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治病救人

    大奎与盘步只能坐在阶梯上,看着眼前的众苦力双手扶着壁上的扶手,脚下卖力的蹬踏,就这样过了近三个时辰,终于见到先前的黑衣人下到底仓并向着众苦力喝道:“停航,”众苦力闻言皆是停止了动作,纷纷离开岗位來到舱门左近聚拢。

    船舱底层阴暗潮湿,苦力只有在停航时才能在舱门前站一站,因为舱门前能投进些许阳光,这点阳光在苦力眼里却是异常珍贵。

    那黑衣汉子见到大奎与盘步二人坐在阶梯上,不禁冷声道:“你们两个起來跟我走,”

    等到大奎上了甲板才发觉,原來大船已经驶近一座岛屿,由于大船吃水甚深,所以并不能太过靠近这座岛屿,放眼望去这里似是一个峡谷,两侧峰高百仞翠木流苏,峡谷隐僻水路通幽,原來已经到了地头,却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大奎与盘步尚在环目四顾,却听到一阵爽朗笑声,却是刘一飞已站到了身后不远。

    “到家了,二位随我來吧,”刘一飞说罢,带着数名黑衣汉子当先下了大船。

    大奎走到船舷处探头向下望去,只见水面上早已停靠十余只小船,每条小船上皆有两名汉子守在船上,大奎与盘步互望一眼,这才沿着软梯下了大船,刘一飞与几名黑衣汉子乘舟而行,大奎与盘步坐在另一艘小船上紧跟其后,两艘小船缓缓向峡谷深处驶去。

    小舟行了一炷香的时辰,远远望到一片浅滩,滩涂上早有数十人恭候,看装束,有半数却都非中土人士,汉人服饰皆是斜襟,而岸上的一拨人却都是内穿斜襟紧身长袍,外罩对襟宽松长袍,且在长袍的两肩处皆有花纹图案,虽是离得远了,大奎仍可见到这些异域之人腰上都带着兵器,其兵器看似像剑,但却是带着少许弯度,再向他们脚上看,大奎不由的惊奇,这些异域人脚上却都是套着白色布袜穿着木板鞋。

    待到刘一飞的小船离着岸边尚有两丈远,只见刘一飞缓缓步上船头接着脚下一沉,随即借着小船猛一吃水,船头上扬之力,竟如乳燕投林般直向岸边纵去,身在空中,刘一飞身形一转就势翩然落在岸上,这一手轻身功夫顿时赢得岸上一群异域之人齐声赞扬。

    大奎心中也不禁赞道:‘刘一飞不愧当得一个飞字,原來轻功竟是如此出众,’

    大奎的小船也靠上了岸,大奎学着刘一飞的样子步上船头,同样是双脚向下一用力,借势前扑,却不想脚下在船舷上一绊,竟‘噗通’一声摔进了水中,此举甚是滑稽,顿时引來岸上众人的一片嘲笑,盘步见状急忙跳下水去扶大奎,好在水只有齐腰深,大奎在盘步的搀扶下上了岸,却早已被海水呛得涕泪横流。

    待大奎在盘步的搀扶下來到刘一飞等人的近前,刘一飞呵呵笑道:“來來來,我为你们引荐一番,”说着一指那群异域人当先一位道:“他们是來自东瀛的扶桑武士,这位是他们的首领梅川一夫梅川君,”

    “他不是穿着衣服吗,”大奎佯装不解。

    “呵呵呵呵,他的名字叫梅川一夫,”刘一飞笑着解释道,接着刘一飞又对梅川一夫介绍道:“这位便是我为各位从中土请來的神医,张济张先生”

    “请多多关照,”梅川一夫说着向大奎深深一鞠躬。

    大奎连忙笑着回礼,心中却是疑惑,不知刘一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接着刘一飞与这群东瀛人说说笑笑的向山林深处走去,大奎与盘步只得随后跟着,岂知走了一段,那梅川一夫竟回头來招呼大奎道:“张先生的,快快地走,”

    大奎不由的一愣,但还是快步赶了上去,一路行來水渍滴了一路。

    刘一飞也不介意,任由大奎与梅川一夫并肩前行。

    “张先生的,神医的干活,”梅川一夫操着生硬的汉语问道。

    “啊,我专治跌打损伤,”大奎满口胡诌敷衍回答。

    “哦,呦西,张先生好人大大的,”梅川一夫一路赞不绝口。

    山路行尽,眼前豁然开朗,原來此处竟是一处山谷,放眼望去谷中建有百余间大屋,状似一处村落般,想必这里便是海盗的营寨了。

    一边向营寨走,梅川一夫一边向大奎道:“我们的同伴病了,需要张先生好好地看病,病好了大大的奖励,看不好病就死啦死啦的,你的明白,”说着伸掌在自己的咽喉处虚划两下,意思是杀头,大奎这才明白过來,原來刘一飞是请自己來给人看病的,要是看不好便要死在这里了。

    直到此时,刘一飞的脸上才现出一丝阴狠,大奎在舟山装疯卖傻,这刘一飞却不恼怒,此刻大奎才明白,刘一飞竟是要以这种方式置自己于死地,想必是刘一飞与这些东瀛人相处并不和睦,所以出此下策,真可谓一石二鸟,其心可诛。

    进了营寨,來到一处木屋前,梅川一夫与一干东瀛人留了下來,刘一飞却是与梅川一夫等人打了招呼,便带着一干手下扬长而去。

    “张先生的请,”梅川一夫伸手做请,大奎只得硬着头皮推门进了大屋。

    屋内床榻桌椅倒是齐全,床榻上躺着一个人,虽是盖着被子,但从发式上可以看得出这病人也是一个东瀛人。

    大奎到了床前,看了看这病人的气色,面色红润却是唇色发黑,很显然是中了毒,此刻这病人已是深度昏迷,眼看是不行了,大奎为难的摇了摇头,虽是沒说话,但梅川一夫已经看出了大奎的意思是束手无策了。

    “八嘎,”梅川一夫厉喝一声,其身后的东瀛人齐齐抽出了腰间兵器,大奎这才看出來,原來他们的兵器却不是剑,而是细长的弯刀。

    盘步一惊,抄起室内的板凳便要动手,岂料大奎使个眼色,盘步方放下板凳退到一旁。

    大奎呵呵笑道:“这里这么多人,有碍本神医看病,你等且先退到门外等候,”

    梅川一夫虽是东瀛人,却是听的懂汉语,当下向着身后的一众手下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一众东瀛武士齐声“嗨,”的一声转身出了屋子,梅川一夫临走却对大奎道:“病看不好的,死啦死啦的,”说着退身出了屋子,且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大奎不由有些犯愁,这可怎么办啊,望见盘步肩上背的药箱,大奎不禁问道:“叫你去备办些药材掩人耳目,你都弄了些什么,快给我看看,”

    盘步闻言连忙将药箱放到了桌上,并开了箱盖,大奎走过去,看到这药箱里尽是瓶瓶罐罐,每个瓶罐上都贴着字条,盘步将这些瓶瓶罐罐一一拿到桌上摆放并念着名字:“蝉衣,熊胆,丁公藤,七星草, 蝉蜕,辣蓼,赭石…蕤仁,蕲蛇,樟脑,麝香,巴豆,当归身,虫百腊……,”

    盘步刚念到巴豆,大奎不禁叫道:“停,刚刚的是什么药,”

    “虫百腊啊,”盘步答道。

    “不是这个,上上个名字,”大奎急急问道。

    盘步找了一下,这才道:“巴豆啊,”

    “就它了,拿來,”大奎伸手接过盘步递过來的小瓶,打开一看里面竟都是粉末。

    大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从桌上找了一只茶杯來,将小瓶内的巴豆粉倒进了茶杯,可左右看看竟沒有水。

    大奎放下手上的药瓶与茶杯,走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便扬声问道:“有喘气的吗,”

    梅川一夫带着人正在门前等候,见到大奎询问连忙上前。

    “张神医的有什么吩咐,”梅川一夫小心的问道。

    “热水,去找热水來,”大奎戳指气使般的吩咐道。

    这下热闹了,梅川一夫一声令下,十余东瀛武士转瞬四散,片刻便有人送來了热水壶。

    大奎提了水壶进到房中,将茶杯中的巴豆粉泡了一杯,也不管凉热,端着來到床前捏开那东瀛病人的嘴便灌了下去。

    “呜呜,”那东瀛病人被烫的立时醒了过來,双手捂着喉咙满床打滚。

    屋子外面的梅川一夫等人听到屋里动静,不禁皆是一片赞叹:“呦西,神医的厉害,这么快布川君便醒了……,”

    大奎给这布川君灌了一杯巴豆汤,觉得还不行,就算这病人排毒也不一定排的彻底,须得帮帮他。

    大奎出了屋子大喊道:“不行啊,水太热了,弄些凉水來,”

    一众东瀛武士再次四处奔忙,不一会提來了一个硕大的水壶來,大奎接过來掂量了一下道:“少了,还须两壶,”

    梅川一夫哪里敢怠慢,连忙吩咐手下去提水,只片刻两壶水便到了大奎脚下,大奎拎着一壶水进了房,这些门外的东瀛武士十分好奇,皆是伸头去房内看,盘步疾步走出來拎了其余的两壶水,进房后伸脚关了房门。

    大奎拎着水壶來到床前,二话不说先是伸手点了布川君的膻中穴及脑后哑穴,再卸脱了布川君的两臂关节,此举是为免他的惨叫引來屋外东瀛人的怀疑,也是防止他挣扎。

    大奎依照旧法,再次捏开布川君的嘴巴,提了大水壶便是一通猛灌,这布川君虽是臂不能动,口不能言,但双腿仍在挣扎,盘步见状也不等大奎吩咐,当即上床按住了布川君的双腿,大奎一直将整壶的凉水灌进了布川君的肚子。

    虽然是灌进大半,泼洒了少许,但布川君的肚子已经是明显鼓胀起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