五百人,但这将近五百人却是以梅川一夫与布川内堀带领,如今两名首领皆是病患缠身,这些东瀛武士却是群龙无首。

    “好刀法,哈哈哈哈,”刘一飞纵声长笑,缓缓站起身來,刚刚眼前的搏命厮杀在刘一飞的眼里不过是场闹剧而已,现在却是该收场的时候了,损失了十余名属下,刘一飞面不红气不喘,虽然他也很吃惊这些东瀛武士的刀术如此厉害,或许是为了自身的威严,确切的说是为了面子。

    刘一飞绕过了桌子,手上多了一只拐杖,三名东瀛武士见到刘一飞向他们走來不仅皆是转过身來,手中长刀对着刘一飞全神戒备。

    刘一飞在距离三名东瀛武士五步以外站定,脸上带着笑,笑的很慈祥,就像面前的不是敌人,而是对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刘一飞笑着抬起拐杖指点着三名武士道:“你们……,”刚刚说了两个字,异变突生,只见那拐杖顶端突然射出十余点寒芒,寒芒一闪即逝,随着数声闷哼,那三名东瀛武士便齐齐委顿在地,一切來的太快,就像从來沒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大奎见到如此要命的暗器,心中不禁惊骇万分,以前在天台山曾听无戒和尚说过,江湖中厉害最歹毒的暗器便应该是刘一飞手上的拐杖了,这拐杖有名堂,叫做‘满天星’,别名‘牛芒金针’,也就是说,这暗器便是一根根细小的钢针,钢针上淬了剧毒,完全可以说是见血封喉杀人于弹指间。

    刘一飞借说话之机按动机关,就在这三名东瀛武士分神之际骤起发难,可见这刘一飞是如何的阴险狡诈了。

    “都听好了”刘一飞长声喝令,厅堂内中匪众齐齐躬身听令。

    “你等速速去将梅川一夫和布川内堀擒到这里來”,刘一飞话音一落,厅堂内众匪齐声相应,分出十余人出了厅堂按着刘一飞的指令行事去了。

    其余众匪不等吩咐,便开始清理厅堂,将地上死尸抬了出去,又有人将地上血迹清理干净,看这架势却是异常的熟练,许是这群海盗对于刀光剑影血溅七步,已是熟悉非常。

    “张兄弟,你躲到那里做什么,來來來,”刘一飞向着躲在柱子后的大奎招着手。

    大奎心知刘一飞手上的暗器厉害,若是刘一飞对自己下手,怕是以自己的身手也万难躲过那‘满天星’,当下大奎十分害怕的站了出來,此时的害怕是由七分真,三分假,是真心的害怕,发自肺腑的恐惧。

    “哎~张兄弟何故如此害怕,”刘一飞依然是一脸笑意的问道。

    大奎也不隐瞒,当下实言道:“我害怕你手上的东西,你别用它打我啊,”

    刘一飞看了看手上的拐杖,不由得笑道:“别怕,你只要听话,我怎么会用它打你哪,”大奎听刘一飞这般说话顿时感到十分别扭,这刘一飞跟哄孩子一样跟大奎说话,大奎也只能将计就计了。

    “你千万别用哪个东西打我,我害怕,”此时大奎一脸的惊惧,唯唯诺诺的走到了刘一飞身边三步远,这个距离大奎确信是安全的,大奎有把握在刘一飞做出反应之前欺近身去,虽然不知道刘一飞武功究竟如何,但就算刘一飞武功惊人,也总比被满天星射杀來的好些,毕竟近身相斗胜负未知,若是被满天星射中却是必死无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