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君子之约

    人要有人样,官要有官威。大奎则不然……。

    一身绯缎长袍,腰缠玉带,天蓝灯笼裤足蹬薄底皂靴。虽是官服在身,手上却拎了个酒坛,骑在马上边行边饮。胯下红云神骏非常,唯独没有尾巴,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大奎早已问过,是杨小虎为了给自己的铁枪扎个枪樱,故此剪了马尾。每每想到这事大奎都不禁莞尔,杨小虎这孩子还真是调皮捣蛋的高手!大奎大病初愈好些天没饮酒了,一路行来大奎就没放下过酒坛子。临行前黄莺叮嘱过周凯,不许大奎沾酒。大奎身体未康复,若是饮酒怕要伤了身子。如今跟在大奎身后的周凯苦劝不力,也只能听之任之。

    二人快马疾驰行了二日,眼看即到应天了。此时大奎已是醉眼昏花。虽如此却依然举坛豪饮,任凭口边残酒湿了前襟。

    有道是酒壮怂人胆,常遇春乃是大明军中第一高手,大奎心中有些没底,故此借酒壮胆。输也好赢也好,能和高手过招也不愧为人生一大乐事。大奎命周凯寻到了先来应天的田风,三人会齐后便直奔应天左路军营。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红霞满天。今天已是应天比武初试的最后一天,常遇春一身锦袍安坐于营帐内,膝上横放一杆铁枪。这铁枪长约丈二鸭蛋粗细,虽是跟随常遇春多年,久经沙场,但枪头锋芒正盛,不时寒光流动。

    他会来的,从见到大奎第一眼时,常遇春便知道大奎也是一个痴武之人。听闻大奎在隆平遇刺,身中奇毒。常遇春不禁有些担心,刘伯温丞相交代的事情还没办好,这张大奎就此身死?却对不会,但凡惊世之人多有福缘想照。张大奎一脸憨厚,一看便是命硬之人。既然已经相约,想必在今晚便会有结果,常遇春相信,大奎只要不死,那么今晚一定会来相会。

    正自有所思,门外兵卒手持拜帖来报:“报都督,营寨外有三人三骑来到,据称是大明通政使张大奎,这是拜帖。”兵卒说着,双手呈上拜帖。

    常遇春伸手接过展开来看:常大哥亲启,小弟遭遇不测幸而未死,念及常大哥所约特来相会。门外恭候,望乞移步相见。

    常遇春将拜帖转手放到身后条案上道:“你下去吧。”兵卒领命拱手退身出了营帐。

    常遇春微微一笑,自语道:“终究是来了!”说着膝头一动,铁枪弹起。常遇春伸手抄住站起身提枪大步向营帐外走去。

    大奎既是言明在营外相见,是怕再次出现与汤和的一幕。毕竟常遇春乃是手握重兵的主将,须得给他留些颜面才是。大奎喝醉了酒方才有此想法,不过这样也对,一旦自己败了也不至于闹得尽人皆知。

    大奎仰头喝下最后一口酒,信手扔了空酒坛。此刻大奎坐在马上看到营门前值卫的兵卒已是对影成三人。

    等了片刻,只见常遇春只带了两名随从徒步出了营帐,大奎虽是酒醉但仍记得礼节。伸手将插在鞍囊里的连鞘长剑抽出提在手上,骗腿跳下马来,呵呵笑着迎上常遇春。

    “常…大哥,多日…不见一向…可好?”大奎硬着舌头打着招呼,一步三晃走到常遇春身前。

    常遇春也笑道:“大奎兄弟不辞而别,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呵呵呵。区铁匠在你那里如何?兄弟别是慢待了他吧。”说到区铁匠,常遇春如今都有些懊悔。一个马虎便被张大奎骗了去,心中不免有几分不舍,却也是无可奈何。

    大奎呵呵笑道:“很…好…很好,他在我…那里吃的…香,睡…的稳,就不…劳常大哥…惦记了。”大奎说着再次呵呵笑了。

    常遇春见到大奎这幅无赖模样便心中犯恶,但见到大奎已经酒醉如此,却也不好趁人之危。当即常遇春点头道:“如此就好,今日天色已晚,你我明日再比试不迟。兄弟且随我到府上小酌几杯,一叙兄弟情义。”

    “哎,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春风习习,倒…也是个打架的…好天气。你我…兄弟二人…便在此…借着夜色…切磋切磋,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大奎借着酒意宣战,怕酒醒了便没这个胆了。现在身边不过数人,输了也无妨。

    常遇春不禁为难道:“大奎兄弟大病初愈,又是大醉而来。常某现在动手怕有胜之不武之嫌啊!”常遇春见大奎短短一月不见,却是消瘦很多。心知必是毒伤初愈之故,如今带病前来应约,可见大奎真乃君子也!

    大奎呵呵笑道:“多谢常大哥挂念,你我兄弟二人只是切磋,又不是真的搏命厮杀。况且小弟今日前来正是专程来跟常大哥谢罪的!”

    常遇春闻言呵呵笑道:“谢罪不敢当,你我兄弟便点到为止吧,请!”说着常遇春一拱手退后两步,身后兵士递过铁枪来,常遇春伸手接过。

    大奎晃晃悠悠转身道:“将马拉到一边去,腾出场子来。”田风周凯领命将马匹拉到路边,随即站立观战。二人心知今日之战将是生平仅见,大奎的武艺及声名二人早有所闻,常遇春的名号更是如日中天,此二人相斗岂有不精彩的?

    常遇春持枪而立见到大奎手上却是长剑,不禁问道:“大奎兄弟没带长兵器?你以长剑相斗岂不吃亏?”

    大奎呵呵笑道:“不妨事不妨事,随便过过招不必那么讲究。”说着缓缓抽出剑来。营门前左右都立着火盏,火光下映的大奎长剑上寒光闪闪。

    常遇春不仅叹道:“果然是好剑!”这柄龙泉剑是汤和花重金请名师所铸,本欲献给吴王,谁知阴差阳错之下吴王又赐给了大奎。当年常遇春偶得一匹宝马,吴王见到喜爱非常,谁知正当常遇春准备择日进献吴王只时却被孟歌杀了。

    其后常遇春力荐保住了孟歌的性命,并倾尽所有购得好马献之,这才打消了吴王的怒气。常遇春本欲让孟歌回乡隐居起来,等到大明北伐时再招其回到麾下,不料却被大奎捷足先登收做了门客,更可气的是大奎竟从自己的手下凭空骗走了区大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