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鸡汤’入碗腥臊扑鼻,这定是有人在暗中作祟,朱守仁当下脸都气紫了。

    哈鲁赤在一边也闻出这‘鸡汤’气味不对,这回可不能在装傻充愣了,哈鲁赤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指着那‘鸡汤’喝道:“大胆朱守仁,你便是给本官准备的这般美食,”

    朱守仁此时却已经是百口莫辩,只是支支吾吾道:“这其中定有蹊跷,待下官去查个明白,万望哈鲁赤大人息怒,”

    哈鲁赤呼的一声站起身來,气急败坏道:“那你慢慢查,这酒宴本官是无福消受了,告辞,”说罢不等朱守仁再说,已是拂袖出了偏厅带着属下自行离去。

    朱守仁愣了半响匆忙奔出厅來,紧紧跟在哈鲁赤身后不住的陪着不是:“大人,请到驿馆歇息,今日之事都是下官的不是,望大人能饶恕属下这一回,”

    哈鲁赤闻言停住身形对朱守仁语重心长的道:“朱大人,这岂是一顿饭的事情,庐州交给你朱大人把守,朝廷还是放心的,可如今竟有人在你府中作乱,须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哈鲁赤此时已走到守备府大门外,当下又道:“朱大人也不必自责,本官这便回去了,今日之事权当沒发生过,朱大人好自为之吧,”

    朱守仁闻言心中大石方才落地,连忙拱手作揖道:“下官恭送哈鲁赤大人,”

    哈鲁赤哼了一声径自上了轿,轿边的带军校尉一声长喝:“起轿,”随之在数百军兵的护卫下,哈鲁赤的软轿渐渐行远。

    朱守仁望着远去的上差,心中不由十分恼火,身后跟着一起出府的送客的还有朱守仁的两名心腹,这两个心腹虽是一身下人打扮却个个皆是武艺高强之辈。

    朱守仁当即冷声吩咐道:“今日饮宴出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本官叫你们去厨房帮忙,怎么会出了纰漏,”

    两名下人大惊失色,其中一人连忙解释道:“大人,此事与小的们无干,饭菜做好后那得月楼的厨子曾叫我们去估酒的,定是我们走了以后出了事情,”这二人皆是朱守仁多年的心腹,朱守仁自然是百般信赖。

    听到两名心腹如此说,朱守仁冷声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个得月楼的厨子就不用回去了,你等务必将來龙去脉查个水落石出,事后收拾干净,”身后两名心腹齐齐拱手领命,当先回身入了守备府。

    朱守仁在街上站了半响这才慢慢回身向守备府大门走去,一路走一路心里七上八下,若是哈鲁赤因为这件事真的生了气却是如何是好啊,别看那哈鲁赤满口宽慰的话,岂知官场之人皆是善于喜怒不形于色,此番却是真不好琢磨。

    那得月楼的厨子按着惯例站在厨房门前等着,往常到这守备府里作饭都是事后有打赏,多则一两银子少则几串钱,在得月楼做大厨每月才一两二分银子,这还是手艺好的,若是手艺差的能混顿饱饭就不错了,毕竟是兵荒马乱的年月,出來讨生活可是不容易。

    正等得心焦,來了两个府中的下人,这两人皆是青衣小帽紧身利落,大厨陪着笑问候道:“哎呦,今天劳烦二位啦,呵呵呵,”这两名下人便是替他烧火供灶打下手的那两个。

    两名下人走到大厨身前,皆是一脸带笑,左边的笑道:“我家老爷说了,今日的菜肴少了,是不是你偷嘴了,”

    大厨不禁一惊,心中嘀咕:‘难道我偷嘴被人看见了,不能啊,’心中正自狐疑,口上却连连道:“两位这是说哪里话,无有此事,绝无有此事,”

    两名青衣下人互望一眼再不啰嗦,先前问话之人当下一脚踹在大厨肚子上,当即将这大厨踹翻在地,大厨惨呼一声还不等起身,这下人接着由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走到大厨身前蹲下,将手里闪着寒光的匕首在大厨面前晃來晃去的狞笑道:“偷嘴了便说偷嘴了,嘴硬是沒用的,难道叫爷在你身上捅上几个窟窿你才说实话,”

    大厨此时脸上已是涕泪横流,心知狡辩已是无用,这才承认道:“是我偷嘴,今天的工钱我便不要了,”说着竟呜呜的哭将起來。

    在官府人家做事的,无论是本府的下人还是外來帮工的,一旦犯了错说打死便如打死一只猫狗般简单,大厨情知自己不过是每样菜吃了那么几口,还不至于害了性命,所以才敢承认,岂知如此一來却是真的死到临头了。

    蹲在大厨身前的下人闻言笑道:“这便对了,起來吧,”说着收了匕首來将大厨扶了起來,另一个下人嘿嘿笑道:“大师傅辛苦,这工钱还是要给的,”

    大奎吃饱了喝足了却有些犯困,那个大厨一直守在门前,大奎却不能现身,无奈之下在厨房的房梁上睡了一觉,谁知听到厨房门前的动静便醒了过來。

    从房梁上向外看,刚好能看到三个人站在门外正在争执,大奎不由有些好奇,只听那大厨道:“不要了不要了……,”话音沒落,站在其身边的那个下人突然出手在其后颈处劈了一掌,大厨当即软倒在地上。

    大厨倒地之时刚好头向门里,大奎在梁上清楚地看到那出手的下人伸出双手來,一手扳住大厨下颚一手按住其头顶,双手猛地一错,大奎离得老远便听到 ‘咔’的一声,那下人竟将这大厨脖子拧断了。

    大奎此时方才醒悟,自己偷吃了人家的菜,却害得这大厨死于非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大奎心中不由的十分愧疚,随后便见到那动手的下人进了厨房,寻了一只装菜的麻袋來,将菜蔬尽数倒在地上,便用这麻袋装了大厨的尸首,与另一下人合力抬着麻袋走了。

    大奎当即跳下厨房的大梁出了厨房,暗暗跟在那两名下人身后,古人云:敬人者人恒敬之,杀人者人恒杀之,皆自取之者,这大厨也有家小亲人,如今惨遭毒手死不瞑目,大奎决意将这两名下人找个合适的去处一并杀了,给这大厨陪葬便了。

    两名下人却是走的守备府后门,到了门前将麻袋放下,一人竟去马厩套了车,车上放了两把铁锨及一把铁镐,两人将麻袋丢上了车板,这才开了后门驾车出了守备府。

    马车一路向北,因为北门外数里处便是乱坟岗。

    如今已是五月初,正值春末夏初之际,午时刚过正是骄阳似火之时。

    守备朱大人即说要收拾干净,自然不能让这大厨暴尸荒野,两名下人到了乱坟岗寻了一处靠林面水的地方,各持铁锨铁镐开始挖坑。

    天气正热,两名下人却是不敢耽搁,挥汗如雨般的一番挖掘,只片刻便按着大厨的身量挖就一个长六尺宽三尺的土坑來。

    两人直起身各自抹了抹汗水,其中一人索性脱了上衣精赤着上身道:“这天儿可真是够热的啊,”说着持了衣襟向脸上扇风借以凉快些。

    另一人叹道:“快些将这厨子埋了回去交差吧,來來來,搭把手,”两人到车上抬了麻袋走到坑前便将麻袋扔下了挖好的土坑,接着二人都各自持了铁锨开始填坑,直到将人埋好这才各自直起了腰來。

    岂料身后却有人道:“这坑小了些,须得再深些,”

    两人一惊,急忙松手扔了麻袋回过身來,却见一个破衣烂衫的汉子坐在了马车上,两人不由得心中惊异,这人是什么时候到了身边,怎地毫无响动。

    大奎到此时方才现身,自然是等这两名下人挖了坑再动手,岂料这坑甚小须得挖的大些才好将三人一同下葬,无奈之下只能出言提醒。

    见到二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大奎故意哄吓道:“这乱坟岗便是我的家一般,你们來我家动土却是何故,”二名下人闻言大惊,但转念一想如今青天白日便是厉鬼也不敢白日现身,再看大奎有影子,这才各自放下心來。

    大奎见二人定了神,且都是一脸的凶狠,当下笑道:“你们草菅人命却是天理不容,今日在下便是要替这厨子索命的,”说着不等二人动作已是纵身而起,直扑过來。

    大奎伸在空中双掌齐出分袭二人,两名青衣下人见状大惊,一人左闪一人右闪具是身形急速闪过大奎的双掌分击。

    大奎心中不由大奇,想不到两个守备府的下人竟也有如此身手,念头刚落,身形已然落地,岂料左边光膀子的下人就在一闪身时已自脚上靴子里拔了匕首出來,身形一闪复又持了匕首向大奎腰腹扎來,另一名青衣下人自也不含糊,同样的闪身之际起脚直踢大奎下阴,虽是仓促间,这两名下人竟左右夹攻而到,大奎不得不小心应对。

    就在此间不容发之际,大奎突然向右闪身,左掌下按护住下盘,右手托掌横削直击右边的下人心口,使得却是变化后的太极揽雀尾。

    这一式不光闪过了匕首,竟一招间将这空手的下人打出十余步远口吐鲜血仰面摔在地上,大奎一招得手身形再一左闪,左臂急探,就在左边那个光膀子的下人手上匕首还未势尽之时已被大奎擒了持匕首的右手手腕。

    这下人不由得大惊失色,想要变招已是不及,大奎单手小擒拿折腕‘咔’的一声轻响,伴随着这下人的一声惨嚎,大奎一脚闪电般正刺踢在其心口,这光膀子的下人便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扑跌在地上。

    大奎心存杀念岂能留情,电光石火间将两名凶顽毙于手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