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南辕北辙

    大奎问及出事时的情景,黄莺劝大奎安心养病,但在大奎的追问下,黄莺只能一五一十的说了。当时来犯的匪人刀手足有数十人之多,张府猝不及防下竟有几名下人被杀,其中盘步也身中三刀。亏是杨小虎与孟歌拼死带人守在通往后宅的门前,才不至匪人进入后宅。后来官府派兵来援,方才解除危难。

    黄莺虽是简单的说出经过,但大奎却知道个中的凶险。那些匪人个个皆是亡命之徒,且又人数众多,要不是官兵来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此番劫难可说凶险万分。

    当下大奎便要去看望盘步,黄莺劝道:“夫君身体未复,不能乱动。”

    大奎叹道:“盘步虽是我义子,却是因我张大奎而受伤。我没事,叫下人将我抬去。”

    黄莺再劝,大奎已是不耐喝道:“快去叫人来抬我!”黄莺无奈只得出门叫了人来。

    四名仆役用滑竿将大奎抬去了前宅,当大奎见到盘步时,盘步却是与杨小虎正坐在桌边大吃。两名仆役站在身边服侍着,桌子上摆满了荤菜肉食。

    盘步与杨小虎见到大奎进门不由各自起身见礼,盘步身上有伤,却由两名仆役搀扶着起身。大奎弱弱的挥手道:“都坐下吧。”

    盘步坐下后,杨小虎却有些手足无措,大奎看向杨小虎问道:“盘步伤了,你伤在哪里?”

    杨小虎支支吾吾道:“快近午时了,我来与盘步作伴!”说着伸手挠了挠头。

    大奎轻笑道:“算来还有三日即到了比武初试之日,你不勤加练功却来偷嘴。你自己说该怎么罚你?”大奎一口气说了这一大段话,不由得轻轻咳了两声。

    杨小虎闻言笑道:“我的枪术已经很厉害了,当日我亲手杀了五六名匪人,不信你问盘步。”言语间一派得色。盘步嘴里有肉,只能在一边不住的点头表示杨小虎所言不虚。

    大奎轻笑道:“为将者若论勇猛,千军中亦可来去自如。你胜过三五人便这般得意,若是上了战场又当如何?杀敌三五人之后便引颈就戮,闭目等死?”

    杨小虎顿时哑口无言,大奎歇了一阵才道:“去,拎一只石锁到县城再回来,快去快回不得有误。”

    杨小虎闻言惊得目瞪口呆,须知一只石锁便是一百斤,此去县城三十余里,这要是拎着石锁跑去岂不要吐血?

    大奎见到杨小虎如此表情不由轻笑问道:“怎么?为父的话你没听见?”

    杨小虎苦着脸道:“义父,此去县城来回六十余里,我若拎了石锁跑个来回,哪里还有命在啊?”

    大奎呵呵笑道:“那好吧,既如此我们再打个商量。”杨小虎听到可以商量,心中直乐。

    大奎随即肃容道:“拎两只石锁去县城再回来,限你傍晚回来。若不然你就不要吃饭了。”

    “啊?”杨小虎闻言嘴巴里能塞个馒头,大奎厉喝一声:“还不去?”杨小虎不敢怠慢连忙绕过桌椅奔出门去。

    等到杨小虎出去了,大奎才关切的问盘步:“伤到哪里了?”

    盘步嘿嘿笑道:“腿上一刀,背上两刀。不过义父不用担心,没伤到骨头,只是划破点皮,嘿嘿嘿嘿!”盘步憨厚,大奎心知肚明。

    大奎接着问道:“郎中怎么说?”这话却不是问盘步,盘步身后的仆役拱手道:“郎中说刀伤不及要害,但却因失血过多须得滋补。”

    大奎点点头道:“既如此想吃什么就说。”大奎顿了顿对盘步身后的仆役道:“你等小心侍候,如有所需即去告知冯师爷。”两名仆役躬身领命。

    大奎现在见到盘步没有大碍便叫人将自己抬回去,出门的时候见到了孟歌,大奎即跟孟歌交代了几句。孟歌领命,大奎这才回到了后宅。

    再说杨小虎拎了两个石锁奔出张府,跑了三里路便累的双臂酸麻浑身见汗。实在跑不动了就在路边放下石锁,坐在石锁上歇息。只等歇够了再拎着石锁跑,如此停停歇歇直到天将黑才跑到县城。

    杨小虎望望天色不早了,想要往回跑却犯了难。拎着两个石锁回去,到家岂不是要半夜?正在犯愁的时候,迎面恰巧来了一辆平板马车,杨小虎连忙伸手拦住。赶车的老汉见到杨小虎伸手拦路不由在路边停了车马,跳下马车问道:“这位小官为何拦路啊?”因为杨小虎穿着侍卫服侍,故此老汉有此一问。

    杨小虎笑道:“大叔所去的方向恰与我同路,不妨捎我一程。”

    老汉见杨小虎年纪轻轻也不像坏人,便呵呵笑道:“也好,小老儿正愁着回家的时候没个说话的,上车吧。”

    杨小虎闻言十分高兴的将两只石锁拎到了马车上,随之也跳上了马车。老汉坐到板车边上回头笑道:“小伙子,坐稳啦!驾。”说着一甩马鞭 ‘啪‘的一声脆响。马儿便拉着板车轻快的向前跑去。

    杨小虎双手枕到头下仰面躺到了马车上,觉得身上这个累啊。

    赶车的老汉赶着马车走了一程,回头见到杨小虎竟然倒在车上睡了,不由呵呵笑道:“年纪轻就是好,这两个石头嘎达也能拎着跑。”说完赶着马车转了个弯一路向南而去。

    杨小虎一觉睡醒却见到满天星辰,不由急忙起身。发觉自己竟还坐在马车上,而马车仍在跑。杨小虎不由得急了:“大叔,这是到哪里了?”

    老汉回头见杨小虎醒了,这才笑道:“再走就出隆平地界了,我家是庆元的,你是哪里的?”

    杨小虎哪还有心思说闲话,不由急忙叫道:“停车!”他这一声大喊,把老汉惊了一跳,连忙勒住马缰让马车停了下来。

    杨小虎跳下车来急问道:“我们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啊?”

    老汉想了想道:“总有两个多时辰了吧。应该走了一百五十余里路”

    杨小虎仰天长叹:“哎呀,你怎么不叫醒我?”

    老汉这才道:“我看小官睡的正香所以不敢叫醒你。”

    杨小虎气急败坏道:“那你再把我拉回去。”

    老汉连忙摆手道:“这可使不得,小老儿连夜赶路就是为了早些回去,小官还是另想办法吧。”老汉说着下了车将杨小虎的两个石锁一只只拎下车来放到路边。之后再不耽搁上了马车赶车便走了。

    杨小虎环目看着黑漆漆的四野不由狠狠一跺脚:“他大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