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风雨夜行人

    闻名饶州的三秀书院便坐落在这三秀林旁,吴王尽取江南半壁之后在江南各地广设书院招揽学子,而饶州城内光大小书院便有十余所,三秀书院便是其中之翘楚,由此可见吴王广蓄贤才振兴汉邦之心。

    车队过了三秀林,又行了片刻便已离饶州盐场不远,远远望见灯笼火把将盐场内照的亮如白昼,车队的把头便是那个麻脸汉子,此人姓李人称李麻子,善使长刀武艺高强,从前拉着一伙人在饶州左近的月亮山上落草,在江湖上倒也闯下赫赫威名,当年元兵几次围剿均奈何不得他。

    后來明军打下饶州,并派了一位知府來,谁知这知府到任后竟派人前來说降,李麻子贪恋荣华富贵遂带人下山投了这位知府大人。

    如今的李麻子在这饶州有宅子,有银子,有女子,有儿子,短短一年时间,有了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一切,这些都是知府大人所赐,当年的知府大人如今已是饶州府尹,在李麻子的心中,府尹大人便如再生父母一般,沒有府尹大人也就沒有李麻子的一切。

    为了府尹大人,李麻子宁可去死,自己能得府尹大人器重,那是几世修來的福分,李麻子如今带着从前的人马专职押送海盐,而每月即可从府尹大人哪里领取白银一百两,一百两银子在寻常百姓眼里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当今大明的一品朝官也不过每月八十余两银子而已,自己这份差事虽是辛苦些,但总比从前打家劫舍來得强煞。

    从前的李麻子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如今却是放心大胆的运私盐,江浙泉州的知府潘磊是饶州府府尹潘苛的堂弟,私盐由泉州起运沿途州县一路放行,昔年李麻子倒也结识了不少的绿林朋友,纵在山贼出沒的地段也不妨事,道上朋友总是会给李麻子几分面子。

    车队过了三秀林,又行了片刻便已离饶州盐场不远,远远望见灯笼火把将盐场内照的亮如白昼,因今夜天上有雨将下未下,盐场内早有数名把头与一干苦力等在哪里准备卸货了。

    李麻子催促一声,车队加紧向盐场内赶去,盐场的木篱笆大门早早开启等候车队进入,说來也怪,就在这多刚刚进入盐场时,天上下起了绵绵细雨。

    李麻子不禁咒骂起來,此刻下雨是不能卸货的,盐包若见了雨水势必要短了斤两,无奈之下,李麻子吩咐马车进入盐场后就此停住,所有人进盐场工棚暂避,等待雨后再行卸货,马车上皆有篷布遮盖,况且又俱都捆扎停当料來无事。

    李麻子吩咐完即随着盐场几位把头有说有笑的去了盐场边上的土房,哪里早已经备好了酒菜,这是一向的惯例。

    一路上李麻子滴酒不沾,此时到了地头自然不再拘束,与众把头在房内的方桌前围坐了,随即吆五喝六的吃喝起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却由后门走进了两人,这二人皆是头戴斗笠身穿蓑衣,但李麻子闭着眼也知道,这二人是盐务司的马师爷及随从高二。

    马师爷进了房先是摘了斗笠脱了蓑衣,现出一身儒袍來,这马师爷是读书人,读书人就是穷讲究,如此雨夜也要穿戴的如此齐整。

    马师爷弯下腰來伸手掸了掸袍服上沾染的泥水,这才由怀中取了一张纸签出來。

    “呵呵呵,李把头,这是例行的货契,已盖了印章,你收好,”马师爷递上纸签,李麻子接过來展开看了一眼,随即折好收入怀中。

    这货契便是银子,每月三张,有了它才能到府尹大人哪里领银子,可是不敢丢失,李麻子收了货契这才呵呵笑道:“这雨一时半刻也停不下來,马师爷來的刚好,一起喝两杯,來來來,我给你满上,”

    李麻子说着便取过一只空杯,又持了酒壶來斟了酒。

    马师爷不禁皱眉,李麻子拿的那只酒杯却是身边一盐场工把头用过的,自己一介文人岂能与之通用一杯共饮。

    “李把头不必客气,在下这就回去向傅大人复命了,告辞,”马师爷拱手推拒,转身去穿了蓑衣带好了斗笠。

    李麻子哈哈笑道:“既如此师爷慢走,不送了,”话虽如此说,但李麻子心中明亮,每每自己拿别人的杯子敬酒,这马师爷都是避而远之,时间一长,李麻子便由此套路,明知道马师爷爱干净就偏偏如此做。

    在坐的都是自家兄弟,以前都是跟着自己刀头舔血的,若插进一个酸文人來,谁都不会自在,因此每次交接了货契,李麻子都依此法送客,百试不爽倒也干脆。

    马师爷穿戴停当再次向室内众人拱手,这才带了随从复由后门出去,依着來路回去。

    饶州盐务司距盐场并不远,所以马师爷每次皆是徒步而來,只是今夜有雨,路上颇为泥泞,这叫马师爷叫苦不迭,自己的婆娘刚刚给自己置办的鞋袜,今夜怕是要遭雨蒙尘了。

    正行走间,依稀可见迎面行來三人,看样子行色匆匆却是连纸伞也沒有带,那三人双手举在头上一路奔行而來,马师爷见了不由嗤笑,以手遮雨和竹篮打水又有何差别,真真可笑至极。

    前面三人片刻便奔得近了,谁知就在与之错肩的刹那,马师爷只觉双腿一紧,随之合身扑倒在地,‘啪叽’一声,马师爷整个摔在了泥水里,还未等马师爷惊叫,已被人塞了口鼻缚了双手塞进麻袋。

    马师爷身边的高二见事不好,抽腰刀便欲反抗,却不知何处‘咻’的一声射來一支利箭将其当场惯胸射杀,只见路上先前的三人抬了马师爷转身便走,转眼消失在夜色中。

    这时路旁草丛中竟闪出十余黑衣蒙面人來,各持弓弩长刀直奔盐场方向……。

    “來來來,接着喝,”李麻子与室内众人推杯换盏喝的正在兴头上。

    岂料‘咣当咣当’两声大响,前后门被人一并踹开,自两扇门外转瞬冲进二十余黑衣人來,一名黑衣人到了室内厉声道:“想活命的都坐在原位不要乱动,否则休怪我等刀枪无眼,”

    李麻子见状大惊,见到这些黑衣人个个手持长刀都是黑巾蒙面,却不知是何來路。

    李麻子强自定了心神开口问道:“那条线上的朋友,报个腕吧,”

    先前说话的黑衣人冷笑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你且休问,跟我们去个地方阁下自会明白,”说着向身后一招手,身后一名黑衣人一手提刀一手持了绳索,只见这黑衣人将手上长刀插在腰间,随即持了绳索上來便欲将李麻子绑了。

    就在绳索上身的瞬间,李麻子腰身一拧左臂向后突然一记掣肘,身后的黑衣人不防之下心口中招踉跄后退,李麻子就势起身探手将黑衣人腰上长刀抽了出來。

    持刀在手,李麻子身形不停,纵身而起掼窗而出,谁知窗外早有二人持了麻袋撑开袋口等在那里,李麻子这一下正巧自己钻进了麻袋,窗外的二人紧接着收了袋口,一人持了绳索将麻袋一圈圈的绑扎结实,以防李麻子以长刀划破麻袋脱身。

    室内带头的黑衣人呵呵笑道:“众位勿惊,我们今次只为李麻子,与他人无干,來,我敬各位一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來展开,走到桌前打开酒壶将纸包内的东西系数倒进了酒壶,然后再将在座的众人酒杯里的酒倒掉,再一一从新斟满了酒。

    在座的众把头相互而视都是疑惑莫名,黑衣人再次开口道:“喝了这酒便无事,不喝就杀,耍诡计也杀,我现在数到三,不喝的就不要怪我等手黑了,”

    身周的黑衣人个个目露凶光,手上长刀寒光闪闪,看來不像是做戏,己方不过三五人且又是手无寸铁,黑衣人二十余人个个拿着长刀,如此却如何反抗。

    这些把头正在犹豫间,黑衣人头领已经开始说道:“一,”

    别等二了,不然就真二了,李麻子如此身手尚在算计中,何况这些不入流的工头把头,在座众人各自端了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黑衣人直盯着他们各自扑在桌上,这才一一查看,见俱都被**麻翻这才招呼一声带着众黑衣人推出了房门。

    夜雨连绵越下越大,此刻纵是站在雨中呼喊,声音也不会传出太远,何况这些黑衣人來去俱是毫无声响,哪怕是脚印很快也被雨水冲淡。

    等到李麻子再次见到光亮却是身处一间密室之中,密室并不大却只有两丈见方,墙壁上燃着油松火把,将室内照的亮如白昼,此刻的李麻子已被五花大绑丢在角落里,如此一來李麻子不禁心中揣测:‘自己是被绑了肉票,是谁如此不开眼,我李麻子岂是好惹的,’

    正自胡思乱想,门外走进一人,这人一身绯红,衣饰华贵,一看便不是市井俗子。

    红衣华服之人一进门,李麻子不禁一惊,从前他自然不知道厉害,但与府尹大人接触的久了,便对官员体制有了一定的认识,府尹大人曾说过,等攒够了银两便换身衣服,而要换的衣服据说便是在衣服的图案上有所不同。

    进來的这个人虽是一身常服,但李麻子认识这是官服,而且进來这个人的官阶要比府尹大人大,只是不知这人究竟是何官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