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洗骨伐髓

    五毒者:蛇,蝎,蜘蛛,蜈蚣,蟾蜍。要想找齐这五种剧毒之物却非易事,五毒之物非剧毒之,不为所用。为这五毒,隆平府上下闹得热火朝天一般。官府张贴告示重金悬赏,并派遣了信差去各州府县作了通告。三日里,好歹是将所需的五种蛇虫凑齐了。幸而所需药物药房里都有,却多是金莲花,问荆,翠雀等有毒的药草。

    大奎端坐于一只大瓮中,瓮下篝火熊熊,翁内汤汁滚沸却让人担心大奎是否会被煮熟了。灵慧上人命人控制着火势,见到汤滚便叫人减火,汤若要冷即添火加柴。始终让汤汁保持烫热,却又不伤人为好。

    瓮中汤汁本为灰白色,如此三日下去已成灰黑色。而大奎浑身的浮肿却渐渐的消了,灵慧上人每日以参汤及兽血给大奎续命,如此兢兢业业已是三日夜不眠不休了。

    黄世杰及夫人听到讯息也来到了吴县,当两位老人看到黄莺憔悴的样子不由心疼万分。这几日黄莺一直在门外徘徊,无论别人怎么劝,她都不肯休息。黄莺心中此刻犹如火烧一般,大奎在汤汁里煎熬,黄莺感同身受。

    当黄莺见到母亲到来,便再也忍受不住,扑到母亲怀里失声痛哭。仿佛多日的担心,害怕,难过等思绪一朝释放,接着便径自昏厥人事不省。

    不知过了多久,黄莺悠悠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床上。黄母此刻正坐在床边,一脸慈祥的看着黄莺,眼中满是怜爱,更多的是不舍。见到黄莺醒来,黄母微笑着道:“莺儿啊,你总算是醒了!”说着便抹起了眼泪。

    黄莺虚弱的问道:“母亲,女儿睡了多久了?”

    黄母闻言哽咽道“傻孩子,你已经睡了两天了,可知道爹和娘多么担心你啊。”

    黄莺努力清了清思绪,突然弹身坐起下地穿鞋。黄母惊问道:“莺儿你要去哪里啊?”黄莺答道:“我要去看看夫君好了没有。”

    黄母叹道:“大奎如今还在昏睡,你去了也不济事的。”

    黄莺抬起头看着母亲,流泪问道:“他在那里啊?”

    黄母这才道:“他在隔壁房内,有道长在身边。”

    黄莺闻言起身便走,岂料一阵天晕地转,黄莺噗通一声扑倒在地。黄母惊慌失措,连忙来扶,黄莺喘息良久咬牙站起身来,仍是走向门口。黄母陪在身边却是担心女儿再次摔倒。

    黄莺到了隔壁推门进去,见到灵慧上人坐在床榻前望着大奎,见到黄莺进来这才笑道:“我这师侄真乃福寿之人,身受如此劫难仍可活命真乃奇事啊。”

    黄莺闻言一呆,不由问道:“前辈说我的夫君是您的师侄?”

    灵慧上人点点头道:“张大奎是我师兄灵智上人的关门弟子,所以也便是贫道的师侄。”

    黄莺闻言这才心中了然,却不禁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灵慧上人沉吟道:“我已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至于能否恢复如初却还要看他的造化。”

    黄莺不由得惊问:“那还要怎样?”

    灵慧上人道:“他体内之毒尚未排除体外,所以要以泻药助力。可大奎如今身虚体弱,却如何能当泻药之力?”

    黄莺闻言热泪早已夺眶而出,屈膝跪到地上哭求道:“前辈,请一定要医好他,求求您,求求您。”说罢磕下头去,灵慧上人连忙过来将黄莺搀扶起来,黄母在一旁长吁短叹不已。

    黄莺起身时,脸上已是泪流满面。她不知道大奎如果没有了,自己还能不能有勇气活下去。大奎在黄莺心目中便犹如是房中的梁,体内的骨一般。

    灵慧上人缓缓言道:“大奎是贫道的师侄,贫道岂有不尽力之理。你且回去休息,这里一切自有贫道料理。”对灵慧上人的规劝,黄莺却是充耳不闻,踉跄着步伐走到大奎床前。看着大奎的面容不由一阵心酸。

    短短几日,大奎虽是恢复了面貌但比从前却是瘦了很多,灵慧上人的疗毒之法无异于洗骨伐髓。若是换了一般人早已脱力而死,晓是大奎体魄健壮也落得骨瘦如材的下场。

    在灵慧上人与黄母的规劝下,黄莺出了房间回到自己的房内。黄母命丫鬟送来了莲子羹,黄莺也只是尝了几口便再不肯就食……。

    当晚黄莺再去大奎房里时,灵慧上人道:“从明日开始,贫道将施以泻药助力大奎排毒,一连三日须有人照顾,你看何人来此为好?”

    黄莺不假思索道:“我来。”

    灵慧上人点点头道:“多日以来你不眠少食却是体力难支,既要来照顾大奎你却尚需饱食安睡方可。”

    黄莺闻言道:“多谢前辈指点,我这就回去。”

    黄莺说罢转身出了房间,黄母紧跟其后。黄莺边走边道:“母亲,我要吃饭。”

    黄母闻言便去叫下人准备了饭菜,等到饭菜端进了黄莺房内,黄莺命人将饭菜置于桌上便坐到桌边吃了起来。

    黄莺心中虽是难过,担心。身上虽是劳累,伤痛。但黄莺依然一口一口的吃,吃的很勉强,但为了大奎,她依然不停的吃,眼泪和着饭菜下咽却不知是何味道。

    第二天黄莺便去了大奎房内,灵慧上人给大奎为了汤药,不多时大奎便一脸痛苦之色,接下来竟是噗噗之声不绝于耳,房内顿时恶臭扑鼻。

    大奎身不能动,排泄的污秽之物尽皆泄在床榻上。黄莺却是不嫌脏臭,端来水盆汗巾给大奎收拾干净再擦拭了身体。等到黄莺收拾完毕便转身冲出房门来到院子外一通翻江倒海般的呕吐,吐完喘息平静了便毅然转身再次回到大奎房内。

    如此三日,大奎的排泄物已由乌黑转为黄色,灵慧上人这才放下心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