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隆平大包子

    四人四骑快马加鞭一路赶到隆平府,就在隆平城西门分手。

    大奎临走时对杨小虎道:“凡事量力而行,切莫使性逞强。”

    杨小虎满口答应了,直到大奎与周凯策马走远了,这才赶快俯身爬到马背上。

    孟歌见杨小虎如此不禁疑惑的问道:“刚刚你还好好的,为何现在如此?”

    杨小虎嘀咕道:“我是怕义父担心,一路行来可累死我了。”

    孟歌从杨小虎说话的声音听来知道他所言非虚,再看杨小虎额头却已是冷汗密布。难怪张大人临走叫自己盯着杨小虎,原来大人已经看出杨小虎是装腔作势外强中干。

    孟歌劝道:“如此我们回去吧,你这样的身体去比武,人家动动手指你也挨不住啊。”

    杨小虎趴在马上支吾道:“来都来了,怎么能回去?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进城再说。”说着一磕马腹,马儿驮着杨小虎慢慢向城里走去,孟歌无奈只得策马跟在其后。

    今天的比武指定要比昨日精彩,所以街上很少行人,估计都跑去看比武了。虽然比武没有开始,但提前占个好位置还是蛮不错的。

    杨小虎一路在前面走一路哼哼道:“孟叔,我早上没吃饱,咱们先找个地方吃几个包子吧!”孟歌在后面跟着,看到杨小虎无精打采的样子心知他是体虚的缘故,饿了也属正常。可环目四望之下却不见有包子铺。

    孟歌道:“这条街上没见有包子铺,我们先去擂台,之后我去给你买!”

    岂知杨小虎有气无力的道:“离比武时间还早,咱们拐个弯找找,这附近一定有。”

    孟歌无奈,只得与杨小虎转过街口向南走了一程还真见到有间包子铺。原来元庭对各城主要街道管制甚严,主街道上严禁摆设小摊位及开设杂七杂八的铺子店面。虽然江南已为红巾军占据,但是这个习俗却是沿袭了下来。

    孟歌与杨小虎一前一后来到了这间包子铺,正赶上包子铺门前的笼屉里包子出笼。一时间白色的蒸汽弥漫,其中夹杂着热包子的清香,杨小虎闻见后顿时来了精神。

    许是都去看热闹了,街上没什么人,这小店此刻也就没什么生意。正忙着将包子出笼的店家见到来了客人,连忙吆喝道:“孩他娘,来客人了。”

    “来了来了。”一阵吆喝间,一个中年妇人由包子店里面疾步走了出来,杨小虎见到这妇人更饿了。为啥呢?这妇人白胖白胖的,走出店来脸上堆着笑,便如两个肩膀扛了个大包子一般,不愧是卖包子的,长相都这么传神。

    孟歌与杨小虎下了马,孟歌接过杨小虎手中的缰绳道:“你先进去,我把马栓了。”说着牵着两匹马走到街边一株小树前将马栓在树上,这才回身向包子铺走来。

    杨小虎哪里还能走啊,啷呛着走到包子铺门前,手扶着门框等孟歌过来。

    那妇人一见不禁惊奇地问道:“哎呦,这小哥怎么了?”却是碍于礼数不便相扶。

    孟歌走过来道:“没事没事,体虚多病罢了。”说着扶起杨小虎走进了铺子里,寻了座头坐下后,孟歌道:“店家,来两笼包子。”

    那妇人虽是身宽体胖,手脚倒是麻利,转瞬端了两笼包子过来摆在二人桌面上。随后又端了两碗粥来放在孟歌与杨小虎面前。

    孟歌不由奇怪道:“我们没要粥啊,店家为何盛了粥?”

    妇人笑道:“来这里吃包子的客人都送粥,客官不要客气,这粥是不要钱的。”

    孟歌呵呵笑道:“原来如此,在我们老家也这样,想不到这里的风俗也是一般无二。”

    杨小虎早就饿了,抓起包子来便是一通大吃,孟歌也不客气紧随其后。若是赞扬食物的美味,以赞不绝口来说那还是下乘,只顾吃没空说话那才是上乘。要说这包子真是地道,首先是入眼雪白馒头般大小,包子褶环心捏就错落有致。尤其是咬上一口松软喷香,方知原来皮薄馅大,二人吃的更是满嘴流油。

    杨小虎虽是在大奎身边,平日里虽是没少吃肉,但比之这大包子着实逊色不少。尤其是杨小虎大病初愈,又是年富力强长身体的时候,有包子吃岂能错过?这一顿大包子吃的可真叫痛快,两人直吃了二十多个方才罢手。

    (ps:古时寻常百姓饭食很少见油星,有些人好面子,明明在家吃的糠菜窝头,出门也要用猪皮擦擦嘴。外面人见到不由赞叹:哎呦,你看人家吃的满嘴流油!说起来是个笑话,但古代的百姓大众能吃起包子的太少了,曾几何时举国乞丐上百万就说明了问题。)

    等到结账的时候,孟歌方知这大包子不便宜,竟要五文钱一个。平日里馒头不过一文钱两个,这包子怎么会这么贵?一问下方知,这包子是驴肉馅的。俗话讲: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由此可见驴肉的可口。孟歌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足有十两放在桌上,店家妇人不由得苦笑道:“客观莫要开玩笑,小店本小利薄,哪里找换的开这许多银两?”

    杨小虎吃饱了,也来了精神,见到孟歌拿出这么多银子不由问道:“孟叔,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我记得你的月俸都喝酒了!”原来张府内虽有酒,却禁止多喝。孟歌觉得不过瘾,偏偏又是酒量奇大,又怕坏了张府规矩,便时常到县里打酒喝。尤其是孟歌不喝孬酒,非花雕与女儿红不喝,一来二去月俸便时常捉襟见肘。

    孟歌见问,这才笑道:“张大人临走时说,你大病体虚需要补补身子,府里的饮食怕不和你的胃口,特留了十两银子给我。并嘱咐我此次进城权当与你散散心,想吃什么便吃什么,想买什么便买什么!哎,有爹真好。”

    杨小虎心中感动,却从怀里掏了两串钱来交给了店家妇人结账,店家找换了几十文回来,杨小虎随随便便放入怀中即与孟歌走出店铺。谁知杨小虎刚刚出门却一个趔斜差点摔倒,回头一看那店铺门前竟有一块砖头,险些绊倒杨小虎。

    杨小虎呆了片刻随即大喜道:“比武有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