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除贪务尽

    林万豪不禁大声咒骂:“张大奎,你敢滥用私刑,本官与你沒完,”此时的林万豪嘶吼咆哮,便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但其文官一个,那里是膀大腰圆的衙差对手,身上衣服刚被扒光,便被那两名衙差按得趴在了地上。

    大奎冷声喝道:“先给他常常红烧肉的滋味,”堂外一声应诺,早有两名兵士抬了一只铁架子來,架子上是一只斗大的火盆,火盆里黑炭燃烧,发出噼啪炸响,林万豪分明看到那火盆里还有两只长柄烙铁,此时想必已经烧得通红。

    大奎也不啰嗦,当下吩咐道:“直接用刑,若是不招你等不可停手,直到其招供为止,”大奎吩咐完便即起身向堂外走。

    林万豪厉声问道:“你叫我招什么,哪里有你这等问案的,”

    大奎心中烦闷,走到火盆前抓起一柄烙铁,也不说话将烙铁按到了林万豪的背上,林万豪一声凄厉惨嚎,大堂之上转瞬飘出一股肉香。

    大奎提起烙铁之时,那烙铁上已是沾了一块熟肉下來,大奎将这烙铁放回火盆,又拿起另一柄,探臂伸手再次将烙铁按到了林万豪背上,林万豪这次的叫声却已嘶哑低沉,但大奎却不手软,收了烙铁扔进火盆,随后蹲下身來揪住林万豪的头发,强行提起他的头來。

    此时的林万豪已是半昏半迷气息奄奄,大奎在他耳边轻声道:“本官佩服你的隐忍,不知是你的嘴硬还是本官的刑具硬,”大奎随之松手,林万豪的头便颓然垂下。

    “上撸刑,”大奎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岂知大奎话音一落,便听到林万豪气若游丝的哼哼道:“我招……,”

    大奎心中冷笑,若不在天亮前拿到口供,那么定会有大麻烦,此刻林万豪已经愿意招供,那么一切都好办了,大奎吩咐人唤來刑部侍郎刘宗巨,让刘宗巨在此详细问案记录,随后便再一次带人出了刑部衙门。

    名单上的人刚刚擒获第一个,尚有十余人沒有归案,大奎不得不抓紧些……。

    待到天亮,刑部衙门的大门外已是人声鼎沸。

    大奎一夜未睡,已将名单上在案的人犯一一抓获,并连夜酷刑审讯,将口供一一拿到了手,今日白天本欲带人去挨家的抄家起赃,岂料衙门外已被数百军兵围得水泄不通。

    大奎早有预料,已在衙门布置了五百甲兵,严令沒有自己的命令及吴王令谕,任何人不得出入刑部衙门,如此才有了门外的热闹。

    俱兵士來报,來者却是一名小小的兵部员外郎,大奎知道这人不过是问路石,当下带了狗剩,石头,扫帚,簸箕,板凳五人出了衙门來到了门前。

    负责值卫的五百军兵见到大奎出來各自闪身让出道路,岂料那带兵前來的员外郎趾高气昂的嚷道:“我奉兵部韩大人指派前來要人,”

    大奎不禁心中暗笑:这兵部韩大人也不过是烟幕而已,当下开口问道:“不知员外郎大人此來却是索要何人,”

    这员外郎抬头望天一副气定神闲:“留守司指挥使胡猛,”

    留守司指挥使胡猛是三品朝官,其叔父却是缙云郡伯胡深。

    胡深,字仲渊,号芸斋,龙泉东郊塔石南弄村人,其人甚有智略,通经史百家之学,元末兵乱,公元1359年冬归降朱元璋,被授为左司员外郎,守处州,公元1361年秋,出征江西等地,屡立战功,授为浙江东行省左右司郎中,后朱元璋称吴王,胡深为王府参军,仍守处州,公元1365年1月,胡深从朱亮祖伐福建陈友定,陷伏兵包围圈遇害,终年52岁,吴王念其功勋卓著,特追封为缙云郡伯。

    胡深并无子嗣,唯一的侄儿便是胡猛,胡猛随其叔父当年一同经历了兵戈烽烟,时至今日做到了留守司指挥使,按说其人应该是个忠义果敢的汉子,岂料其与朋党为奸贪赃枉法,沦落今日之境地却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大奎深知胡猛的底细,其不光是战功彪炳更是王亲,胡猛的亲姐姐便是当今吴王的宠妃,此番兵部前來要人,想必是惊动了吴王后宫。

    大奎此时却不再为难,当下冷声道:“胡猛身陷重罪,现已招供在押,你切回复兵部韩大人,就说张某恕难从命,”大奎说到这里转身回了衙门。

    那员外郎碰了一鼻子灰,当即站在衙门外跳着脚的嚷道:“你便是不给韩大人面子,也要知道胡大人的身后是谁,你此等作为就不怕他日的报应,”

    大奎站住身形冷声道:“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说罢不再理会门外的那个员外郎,径直进了衙门大堂。

    大奎说的这句;“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却是与汤和闲聊时,汤和说及刘基刘伯温的时候提到过,话说刘伯温清廉自守从不居功自傲,其经常以这句话自勉,大奎喜爱这句话的言辞壮美,故此记在心里从不忘记。

    隶属于刑部衙门的甲兵在众校尉的率领下奔赴应天各处,又是一天的抄家彻查,总计起获脏银六十八万两,细软珍玩不计其数。

    大奎据实上呈奏表,吴王只批复了四个字‘酌情办理’。

    大奎心中很明白,吴王不会明里批复的,但大奎此时却正好借此机会向江南各地下手,若是当先在应天开了杀戒,那么江南各地百官怕是要闻风而逃,到了那时,可算得上是一副乱摊子,再想收拾怕是难比登天。

    刑部侍郎刘宗巨请示是否可以远赴各行省,大奎沒有犹豫便下了命令。

    公元1367年六月初,应天刑部受吴王谕出动衙差及甲兵一千余名奔赴江南各地,大奎令其与各地暗探联络,只数月间便缉捕人犯八千四百余人,尚有少数几人潜逃,却在追捕的过程中死于兵祸。

    下派的衙差及校尉皆是官升三级,以吴王钦差的身份行使缉捕职责,截止到十月除去潜逃被杀的犯官,余者尽皆拿获,包括湖广行省的参政王福,大奎本以为吴王当初不过是一时气话,岂料吴王随之一道王命发往各行省:‘严查余党,绝不姑息’,此王命一出,各州府县又是一片翻天覆地的波折。

    截止年底,江南各处共查获贪官,元探及其党羽已至三万余人,吴王又是一道王命发出:“奉天承运,为惜民命,犯官吏贪赃满六十两者,一律处死,决不宽贷,,”吴王虽是发了王命,却不是发往江南各地,而是发往了刑部衙门,前來传达王命的通事宦官曾对大奎面授机宜,须以刑部的名义发布通文密令。

    大奎知道这是吴王的意思,当刑部主簿拟好了通文密令之后便來找大奎盖官印,大奎知道这个印盖下去,便是三万多人头落地,但吴王密旨却不得不从,大奎一咬牙将官印盖在了通文之上。

    (朱元璋出身贫苦,从小饱受元朝贪官污吏的敲诈勒索,他的父母及长兄就是死于残酷剥削和瘟疫,自己被逼迫从小出家当和尚,所以,在他参加起义队伍后就发誓:一旦自己当上皇帝,先杀尽天下贪官, 后來他登基皇位不食言,果然在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反贪官”运动,矛头直指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贪官污吏,他的办法很特别: 首先,朱元璋对贪污六十两银子以上的官员格杀勿论,当他发现御史宇文桂身藏十余封拉关系拍马屁私托求进的信件后,立即派人对中央各部和地方官府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从上到下贪污腐败现象极其严重,他龙颜大怒,立即诏令天下:“奉天承运,为惜民命,犯官吏贪赃满六十两者,一律处死,决不宽贷,”并称:从地方县、府到中央六部和中书省,只要是贪污,不管涉及到谁,决不心慈手软,一查到底, 其次,朱元璋敢于从自己身边“高干”开刀,明初的中书省下属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由于大量留用元朝的旧官吏,以及一些造反起家的功臣,他们有恃无恐贪赃枉法,朱元璋大胆对这些官员进行惩处,此为史料记载,绝非丰郎杜撰,不管做官怎么贪污,千万别遇到朱元璋这样的皇帝)

    应天府虽是京城,却也不免一场浩劫,大奎奉吴王命,将刑部大牢在押的人犯一一从审,经再次被他们‘咬出’同党三百余人,由此六部官员大部分皆已裁撤,所起获的脏银系数充公,仅应天刑部大牢在押犯人已经超过了一千名。

    经此一事,不光应天,便是整个江南都可谓官位空缺严重,有的府县的官衙里甚至只剩下主簿一人,说來也是,在大堂上负责抄录的主簿何人会行贿。

    但许多州府却真的连主簿都沒剩下,但凡有人打官司必是上下打点,这里自然不能少了主簿,如今官位空缺,但一时之间却无人填补,往常的富豪世家子弟脑袋削尖了也要弄个官做,为什么,因为升官便是意味着发财,可如今非但不能发财,却是要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