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十八摸

    “哈哈哈哈,原來是张大人驾到了,”大奎身后传來一阵大笑,大奎不禁扭头去看,却见一位锦袍男子一脸笑容抱拳作揖快步走來。

    大奎起身呵呵笑道:“哎呀,想必这位就是潘大人了吧,失敬失敬,”

    “不敢不敢,下官迎驾來迟恕罪恕罪,”潘磊呵呵笑着与大奎相互见礼,二人皆是笑容可掬满面春风,便如老朋友一般携手落座。

    潘磊当先笑问道:“张大人怎有雅兴來泉州这蛋丸小地啊,”

    大奎呵呵笑着答道:“这香泉坊名扬海内,张某借机前來开开眼界,哎,你我皆为朝廷命官,在此地却不可大声喧哗,再者你我还是兄弟相称的好些,啊,呵呵呵,”大奎一脸的急色,潘磊自也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來。

    “能见张兄一面,潘某三生有幸啊,”潘磊随即改了口。

    大奎叹道:“我这一年里少有闲暇,闻听此地的香泉坊很有特色,所以特來观瞻一番,不想却惊扰了潘老弟,”潘磊年纪在四十许人,大奎一口一个潘老弟却是自持身价故意点醒潘磊,潘磊久经官场自然知道其中奥妙。

    潘磊回身吩咐跟來的堂倌道:“去知会三姐一声,今天有贵客到,请她妥善安排,一切花费算在潘某账上,”堂倌闻言不敢怠慢,连忙应了,转身下楼而去。

    大奎与潘磊一番客套自不待言,片刻大厅中又有了动静,正堂歌舞台旁的角门布帘一掀,鱼贯而出十余位美娇娘來,一个个艳若桃李美若天仙,更为甚者竟是个个青纱掩体以肉色示人,起先的那个莲儿也在其中,一时间歌舞台上一片春光,直叫台下的看客看直了眼。

    这香泉坊的十三位美人可是台柱子,每晚不过三两位出场已是满堂叫座,此刻骤然倾巢而出齐齐亮相却是大年初一头一回。

    大奎两眼发直看了半响,身边的潘磊唤了几声大奎才回过神來。

    “张兄看中哪一个不妨直说,潘某便作个大媒将其赎了送与张兄,”说着一脸微笑的看着大奎。

    大奎只觉得口干舌燥,伸手端了茶盏來喝了口茶,这才道:“不知要花多少银钱方能替其赎身啊,”

    潘磊呵呵笑道:“不管多少钱,只要张兄满意,潘某便是卖了房子也叫张兄抱得美人归,”

    大奎不禁伸出大拇指赞道:“潘老弟真是爽快人,呵呵呵,”大奎一顿道:“不过这样不太好吧,倒叫潘老弟破费了,”

    潘磊豪气的摆手笑道:“张兄只管选來,哈哈哈哈,”潘磊虽知大奎是江南通政使,但绝想不到大奎这次是专为他而來,心想大奎能在这烟花之地现身,必也是酒色之徒,不如就此试探,看看这位江南通政使张大人究竟是何居心。

    大奎端详了半响,这才摇摇头道:“这些每人一个比一个漂亮,如此看來当真难分伯仲,”话锋一转,大奎才道:“初來时有一位叫莲儿的,其曲子唱的不错,不如叫她再唱一曲如何,”

    话音刚落,起先的堂倌端了一只托盘上了楼來,身后上跟了一个中年美妇。

    “哎呦,难怪今天院子里树上的喜鹊一直叫,原來是來了贵人啊,”那美妇人未到话先到,伴着一阵香风來到大奎与潘磊身边。

    潘磊呵呵笑着道:“來來來,我來引荐一番,”说着一指大奎道:“这位是江南通政使张大人,”

    美妇连忙屈身福了一个万福,这美妇年纪也在四十许人,但却是眉目如画肤如凝脂活脱脱一个徐娘半老更见风韵十足,大奎看着不禁有些眼直。

    潘磊见状不由好笑:“张兄张兄,”说着伸手在大奎眼前晃了晃。

    “啊,”大奎顿觉失态,不由得尴尬的端了茶來喝了一口佯装掩饰。

    潘磊这才介绍道:“这位是香泉坊的鸨母三姐,这些姑娘可都是她一手**出來的,”

    大奎这才应道:“哦,原來是三姐,幸会幸会,”

    潘磊呵呵笑道:“还要麻烦三姐,叫莲儿姑娘再唱一曲,这可是张大人点名要的,”

    三姐不由赞道:“哎呦,张大人好眼力啊,那莲儿姑娘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三姐说着转身就走,边走边回头道:“二位在此稍候,我去去便來,”

    大奎眼望着三姐离去,不禁悄声问道:“潘老弟,这十余位姑娘我看都蛮不错,不如便全数带走,不知潘老弟觉得我这主意如何。

    潘磊闻言,脸上一派高深莫测的神色道:“当今江南地界,还沒遇到张兄这般气魄之人,这香泉坊的后台可非你我得罪得起的,”

    大奎不禁问道:“却不知是何人为这勾栏做靠山,”

    潘磊沉吟片刻才道:“个中缘由张兄还是不问为好,张兄请看…莲儿姑娘要开场了,”

    大奎不由的扭头向大厅歌舞台上望去,只见此时莲儿一如初见时坐于高凳上,那名青衣小童随即扬声道:“有请贵客点曲,”

    大奎与潘磊身后的堂倌连忙过來小心翼翼的问道:“两位大人请点曲子,”

    潘磊示意请大奎点曲,随即自己端起茶來细细品味。

    大奎不由嘀咕道:“须点个高雅些的,”思量片刻才对堂倌道“就点个十八摸吧,”

    ‘噗’潘磊一口茶喷出老远,心中不由感叹:‘果然高雅,’

    原來这十八摸却是市井中流传的一首曲调,词曲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所做,竟然一举风传大江南北。

    堂倌听到大奎吩咐,一时竟也呆了,这里虽是勾栏却非市井之地,这十八摸却是如何能唱得,但既是这位江南通政使大人点唱了又不好推拒,无奈之下只好望向潘磊潘大人。

    潘磊也是无可奈何,他当然不能说大奎点的十八摸粗俗,只得转头对堂倌道:“张大人乃性情中人,即点了曲你便去叫莲儿姑娘唱來便是。

    堂倌无奈,只得回身下楼去了。

    等到堂倌到了台前与那青衣小童一说,那小童一时间脸都绿了,莲儿美人见到不禁问道:“是什么曲,”小童只得走到莲儿身前悄声附耳说了一遍。

    莲儿的脸上顿时便红了,小童又提醒道:“是楼上雅座的贵客点了曲,”

    莲儿轻声道:“我知道了,”

    实话说,身在烟花之地的女人,但凡会唱的都会十八摸,莲儿虽是在这上等勾栏栖身,却也不能免俗,只是这十八摸是初时所习,以备不时之需,哪里想到竟有贵客点这词曲。

    见到台上的窃窃私语,台下的看客不禁皆是一片起哄:“莲儿姑娘,人家点了什么曲子,你倒是快唱啊,”

    莲儿无奈之下,只得吩咐人取了另外一件乐器來,却是一面鼓,而且鼓座甚高与腹部齐平,原來那十八摸的曲调便是京华一带的民谣曲调,而这鼓便是京东大鼓。

    莲儿先是从丫鬟手里接过了一支筷子,横里咬在口中,又取过一只短小的鼓槌与一副竹板來(也叫快板),原來京东大鼓甚有讲究,要求说唱着嘴上衔着筷子却又要说唱的字正腔圆,期间又要一手击鼓打点,又要以竹板伴唱,可谓唱念做打一应俱全,一切准备妥当,随着四声鼓响‘咚.咚.咚.咚’,莲儿以板相合随即唱到:

    紧打鼓來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十八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伸手摸姐冒毛湾,分散外面冒中宽,伸手摸姐小眼儿,黑黑眼睛白白视,伸手摸姐小鼻针,攸攸烧气往外庵,伸手摸姐小嘴儿 ,婴婴眼睛笑微微,伸手摸姐下各尖,下各尖匕在胸前,伸手摸姐耳仔边,凸头耳交打秋千,伸手摸姐肩膀儿,肩膀同阮一般年,伸手摸姐胁肢湾,胁肢湾弯搂着肩,伸手摸姐小毛儿,赛过羊毛笔一枝,伸手摸姐胸上旁,我胸合了你身中,伸手摸姐掌巴中,掌巴弯弯在两旁,伸手摸姐**上,出笼包子无只样,伸手摸姐大肚儿,像一区栽秧田,伸手摸姐小肚儿,小肚软软合兄眼,伸手摸姐肚脐儿,好相当年肥勒脐,伸手摸妹屁股边,好似扬扬大白绵,伸手摸姐大腿儿,好相冬瓜白丝丝,伸手摸姐白膝湾,好相犁牛挽泥尘,伸手摸姐小腿儿,勿得拨來勿得开,伸手摸姐小足儿,小足细细上兄肩,遍身上下尽摸了,丢了两面摸对中,左平摸了养儿,右平梭着养了头,东一着來西一着,面上高梁燕变窝,两面针针棘样样,好像机匠织布梭,左一着來右一着冷,中只位热家火好相,胡子饮烧酒身中,生得白如玉,开掌倚在盆边上,好相胡子喝烧汤,尔的屁股大似磨,叁坦芝麻酒半斤,两面又栽杨柳树,当中走马又行舟,两面拨开小路中,当中堪塔菜瓜棚,老年听见十八摸,少年之时也经过,后生听见十八摸,日夜贪花睡不着。

    (十八摸的歌词取自互联网,据说是正宗原版十八摸的歌词,以此歌词承读者御览,纯属借鉴,望乞见谅,)

    许是看客在此听惯了仙音雅调,骤然听到十八摸却一个个目瞪口呆,等到莲儿将十八摸唱完,立时引得满堂喝彩,谁能想到,以诗词歌赋著称的香泉坊的才女会唱十八摸,虽说只要有钱,这些才女会在后堂极尽淫乐之能事,但在前堂却是一本正经惯了。

    大奎在楼上更是一副欢欣雀跃连连叫好,潘磊潘大人见到堂堂江南通政使竟是如此做派,不由得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