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原来如此

    杨小虎脸上咬牙切齿一副凶狠相,直到将手中青砖钻透方才抽出手指缓缓站直身子。只见其微闭双目慢慢吐出一口浊气,手掌由上而下缓缓虚按,半响方才张开双目,对着台下的华服汉子道:“有劳!”说着将手上的转头递了过去。

    那华服汉子诚惶诚恐的接了砖头,带头叫起好来。这真可谓一呼百应,群起响应。一时间赞叹叫好声此起披伏。

    杨小虎这一手不光让台下百姓震惊,杨小虎身边不远的应试者十八号直接惊傻了。这位仁兄心里直骂:“今早出门见到一只死耗子(老鼠)就觉得不吉利,今天比武就真来了这么一位世外高人,偏偏又和自己是对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谁知杨小虎转身望着这位应试者十八号微微笑道:“这位施主不用惊慌,功名利禄在小道眼里不算什么,贫道只是以武会友而已。既是以武会友,贫道自会手下留情,请进招吧!”说完杨小虎慢慢探出右手来,伸出食指遥遥指着应试者十八号。

    杨小虎就是用这根右手食指钻透了青砖,此刻伸出食指来很显然要以食指迎敌。应试者十八号看在眼里,心中直打鼓:‘这道士如此武艺,青砖都钻透了!这要是在人身上戳一下岂不要了命去?干脆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应试者十八号当即双手抱拳道:“道长神功盖世,小可自叹不如,这武不比也罢,就此告辞!”说着向着杨小虎深深一揖,转身跳下擂台分开众人就此离去。

    杨小虎见状不由的心中石头落地,随后一声锣响。隆平府的师爷走上台来对着台下众人长声喝道:“应试者十八号弃权,应试者六十六号胜出!”这句话一喊出来,杨小虎当即软倒在地昏了过去。

    台下守候的衙差见状连忙奔上台来将杨小虎扶下了台,台下早备了轿子。杨小虎在衙差的扶持下坐进了软轿,随后四名轿夫起轿直奔隆平府衙门。

    那华服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孟歌所扮。此时戏也唱完了,主角也退场了,他自然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见到软轿离场,孟歌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原来杨小虎早年从军以前,母亲亡故只得靠乞讨为生。久在江湖飘,到也学了些旁门左道骗人的把戏。

    杨小虎叫孟歌准备了鸟笼与鸟雀,却在鸟雀爪子上栓了一根细小的渔丝,下端环成一个小环。杨小虎将手伸进鸟笼的时候将右手中指套进渔丝环内再拿出鸟雀,那鸟雀的爪子紧紧挨着杨小虎的手指绑在一起,却哪里能飞的出去?由于渔丝细小,本身便不易被人察觉,杨小虎又做的隐蔽,自然是天衣无缝。

    至于那青砖钻孔就更简单了,早早将青砖用凿子钻个孔,刚能通过一根手指,然后用胶糊住一面,再将钻孔钻出的砖沫填充回去用胶封好。胶的表面再撒些许砖沫粘住以掩饰破绽,如此一来无人能看出子午卯丑来。

    (ps:古代的胶水是用牲畜的内脏熬出的,也有以鱼的内脏熬就,俗称鱼胶。古代的漆必须加这种胶才能有更好的粘合力。哪怕到了现代装饰行业中,依然沿袭这种以胶掺进装饰材料中加以应用的范例。还有的胶是用面粉等调和烧制而成的,用以粘贴纸张等等,比方说浆糊。总之古代的胶品种繁多,数不胜数)

    杨小虎无非是装腔作势的表演一番,便博得满场的喝彩,更吓跑了对手。本身杨小虎就大病在身疲乏无力,这一阵折腾下来已快支撑不住,等到隆平府的师爷宣布了比武结果,杨小虎便再也支持不住就此昏倒在地。

    四名轿夫抬着软轿一路送到吴县张府,孟歌策马跟在软轿后面,另一匹马便牵在手上。一路行来,孟歌心中不由的感叹,杨小虎也实在是刁钻聪明,这样也能被他蒙混过关。

    等到了张府门前,恰巧遇到冯师爷正站在门前望着远处的山水景色。见到孟歌回来了,杨小虎却是坐着轿子回来的,心中虽是疑惑但还是赶快叫了人来。张府内奔出两名下人一起将杨小虎搀扶了进去。

    冯师爷这才问道:“孟壮士,公子这是怎么了?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孟歌叹气道:“那是他怕张大人担心所以硬撑着骑马去了隆平府,这下比武结束自然撑不住了。”孟歌说完叹息着摇了摇头。

    冯师爷不禁惊问:“公子可曾受伤了?”

    孟歌叹气道:“那倒没有,不过是劳累加病疾罢了,不妨事!”

    冯师爷闻言这才放下心来,不由得叹道:“输就输了吧,张大人自会替他想办法。”

    孟歌大笑道:“这小子古灵精怪的,今天比武竟然赢了。”孟歌说完一顿又纠正道:“恩,不能说是赢了,应该是将对手吓跑了。”

    冯师爷不禁疑惑的问道:“那却是为何?”冯师爷心中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依杨小虎此时的状况若说与人比武绝无可能。孟歌与冯师爷一路向府内走,孟歌一边将今日经过详细地与冯师爷说了,只听得冯师爷窃笑不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