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患难见真情

    当晚,黄莺便留在大奎房内,一直守在床边痴痴的看着大奎。想到从前的恩爱,再到如今的物是人非,黄莺心焦无比。无奈痛已麻木,泪已流干。

    大奎经历了洗髓疗毒与泻药排毒,此刻已是形如枯槁气息奄奄。说穿了,大奎现在只比死人多口气,而这气息却若游丝一般。亏是张府不缺银子,有参茸等大补之物续命,大奎方能撑到现在。

    时近夜半,黄莺靠在床边已是恍惚入梦,她太累了!多日的牵挂忧心,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令她身心俱疲,此刻更被劳累拿走了身上最后的力气。

    黄莺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一片原野上,四周百花芬芳绿草如茵。如此良辰美景,自己与大奎相偎相依坐在河边,二人望着潺潺流水甜蜜私语。黄莺在梦中问:“傻子,你会爱我一生一世吗?”大奎温柔的答道:“不会,不过它会!”说着竟拿出一只老鼠来,自己从小便怕老鼠,顿时吓得跳起身便跑。大奎在身后嬉笑着追逐,手中的老鼠变成了一束很美很美的花。二个人一前一后的跑,黄莺回头看到身后大奎手里的花便等下脚步等着他,谁知突然大奎失足摔倒在地上就此消失在百草花丛中……。

    “傻子!”黄莺惊醒了,环目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方知是一场梦。就在这时,一直昏睡的大奎竟然喃喃说话了,声音却如蚊呐一般。黄莺惊喜的扑到大奎身前附耳细听。大奎在说“水…水…。”

    见到大奎醒了,能说话了。黄莺仿佛周身都有了力气,连忙起身奔出房门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此时三更半夜四周寂静,黄莺突如其来的喊声未落。两侧厢房的门大开,奔出几人个个拿刀提剑,杨小虎更是手上提着铁枪破窗而出。

    随之迎面的廊道由门外奔来数十兵卫,带兵的校尉奔到院中急问:“贼人在哪里?”

    黄莺喜极而泣道:“我夫君醒了。”……

    大奎从受伤到现在却一直在吴县县衙的后宅,张府可谓大搬家。除了几名仆役,所有人都来了这里。大家听到黄莺说大奎醒了,尽皆齐声欢呼雀跃不止。

    灵慧上人分开众人来到黄莺身前扬声道:“大家稍安勿躁,”说着又对黄莺道:“且随我进去看看吧。”说着当先走向房门。黄莺紧跟其后进房,回身关了房门。

    灵慧上人来到大奎床前,给大奎把了把脉,半响才道:“大奎脉象虚弱,但已无大碍。将养一段时日便无事了。”

    黄莺闻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屈膝跪倒地上哽咽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灵慧上人呵呵笑道:“大奎能有你为伴,真乃几世的造化。孩子,起来吧。”

    黄莺这才慢慢起身,灵慧上人沉吟道:“大奎体虚,须得徐徐补之,且不能操之过急。”黄莺应了,灵慧上人这才道:“此间事了,贫道就此告辞。”

    黄莺闻言大惊,疑惑的问道:“前辈要走?”

    灵慧上人点头笑道:“贫道还要去访一位老友,就不多打扰了。”说着举步向门外行去。

    黄莺一直将灵慧上人送到门外,灵慧上人向着大家扬声道:“大家切放宽心,大奎如今已无大碍,”说着回身向黄莺再次说道:“告辞。”黄莺命人取了金银盘缠,灵慧上人却不收受,自去打点行装出了衙门。

    黄莺等人跟在灵慧上人身后一直送到衙门外,直到灵慧上人骑上毛驴慢慢走远这才各自回了衙门后宅。灵慧上人是大奎的师叔,若是平日黄莺自会礼遇有加,但如今黄莺记挂大奎病情,却也顾不上许多,只能等到大奎伤愈再去答谢救命之恩了。

    此后,黄莺每日伺候在大奎身边,每每喂水喂饭只能以口渡之,在黄莺的如此悉心照料下又过了数日大奎方才悠悠醒转。入眼的黄莺面容憔悴清减尤甚,大奎不禁大是心疼。大奎此时还不能说话,但大奎的眼神黄莺能读懂……。

    大奎身体既然已经无碍了,众人便张罗着回到了张府。随时短短半月时间,可把这吴县的县令闹腾坏了。张府的人住在衙门后宅,这县令大人只能带着家小另觅住处。等到张府的人走了,这才搬了回来。黄莺临走时,给这吴县的县令留下了二百两银子,毕竟叨扰了这么长时间也算一种补救。

    大奎回到张府,心中恍若隔世。每日在病榻上将养,虽不说话但他无时无刻不在反思自己。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大奎身遭劫难九死一生,但他心中并不后悔,他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唯一的错处就是自己太善良了,为什么邪恶与善良相遇,受伤害的总是善良?古人云:穷则变,变则通。看来自己是该有所改变了。

    这日,黄莺叫人端了枸杞粥来,并亲手喂给大奎吃。大奎虽是在一口口的吃,但心思却不知道想些什么。

    黄莺劝道:“夫君不要胡思乱想了,人各有命富贵在天。夫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着黄莺轻轻的笑了。她实在是开心,大奎没事比什么都重要,她可以舍却锦衣玉食富贵荣华,可以舍去自己的所有,但却不能没有大奎。

    大奎闻言也笑了,能有黄莺为伴今生不寂寞。哪怕再多的血雨腥风明刀冷箭,黄莺的笑便是大奎严冬的暖阳,逼风的港湾。

    “这些日子苦了你了。”大奎张口言道。

    黄莺闻言一惊,转瞬喜道:“你能说话了?”

    大奎笑道:“昨日开始我便感觉已经无碍了,只是周身无力不能活动。”

    黄莺流泪道:“会好的,不用多少时日你就能恢复如初了。”

    大奎怜惜的伸手要去擦黄莺的泪水,可刚抬起手臂便无力的垂落在榻上。身子虽不能动,但大奎依然笑道:“不要哭,你再哭我也不起来。来,给大爷笑一个!”

    黄莺闻言真的笑了,笑的很勉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