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惺惺相惜

    ‘当…当…当…当…,’又是一阵密如骤雨的金铁交鸣之声,转瞬大奎与常遇春击剑相交近百招,大奎虽是酒醉但眼力反应却是丝毫不逊色与平时。但此刻常遇春的剑招如疾风骤雨般攻到,大奎也只能全数抵挡却是一招也不能进击。

    常遇春的剑法若简言之,那便是快,猛,准,狠。快如风,猛如虎,准若点睛,狠如豺狼。常遇春剑法多以点刺撩抹等小巧招式为主,力求以最小的剑式范围攻敌必救,这样一来本就快若闪电的剑招此刻更见凌厉。

    大奎又挡了三十余招,心中不由发狠,拼了吧!当下以快打快,施展开独创的乱七八糟剑法,开始奋力反攻。

    常遇春心下不禁惊异,他这是施展的什么剑法?招式杂乱无章,根本无轨迹可循,却又每招皆是用的恰到好处!

    一闪念间,两人已打成势均力敌之势。常遇春剑快,大奎的剑法却也不慢。两人这下皆是以精灵小巧为主,以直线进招为路线。这下真可谓针锋相对,金铁交鸣之声大盛,看的周围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常遇春一身蓝缎锦袍,大奎一身绯红锦袍,一时间只见红蓝两道人影纵越开合,剑光犹如匹练破空,金铁交鸣之声更如狂风骤雨。周围的人都看傻了,尤其是营寨门前早已聚集数百军中将校,一个个屏住呼吸直盯着门前相斗的二人,都是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精彩场面,他们却都在替大奎担心。

    常遇春自打从军便没败过,这群将校自然不担心,他们担心大奎一个不小心再被常遇春杀了可怎么办?虽然旁观者都看不清二人所使得剑招,但看那气势和听声音也知道。这也不能怪他们多想,大奎与常遇春相斗实在是凶险万分。

    大奎与常遇春又斗了一百余招,仍是这般场面。大奎心绪平稳,虽喝了酒却不见有任何影响。常遇春也是安之若素,剑招凌厉洒脱丝毫不见败象。二人此刻皆是攻守参半旗鼓相当,大奎不由惊异:‘常大哥这般耐力却是不输与我!这可如何是好。’

    大奎正自想着,常遇春已是旋身绕步从侧翼攻到,大奎身随剑走挺剑迎上。一时间剑风咻咻,剑交当当轻响,时而激起数点火星。这火星在夜色中更为显眼,便如紫炎流萤般一闪即逝。

    大奎与常遇春二人剑如霹雷电闪,身如闹海蛟龙。二人皆是一般的身手矫健,一般的威猛无涛。又斗了近百招,仍是这般焦着相斗,二人气息都是不见丝毫凌乱。常遇春此刻也是暗暗佩服大奎的武艺,大奎兄弟能有如此武艺确实不凡,况且又是大病初愈身体未复之时且能与我战成平手,若是平时我安能胜他?

    眼看月上中天,大奎与常遇春已是斗了三个多时辰仍是胜负未分。旁观的人腿都站麻了,不少人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不由都是心道:‘这二人是要斗到天亮吗?’

    恰在此时,一阵布袂碎裂声传来,相斗的二人齐齐后纵分开,待到二人落地却皆是默默站立原地相互看着对方。借着月色,只见大奎衣袍下摆已成碎步条条,而常遇春肋下衣襟已被刮开数道尺余长的口子。

    原来大奎竟是以不招不架之势与常遇春对换了三剑,这三剑可谓是凶险之极。大奎在常遇春肋下划开了三道口子却不伤其皮肉,常遇春在大奎前襟下摆抹了三剑未动大奎筋骨。若是生死搏杀,大奎与常遇春都该是肚破肠流之状,二人却皆是已经生还无望。

    这一番比斗,大奎与常遇春互相之间算是有了新的认识,皆是惺惺相惜,相持以重。

    常遇春望着大奎突然哈哈大笑道:“大奎兄弟剑术高超,愚兄自叹不如,如今兄弟大病初愈,愚兄就算胜了也不光彩,况且又是平手之局?”

    大奎摇头回道:“剑者心之所系,有心则剑气盛,无心则剑气衰。此事与身体无干。”

    常遇春微笑问道:“难道垂垂迟暮之人也有剑气?”

    大奎笑答:“剑气者,中正平和之气,。此气不动如山,动如雷霆。武圣关羽身首异处尚能惊吓曹操,凭的便是气势。又何论老幼?”

    常遇春呵呵笑这走过来拉着大奎的手道:“今日天色已晚,且到我府上,你我兄弟二人再好好叙谈叙谈啊。”说罢转头道:“来人,备马回府!”……。

    大奎与常遇春联袂并鬃而行,身后自有一干人等相随。路上二人即对剑术不断地争辩,常遇春平日少言寡语,大奎也不是话多之人,此刻二人却是争辩的口沫横飞喋喋不休。身后一干随从见此情景且是大为称奇,刚刚还打得难解难分,这会确实如他乡遇故交般的热切相谈,这却是何故?殊不知英雄惺惺相惜之理。

    二人直到常遇春府邸门前还在争辩,下了马携手入府进了前厅犹在争辩。丫鬟掌了灯,上了茶,常遇春命人上了酒菜与大奎对饮时才叹气道:“常某虽精于武艺,但这些年来还没有遇到如大奎兄弟这样的对手。你我虽是同朝为臣,但今日才算真正相识。来,愚兄敬你一杯。”

    大奎端起酒盏笑道:“常大哥抬举小弟了,能结识常大哥如此英雄,小弟三生有幸,干!”

    二人持杯碰了一记这才举杯同饮,随后二人边吃边聊,到仆役撤了酒席上了香茶,二人便秉烛夜谈直到天亮。

    次日辰时,二人仍是相谈甚欢,所谈涉及武艺涉及兵马作战,连男女之事也互不遮掩。正谈着,大厅门外一声长喝:“好你个张大奎,来应天也不到我哪里,是不是不将我汤和放在眼里了?”来人不是汤和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