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太极保身

    方九天望定大奎呵呵笑道:“今日酒宴到此为止,都散了吧。”话音一落,在座的乡绅闻言急忙起身向门外狂奔逃命,可还未跑到门口便相继扑倒在地上。一个个皆是身体抽搐七窍流血,眼看是不活了。

    方九天站直身子,再次笑道:“此毒深入筋骨血脉,心绪波动或运功运力则会发作。张大人已经看到了,这些人惊慌害怕加上疾走奔跑,便被此毒取了性命。呵呵呵呵,在下劝大人不要随意乱动。”

    厅堂内的气氛变得死气沉沉,护在大奎左右的许元与董虎二人持刀的手在抖。他们内心惊惧欲死,今日的情景平生仅见,面前这个杀人如麻的怪物太可怕了。

    大奎心知今日之事不能善了,所幸闭上双眼淡淡问道:“阁下此来所为何事?不妨直说,也好叫本官死个明白。”

    方九天狞笑道:“你挡了他人财路,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方九天略微一顿又道“不过方某今日却不是为银子来的,听说张大人有一件宝物,只要大人交出来,今日方某便不予大人为难了。”

    大奎缓缓问道:“你要什么?”

    方九天一字一句道:“天蚕宝甲。”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原来武林至宝天蚕宝甲在张大奎手上,方九天身后四人也都跃跃欲试,有那个不对宝物动心?

    此时大奎已知道了是谁幕后主使,以前心里只是疑惑猜测,今天却是证实了心中猜测。

    大奎却依然问道:“是谁主使阁下前来,不妨一并告诉本官吧。”

    方九天桀桀一笑,声音说不出的阴冷:“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不过在下可以告诉张大人一件事,主事之人花费了白银十万两欲斩草除根,连同您的家人仆人,一个不留…呵呵呵呵。”

    大奎闻言怒睁双目,却是已由鼻孔里窜出血来。大奎心口一阵绞痛,不由相信这方九天所言非虚。但心中挂念家中,心绪不宁下却已被毒所伤。

    方九天叹息道:“大人说出天蚕宝甲的下落,在下绝不与你为难,大人觉得意下如何?”

    大奎缓缓站起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在我身上,过来取吧。”大奎此时强定心神,冷冷望着方九天。

    方九天脸上带着笑,绕过桌椅向大奎走了过来。这时大奎身边的许元动了,许元既然是侍卫,他的职责便是保护张大奎,心中虽是惊怕却不忘自己身负的责任。许元知道自己会死,但死也要死得其所。许元的单刀使了一记扎刀式直取方九天咽喉要害。

    方九天笑了,脸上虽是在笑但难掩那一丝阴狠。就在许元单刀将要刺到之时,方九天竟挥左手其速如电正抓在刀身上。许元大惊失色,‘啪’惊念未消,心口已吃了一掌。许元口中喷血,倒跌而出。

    只一招,许元竟重伤落败。此时董虎却刚刚来得及绕过大奎身后,董虎刚要动手,谁知大奎伸手一拦,董虎停步心中不由有些疑惑;大奎缓缓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和煦的笑走向方九天,直走到方九天面前站定。

    方九天冷声道:“是你自己交出宝物,还是我们动手?”大奎仍是一脸微笑,并不答话。

    方九天见大奎不答,伸手抓向大奎胸口。大奎左踏一步让开来抓,右手轻轻搭上方九天右腕,方九天翻腕来抓大奎右腕。大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圈一拨,依然将方九天的手拦在外圈。一切好似漫不经心,方九天气急全力施展毒砂掌,一时掌影纷飞罡气弥漫。可无论方九天怎么动,却仍是奈何不得大奎。

    太极者,顶劲虚悬借力化力,逆来顺受无式无形。大奎气定神闲,或踏步或拨挡,始终将方九天克制在方寸之间。大奎身受奇毒,已不能用内力劲力,心绪必须平静如水,唯有以太极之法与之周旋,寻找契机一击而胜。

    方九天见到大奎如此武功,又有如此定力。不由暗暗吃惊,手上更是加紧进招,同时口中言道:“我们此来共七十五人,这里不过十五人,而还有六十人在你来这里的时候已经到贵府造访,现在恐怕已将你的家人侍从屠杀殆尽,哈哈哈哈。”

    大奎不温不火,轻声言道:“你再激我也无用,心虚不稳于事无补。你还是想想怎么从我这里取到天蚕宝甲再说!”

    方九天闻言火冒三丈,厉喝一声:“都给我上!”说话间一掌拍到,大奎旋身绕步闪开方九天一掌,这一掌却拍到桌子上‘咔嚓’一声爆响。立时杯盘震飞桌面碎裂,大奎不禁心惊:‘好强的掌力。’

    一闪念间,一个瘦小的身影欺身而来,探右手伸食中二指直取大奎双目。却是两广三丑中的卢志平,此人的形意猴拳造诣颇深,大奎不敢怠慢挥掌切在卢志平右臂肘弯处。

    这一掌虽是毫无力道却是刚好将卢志平的右臂打的一偏,大奎借机上步近身再挥掌在卢卢志平两腿间甩手一拍,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却是一招太极拳中的‘闪通背’。不过大奎用的有些似是而非。

    卢志平不防大奎竟敢近身,一愣神间腿间已着了道。‘哎呀’一声,夹紧双腿蹲下身去,脸上表情一派痛苦之色。拳经云:好腿不过腰,好手不撩阴。大奎此招已是大违常理,但大奎此时哪里还管什么武林规矩,保命要紧当求一击必胜。

    这甩手撩阴用的是拧身甩臂的力道,虽不致命但已将卢志平击伤。刚好方九天掌击大奎后心,大奎旋身就势一拨‘啪’方九天这一掌直接打在了卢志平胸口。

    大奎不伤人,也没法伤人。可方九天还是比较实在的,这一掌下去便听到卢志平喉中发出一阵呴喘,身子直挺挺向后躺了下去。随之便见到卢志平口鼻喷出血来,身子抽动两下转瞬断了气。

    方九天误杀卢志平,却仍是招招紧逼大奎周身要害,竟好似刚刚被自己打死的不过是阿猫阿狗一般。两广三丑本来要一起有所动作,谁知卢志平身法快,冲上去一招便送了性命,其余二人哪里还敢动。门前守住门口的除了两广三丑还有一位,浑身罩在黑色大氅里看不清面貌,这人大奎见过也交过手。虽是与方九天周旋,却是小心的暗暗提防这黑衣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