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相伴临安

    第二日,大奎命人备了车马准备回返临安,当莲儿上了马车,却见到狗剩等人架着马公子出了门來,莲儿知道大奎不会再为难他,故此进了车厢放了轿幔再不露面,马公子双目无神的看着莲儿上车,此时他已是万念俱灰,莲儿此次不知要被带到哪里了,从今往后便会天涯两隔相思不相望。

    等到大家准备妥当,大奎带了二十余名属下各自上了马随在马车左右,大奎骑在马上望着马公子道:“若想再见到莲儿,不妨跟我们走吧,”

    马公子默默不语,仍是无神的站在门前,大奎呵呵笑道:“若是愿意跟來,本官可让你做车夫,如此一來你便可以与莲儿朝夕相处了,如何,”

    马公子一屁股坐到了潘府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抱着头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大奎叹口气,随即长声道:“出发,”众人齐声应诺,队伍当即取道城北一路行去,马车行了一程,莲儿悄悄撩开帷幔向后望去,却不见马公子跟來,这些时日,莲儿对马公子亦是朝思暮想,已是有些花容憔悴,此时不见马公子跟來,莲儿心中不免失落。

    大奎望见莲儿的动作,嘴角带出一抹轻笑,只是装作不知般一路前行,眼看再走一条街便要出城了,队伍后面却远远传來一声叫喊:“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走,”

    大奎勒马回身,见到那马公子大步赶來,等跑到车前已是气喘吁吁口不能言,大奎笑道:“你姓马,來赶马车倒也名副其实,去赶车吧,”

    马公子好半天方才喘匀了气,红着脸走到了车边,负责驾车的却是石头,石头不声不响的将马鞭交到了马公子手上,这马公子自幼读书,却哪里赶过马车,此时却不知该如何來驾驭马车。

    大奎笑道:“石头教教他,也好叫他多一门手艺,若是读书不能出头,好歹能靠赶马车混口饭吃,”石头应一声诺,动身到了另一边的车沿对马公子道:“上车吧,”

    马公子唯唯诺诺的学着石头的样子坐到了车沿上,石头笑着又从马公子手上拿过了马鞭,呵呵笑道:“读书人,学着点啊,”说着抖起马鞭迎空一甩,‘啪’一声脆响,随之马儿拉着车随着石头的一声厉喝:“驾,”竟听话的向前快速行去。

    由于事出突然,马公子险险从车上摔下來,如此一來竟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大奎当先一磕马腹当先行去,其余众人纷纷策马跟上。

    大奎控着马速,保持与车驾一齐,望着马公子的囧态不禁问道:“当初在香泉坊,本官见到你衣着光鲜还带着书童,如今却如何这般落魄,”

    马公子闻言支支吾吾却答不出话來,大奎不禁冷声道:“如今你跟随本官麾下,本官问话你便要如实回答,不然就是抗命不遵,”

    马公子憋了半天才低声道:“我的衣服是租的,书童是香泉坊的下人假扮的,”此话一出,大奎不由再次哈哈大笑,世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衣服有租的大奎领教过,这书童仆人竟也有借的,真真是咄咄怪事。

    大奎眼看城门在望,心中却不禁有些无奈,香泉坊虽是胡惟庸的产业,但毕竟是靠做生意赚钱,这番理论就算有些不合情理,但却不在大奎的职权范围之内,尤其是那胡惟庸深得吴王信任,又是同朝为官,一旦撕破脸却不好看。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的赶回临安,将所有线报一一汇总,然后呈报给吴王,毕竟江南之大,涉案官员之多,这却不是大奎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常言说得好:法不责众,还有一句叫做:众怒难犯,据大奎的估测,此番若是汇总了名单,加上江北元庭所派來的暗探,总人数将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大奎不敢想,若真的是这样,却不知吴王会如何定夺,总不会将所有人都尽数杀了吧,大奎心中的想法是,这些官员要么抄沒家产,要么关进大牢,不是大贪首恶,当不致死,须知上天有好生之德,吴王岂能逆天行事。

    当今大明的官员,有一半曾是元庭的地方官员,若是矫枉过正却如何能恩服天下,吴王身边的第一谋臣刘基刘伯温,就曾是元庭任命的江西高安县丞,后又任元帅府都事,如此说來,一旦将那么多官员的名字报上去,吴王尚有一念之仁也会法不责众,但如果这些人都由自己來一一法办,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将会成为江南官员的众矢之的。

    大奎想了片刻却有些心烦,索性不再去胡思乱想,回到临安拟好奏折便将这个大包袱扔给吴王,到时吴王对这些奸细贪官是杀是放,便不是大奎该操心的了。

    一路上马公子倒是很安分,从來不跟车箱里的莲儿说话,慢慢的却也学会了驾车,大奎不禁暗暗称奇,看马公子的架势倒是赶车的材料。

    左右无事,大奎随行在车边不禁开口问道:“马公子,你饱读诗书,却不知文采如何,何不趁兴作诗一首,也好叫本官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马公子闻听大奎考校诗词,不禁來了精神当即答道:“请大人出題,”

    大奎环目看了半响沒找到适合作诗的景物,这也难怪,大奎读书不多,识字更少,哪里会以景取題?当看到拉车的马,不禁笑道:“马公子姓马,不妨便以马來做首诗词吧,”

    马公子情知大奎是在戏耍自己,却也不以为意,思量片刻便即开口吟道:“莫道黄莲苦,策马千里随,今夕多霜华,明朝遍地花,”

    大奎听了这首诗不禁哈哈大笑,大奎虽是不通文墨但诗词的意思还是一听便明白的,这首诗明显是信口胡诌,前两句说的是对莲儿的倾慕之情,自己做下人赶马车也要千里相随,后两句是说如今寄人篱下,早晚有一天会枯木逢春遍地开花。

    想到这里,大奎不禁笑道:“若是仍是如此迷恋美色,莫说遍地花,遍地草也轮不到你,“大奎说完哈哈大笑,策马向前疾驰而去。

    晓行夜宿,路上走了一月有余,大奎等人到了临安地界却已是六月中旬。

    通政使衙门可谓工程浩大,相隔一条街的临安府衙门与之相比也要逊色三分,格局虽是相仿,但规模却大了许多。

    大奎到了通政使衙门门前,眼望气派庄严的通政使衙门,心中不禁感叹:“这要花多少银子啊,”雕花飞檐门楼下的朱漆大门足有近两丈宽,大门正上横就一副匾额,上书‘江南通政署’五个金色大字。

    此时门前却有两名衙役看守门户,见到大奎等人数众多,左边的衙差不禁上前问话道:“这里是通政使衙门,你等是何人,”

    大奎虽是一身锦袍,却是打扮的如富庶之家的老爷一般,恰巧今日沒穿官服,见到这衙差询问,当即掏出腰牌亮在这衙差面前。

    “参见通政使大人,”衙差当即抱拳施礼,大奎笑了笑道:“免礼吧,这些时日有劳你等前來看护衙门了,你们是那个衙门口的,”

    衙差当即回禀道:“小的们是临安府衙的,乃受周大人差派前來此地看守,”

    大奎呵呵笑道:“既如此你等回去替我多多拜谢周大人吧,”

    衙差当即再次拱手,随后便与另一名衙差结伴回了临安府衙门。

    大奎带领众人径直进了通政署,狗剩在衙门口从新布置了六人当值,这才跟着大奎进了衙门,一切安顿好已是傍晚,大奎不再耽搁,当即吩咐人去隆平府告知冯师爷等人,速來临安府会和。

    到了第三日,冯师爷才到了临安,同來的还有黄莺及两个贴身丫鬟,大奎顾不上与黄莺儿女情长,当下将黄莺安置到了后宅,随后便与冯师爷等人到了前厅。

    待到大家落座,大奎便问道:“不知本官不在家的这段时日里,各地都有些什么讯息,”

    冯师爷回禀道:“各地密报纷至,都在属下这里,”说着示意身后的随从拿出一只木匣來,这木匣竟有两尺长一尺宽,外表以朱漆涂就,况且还落了锁,这木匣与其说是木匣,不如说是木箱更恰当些。

    各地密探传回的密报竟用这么大的木箱來装,可见所报之频之多。

    等到冯师爷打开了木箱,大奎不禁有些眼晕,满满一箱的纸签,每张纸签皆是两指宽,这么小的纸签竟装了一箱,这匣子里的纸签怕是有数万张之多。

    冯师爷将木匣放到桌上,这才禀道:“这里的奏报颇为繁杂,皆是各地官员贪赃的密报,上到十余万数万两白银,下到几千几百两的贪墨,事无巨细统统在这里了,”

    冯师爷接着由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道:“这本名册是属下将这些密报所述一一收录,按涉案人员贪赃多寡分类抄写,请大人过目,”说着起身走过來双手呈上了名册。

    大奎震惊之余,双手接了名册,翻开來一一详尽查看,虽是心中早有准备,知道贪赃的官员不会在少数,但此番见到木匣中的密报,再看这本厚厚的花名册,大奎不由得心神巨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