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巢湖传说

    月华如水,照的大地一片苍茫。

    庐州城内行出一辆蓝绸软轿马车,驾车的汉子一袭青衣身形消瘦,來者不是别人,正是前往无为县的大奎,而车里坐的便是潘夫人及其幼子潘岳。

    大奎与潘家人商定,车马行至巢湖以南的大湖村便即在村中落脚,而那大湖村却正是潘夫人的娘家所在,如果大奎行事不利潘夫人便权当回了一趟娘家,若是真的取了达顿的首级,便随其过江。

    朱守仁在大奎临行前,嘱咐大奎千万将身上的降表及名册交由潘夫人保管,若是大奎有个闪失也不至于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那名册及降表可是关系着朱守仁的身家性命,一旦让元庭掌握自己投敌的罪证,那朱守仁便是再有十个脑袋也自不保。

    大奎深知其中利害,便依了朱守仁将名册降表锁在一只木匣里交给了潘夫人,就潘夫人而言,只要能与自己的夫君在一起,那么去哪里都无所谓,至于大奎的身份,潘夫人却不见有任何疑心。

    从见到大奎的第一眼起,潘夫人便知道大奎绝对不是歹人,潘磊作了泉州知府的消息潘夫人是知道的,只是朱守仁一直对派出去的暗探家人严密掌控,不然潘夫人早已过江与夫君相会了,大奎若是真的能带她母子过江,正可了却心中夙愿,潘夫人何乐而不为。

    朱守仁其人老谋深算,元庭大明两厢讨好互不得罪,大奎的前來也算是从中调和,朱守仁正可从中趋势,对于天下大事,朱守仁自是心中雪亮,元庭气数已尽早晚会败,趁此良机攀上高枝也是势在必行。

    车马行至巢湖北岸,早有朱守仁安排的舟船等候,长江虽有江防,但巢湖却是风波不起,每日里渔船穿梭一派升平,朱守仁在庐州盘踞日久,在这巢湖岸边亦有自己的宅院,大奎欲赶赴无为县,朱守仁自是早早命人沿途安排。

    大奎与潘夫人及其幼子潘岳上了大船,大奎去了船头,潘家母子进了船舱后,车马却也随之上了大船,大船白帆升起,数名艄公撑船起航。

    巢湖南北横卧八百里,借着月色可见湖面波光粼粼浩瀚如烟。

    船行了一程,隐约可见湖中现出一座岛屿,观其山色该是福地通天一般的所在,大奎不禁转头去问一位撑船的艄公:“老哥,这是什么岛,”

    艄公却是个年近五旬之人,闻言笑道:“壮士有所不知,此乃巢湖上的姥山岛,”

    大奎闻言大奇,不禁又问:“老哥,这岛为何叫姥山岛啊,”

    艄公轻笑道:“既然壮士问到,老夫便讲一个故事吧,”说着这艄公便娓娓道來一则传说:很久以前,巢湖是个盆地,盆地中有一座城池叫巢州,有一天,有位打渔的人打了一条千斤大鱼,运到城内廉价出售,全城人争相购买食鱼肉,唯独一老妇焦姥和女儿玉姑不食。

    一个老者见到不禁好奇,走到焦姥和玉姑面前道:“这条鱼是我的儿子,你们母女两不食他的肉,我很感激,來日一定报答,城东门前有一条石鱼,若是见到石鱼的眼睛红了便是有大灾祸,你们需尽快的离开巢州,”老者说完便飘然而去。

    过了几天,焦姥果然见到巢州城东门的石鱼眼睛红了,焦姥不由得心急如焚,奔走大街小巷告诉所有见到的人赶快离开巢州避难,等到城中的人都走了,焦姥才回到家带着女儿逃难,谁知好好地晴天却突然的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随后大雨如注,洪水横流,巢州下陷,焦姥母女被浊浪冲散,正在危急之时,突然空中现出一条小白龙來,小白龙急施法术,在湖内长起三座山,将其母女和焦姥失去的鞋托出水面,后人为颂扬焦姥的德行,又将巢湖取名焦湖,将湖中的山取名姥山、姑山和鞋山。

    大奎听到这里便不由得轻笑,自己儿时也曾听母亲讲故事,也有很多的神话传说,黎民百姓总是将好人的事迹不断地传扬,这也是民心所向,又过了片刻,撑船的艄公温言道:“壮士,此去北岸尚有一段路程,最快也许到明日天亮,你先到船舱中歇息吧 ,”

    大奎闻言不由一瘪,船舱中却是潘夫人及其儿子潘岳,未免瓜田李下大奎才到船头來,虽是心中并无歹念,却也不能与之母子共处一舱。

    大奎当即笑道:“老哥多虑了,我不困……,”

    艄公见大奎并不困倦,却也不再打搅。

    天色微亮之际,船已行至地头,数名艄公将车马下船,大奎当即随潘夫人母子二人也下了船,一如來时,等到潘夫人及其幼子上了马车,大奎赶了车一路北行而去。

    潘岳年仅三岁,生的与潘磊极其相像,虽是年幼却不顽皮,大奎喜欢孩子,应该说只要是年过而立又无子嗣的男子都会喜欢孩子,尤其是像大奎这样的,官居高位家大业大,却是膝下无子,如此却有些美中不足。

    大湖村坐落于巢湖北三十里,依山临湖风景秀丽,村上人家约三百余户,男女老幼近千口人,这在庐州治下已经算是大村,村上姓高者颇多,当地有一个习俗,凡寿终正寝者,其家人定要在其安葬处种植松柏,借以悼念故去的亲人,此习俗延续至今,大湖村左近的山坡绿地已是四季常青松林密布。

    所以就大湖村的姓氏与绿树成林,大湖村又名高林村。

    潘夫人的娘家是这村上为数不多的冯姓,冯家是数十年前由山西迁來此地的。

    当年潘夫人的父亲逃难至此,后來与当地村民学着靠打鱼为生,再后來便在此成家就此安顿了下來,潘夫人的父亲冯彪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故此从小甚为娇宠,后來女儿大了,却已成了十里八乡的美人。

    潘磊是在一次游湖的时候结识了打鱼为生的冯彪,虽是年龄有别却是一见如故,潘磊受邀到了冯家,一眼便看中了冯彪的女儿,冯彪回到家中即托媒人大老远的前來提亲,冯彪欣然接受,潘磊也就成了冯彪的乘龙快婿。

    冯家因为潘磊的关系,如今已是当地的大户人家,三进的大宅,东西套院,在别处不敢说,但在这大湖村,可算是首屈一指的富庶人家。

    大奎护送着潘夫人母子回了娘家,当晚大奎便在潘家门房住下,大奎一身下人打扮,不住门房却有些屈才,潘夫人心知大奎要做的事需万分小心,故此对父亲也未明说。

    第二日大奎即向冯家告辞,冯彪按女儿的意思,本欲将那匹拉车的青马送给大奎骑乘,却被大奎婉言拒绝,告别了冯家,大奎只身一路向南,与潘磊相约一月为期,如今已过了近十天,细细算來却是时间紧迫,就算安然过了长江,潘夫人也不能在十余天内赶到泉州,况且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奎展开脚力一路向南疾奔,沿途遇坡过坡遇河趟河,三百里路在大奎脚下不过区区一个半时辰便即赶到了无为县境内,大奎停下脚步稍事歇息了片刻,即向县城内行去,如今大奎的体力已是大不如前,如此疾奔不足两个时辰已是有些体乏,大奎心中不由的有些愤恨,若有朝一日找到那个方九天,必将其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大奎心中虽满是恨意,但也无法。

    自从自己出事以后,江南各州府县已是遍布海捕文书,另外大奎的侦骑四出,可直到如今仍是了无音讯,大奎边走边想,眼看已至无为县内。

    从元朝至元十四年(1277)在无为地界便设有兵马司衙门,民众称之为无为军,如今江南江北大战在即,元庭更是增派精兵十万驻守此地,无为县虽属庐州管辖,但军备诸事尚需受无为县节制,达顿在此据守,总领无为,庐州,巢县三地的兵马军备事物。

    (古时与现今不同,当代是军事服从政治,古代是兵权大于政治,古代甭管多大的官,沒有兵权就是纸老虎一个,故此说,古时多有武将谋逆制造兵变的事情发生,)

    无为县设将军府,达顿的主力部队便在县城内驻扎。

    大奎进了城,见到小小的县城整个已是一座兵营,寻常百姓却皆不在城中居住,所以放眼望去街上除了巡逻的元兵元将,竟是一个百姓也不见,大奎的到來让那些元兵好一阵稀奇,故此大奎每每遇到巡逻的队伍都会被盘问一番。

    幸而这些元兵脾气还好,说话间只是一番拳打脚踢,若是遇到脾气不好的,怕是要露馅,无奈之下,大奎只得再次出了无为县城。

    如此白日要想进城怕是难上加难,大奎出城本想寻到有人家的地方借以安身,到了晚上再想计策,无奈出城走了许久都不见人烟,偶尔遇到一个小村,却只见人去屋空一片破败景象,大奎心中不禁暗恨,元兵占我山河弄得民不聊生,百姓已是居无定所。

    大奎心中虽是愤恨,但也只能在这空无一人的破败村落落脚了。

    四野虽是荒芜,但大奎好歹以飞石之技达到了两只野兔,回到小村中寻了破锅火镰,好一番收拾总算勉强果腹。

    村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草,大奎寻了些干草,找了间避风的小屋,将干草在木床上铺好便仰身倒在草床上开始闭目养神,谁知大奎这一躺下竟悠悠睡了过去,一觉睡到天大黑,大奎起身四顾不由得有些自嘲。

    出了屋子辨了方向,再想无为县城疾奔而去,刚至县城西门处,竟远远见到由东而來一队车马,看样子似是镖局的镖车一般,远远地却能听到女子的嬉笑声,大奎心中好奇,便暗暗的跟在车队的后面,直到快入城时才看明白,这哪里是镖队啊,却是不知从哪里來的一群青楼歌妓。

    有道是饱极思淫.欲,这无为县如今已成了一座兵营,驻守在这里的将军们也都是凡夫俗子,自然也有七情六欲,从别处弄些青楼女子來消遣一番也无可厚非。

    大奎正愁无法进城,见到这车队顿时计上心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