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隆平擂台

    杨小虎再次回到张府时,直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晃近了宅院。两只石锁用外衣串起挂在脖子上,就这样走了回来。当孟歌见到杨小虎这般模样不禁一惊,随之就见杨小虎颓然扑倒,竟就此昏厥。幸而孟歌眼疾手快冲过去扶住杨小虎,替他解下了石锁……。

    有人行刺朝廷命官未果的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隆平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府尹王西元早已八百里加急上报了应天府。当时衙役赶到李员外家里时,只见到厅堂中杂乱无章杯盘满地及数具尸体。王西元命人厚葬了许元董虎,并张贴海捕文书四处缉拿涉案人员及其党羽,但此举无异于亡羊补牢海底捞针一般。

    虽是一波未平,但王命难违。隆平府于一月底就在城正中的街心搭设擂台,积极准备比武事宜。开试这天,闻讯而来的各乡镇青壮及看热闹的百姓将隆平街心塞得水泄不通。官府早有明告,但凡身强体健者,好习武艺者皆可报名应试。比武以抽签决定对手,以车轮制逐一淘汰,直到剩下最后的十名应试者为止。

    比武这天可真是热闹,街心处人山人海。为了维护秩序,官府派出数百名官兵前来协助。报名的还真不少,足有近百人之多。

    杨小虎是和孟歌一起来的,临行前大奎曾道:“以疲惫之身尚能夺取前十,方才有希望进应天决赛。”此刻的杨小虎一脸苦瓜相。莫说是比武了,现在浑身酸疼站都站不稳,却叫他如何比武?

    二人下了马,杨小虎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孟歌呵呵笑问:“怎么了?我们还要走到擂台下,你这般模样如何使得?”

    杨小虎勉力站起身来唉声叹气道:“孟叔,就劳烦你将马匹牵去衙门保管吧,我先在这里歇会。”说着走到墙角一块石头上便坐了下来。

    孟歌笑了笑也不以为意,过来将杨小虎的马匹一并牵了便向衙门走去。这里距比武的街口还有整整一条街,杨小虎不由有些犯愁。若在平日这点路不算什么,但如今这么一大段路走过去可真真是活受罪。

    杨小虎靠在墙上一直等到孟歌回来,刚要站起身却是双腿发软。孟歌无奈只得上前扶着杨小虎起身,杨小虎就此耍赖道:“孟叔你是好人,过会就要比武了,我此刻周身无力,你便将我扶到擂台下吧。”

    孟歌笑道:“好,谁叫你今天是唱主角儿哪。”说着扶着杨小虎慢慢的向远处街心擂台走去。一路走一边道:“你需打起精神来,王大人给我看了一下报名者的名单,听说其中却有几名好手,现在你这样子莫说比武了,随便来个壮汉都能把你砸趴下。”

    杨小虎闻言呵呵笑道:“就是被人砸趴下也要打,义父说宁可叫人打死也不能叫人吓死。”

    孟歌呵呵笑道:“恩,男子汉处事便当由此气节,我们走吧。”杨小虎由孟歌扶着徐徐走着,可到了街口便走不过去了,前面人山人海接肩挨肘,哪里还能挤得过去?

    杨小虎不由犯愁的问道:“孟叔,这么多人我们怎么过去?”孟歌也不禁挠头起来。

    杨小虎看看天色道:“许是再有半个时辰比武即要开始了,须得想个法子才好。”

    突然杨小虎一拍额头道:“我有个主意,须得孟叔受累了。”

    孟歌不由问道:“你有什么主意?”杨小虎在孟歌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孟歌闻言不禁看着杨小虎道:“这样的馊主意你也能想到?我不去!”说着便不再搭理杨小虎,只顾踮起脚来向人群里张望。

    杨小虎只得央求道:“孟叔,你不去的话,我们岂不是要站在这里空等?”

    孟歌闻言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这才没好气道:“如此一来恐惹人笑话啊。”

    杨小虎嘿嘿笑道:“你把我送进去再将东西拎出来便是,一旦出什么事我顶着!”

    孟歌指点着杨小虎道:“你小子就坏吧,小心长大娶不到媳妇。为了你,我便辛苦一回。记着啊,回头请我喝酒。”

    杨小虎呵呵笑道:“那是自然。”孟歌这才转身走了。

    杨小虎站在人群外不由得嘿嘿直乐,反正无事所幸走到一边的石阶上坐下来等着。

    过了好一会,才见孟歌拎了两只木桶来,离着老远便可闻一股恶臭扑鼻,孟歌脸上蒙着一块布以抵挡异味,一路小跑着来到人群外吆喝道:“都让让啊,大粪粘到身上不好洗啊!”人群里顿时传来一片谩骂声,今日堪称隆平府的盛会,大多数人都是穿的干净整齐前来,遇到这种情况自然是骂归骂却都唯恐避之不及。

    趁着人群一分之际,已被孟歌冲进了人群中。杨小虎此时也顾不得再歇着了,起身紧随孟歌身后向人群里闯去。别说,这一招还真灵。两人一先一后直闯到擂台下都没人拦着,这下到了地头杨小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所有人都指责孟歌,许多人更是口无遮拦什么难听骂什么。

    孟歌不由求救一般的看向杨小虎,杨小虎这才道:“孟叔既然这样进来了,不妨你再闯出去吧,他们怕这个粘到身上,绝对没人会拦着。”

    孟歌一咬牙厉喝道:“我看谁拦我,都闪开!”说着按原路又向人群里冲去,围观的众人惊慌失措再次纷纷避让在一边。孟歌一路横行无忌,转瞬冲到了人群外。谁知刚站稳脚,身后众人竟皆将手中的东西砸向孟歌,没东西的就抢身边人的,再不行就拾起地上石子土块等物,孟歌只得灰头土脸的落荒而逃。

    原来今日盛会,许多街边小贩也都趁机前来做小生意,不少人都买了糕饼果子之类的拿在手上。岂料孟歌这一进一出之间,粪汤淋漓已是搞得满场的恶臭,谁还有心思吃东西,自然都扔向孟歌,借以惩戒。

    孟歌拎着两个木桶奔回衙门,将两只木桶放回了茅厕,等他从茅厕来时恰巧见到王西元带着一干衙差走出大堂来。王西元见到孟歌的狼狈样不禁问道:“孟壮士为何闹得如此狼狈?”可不是吗,孟歌身上也沾了不少粪汤,一阵恶臭让人闻之欲呕。

    孟歌只得实话实说道:“看热闹的太多了,我是为了让我家少爷进去这才出此下策。”

    王西元叹气道:“孟壮士怎这般糊涂啊,比武的应试者皆在擂台后的待客区域,怎么会和围观的百姓在一起?况且一旦比武开始,为了应试者能顺利登台,自有衙差开路。又何必劳烦孟壮士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