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区大锤

    大奎坐在中厅慢慢品了几口香茗,便起身回了后宅。黄莺闻听大奎回来了,早早迎出门外,夫妻携手回了内宅。

    孟歌领命出了张府,直奔城西。应天城西有一间铁匠铺,打铁的是个中年汉子,早年也在常遇春军中效力,故此与孟歌相识。此人力大无穷善使双锤,却因更善打铁锻造兵器,所以在这城西开了间铁匠铺。

    此人姓区,因为从军时使锤,打铁时也使锤,所以人家叫他区大锤。至于他究竟叫什么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此人虽是粗俗,却是武艺高强,也是常遇春帐下五虎之一。

    当年孟歌找他打造两口好刀,他却与孟歌比武定输赢。曾言他若败了便给孟歌白打一对好刀,若是胜了便收取双倍的价钱。当时因在军中区大锤是数一数二的铁匠,故此若不是常规兵器便需付钱,而区大锤开价也高,一般一把长刀便收十两银子。这个价钱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却也没有办法。

    哪知他与蒙哥一战却是平手,无奈之下区大锤便免费给孟歌打造了一对杀猪刀,便是孟歌在顺元城用的那两把。虽是杀猪刀,但却是吹毫断发削铁如泥。当初杨小虎手持竹竿却被他削豆腐一般斩断,更是以一手庖丁解牛之高超刀法将杨小虎的衣服尽皆划破绞碎,一来是仗着武艺精纯,二来便是仗着刀快。

    孟歌来到城西,找到了区大锤的铁匠铺,笑呵呵的走进门来。区大锤正在忙,忙着指挥两个徒弟干活,却是正在打造铁锄。

    这种小活计都是徒弟干,但区大锤站在一边却是一丝不苟的指挥着。孟歌见到区大锤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不由哈哈笑道:“区大锤,还认得我吗?”

    区大锤抬头一看,不由惊喜道:“原来是你小子啊,来来来,里屋说话。”说着将孟歌请进了里屋,屋里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三五个板凳。

    孟歌与区大锤落座后,区大锤当先问道:“不知道你如今在哪里发财啊?行头不错啊。”

    孟歌如今是张府的门客,自然是一身锦缎绫罗了。见到区大锤问,孟歌嘿嘿笑道:“小弟找到一个好去处,今天特意来找哥哥与我一起去同享安乐!”

    区大锤闻言眼睛一亮,不由问道:“去哪里?”

    孟歌笑道:“你可听说过江北红巾军的神威大将军?”

    区大锤一愣道:“自然听说过,但凡有些见识的人谁不知道?”

    孟歌得意地笑道:“小弟我如今便在他的门下做门客,想到你一身本领不妨与我同去投他,也好过在这里打铁受罪。”

    区大锤不由为难道:“我虽在此打铁,但却不是自由身。我尚有军籍,如何能改投他人门下?”说罢为难的互搓着双手。

    孟歌肃容问道:“我有办法,只问哥哥一句,可愿意与我去投神威张将军?”

    区大锤闻言呵呵笑道:“若是兄弟真有办法,我没二话。”

    孟歌嘿嘿笑道:“既如此,我便回去和张将军说一声,”刚要转身,又回头说道:“如今张将军已被吴王封为江南通政使了,你再次等我消息。”

    孟歌说完出了里屋,走到两个打铁的小伙子身边道:“呵,小伙子身子骨真结实啊。”两个正在干活的小伙子站在火炉旁正挥汗如雨的将一块烧的通红的初铁用铁钳夹了放在粘铁上捶打,虽是天气很冷却都光着膀子。

    孟歌说的话,这两个人虽是听到了却不敢应声。区大锤曾言不论干什么都要心无旁骛专心致志,这也是没办法。这两个小伙子皆是军营中的铁匠,因为仰慕区大锤的手艺故此前来拜师学艺的。

    区大锤直把孟歌送出好远才回到铁匠铺……。

    孟歌回到张府见了大奎,即将区大锤的事情与大奎详细说了。大奎闻言不禁想道:‘孟歌已在我身边,若是再去将区大锤弄来想必常遇春必不肯善罢甘休。须得想个万全之策。’

    大奎灵机一动,哈哈大笑道:“我有办法了,我去找汤大哥帮忙便了。”

    孟歌闻言连忙道:“张大人有所不知,汤将军也曾数次去求常将军将区大锤转藉到左军,但常将军就是不肯,由此可见区大锤的手艺与名望。大人还需再想办法。”

    大奎闻言在室内来回踱步,最后嘿嘿笑道:“这也无妨,皆看本官手段便了。”

    当天午时,大奎便在府中宴请汤和与常遇春一起赴宴,酒席上大奎绝口不提区大锤的事,只是与两位都督常谈国事家事百姓事。都是热血汉子,自然话语投机。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奎便皱起眉头叹道:“哎,我虽为二品朝官,但也曾纵横沙场,故此喜好武事。可直到如今还没有一件称手兵器,哎……。”大奎本就一副农夫长相,看样子一脸的忠厚老实,唉声叹气的样子看了真叫人心中不忍。

    汤和见状劝道:“大奎兄弟不用发愁,要兵器还不简单?你要什么兵器只管说,汤大哥定然帮你搞到手。”

    大奎叹气道:“我善使长枪,总想打造一把绝世的好枪,可惜啊。我府中虽攒下精铁数百斤,却苦于没有精通此道的能工巧匠。”说啊便再次长叹一声端起酒杯道:“算了,今天与二位哥哥相聚就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来,小弟先干为敬。”

    常遇春闻言眉头一皱,但也没有多想。三人又喝了一圈,大奎却又开始长吁短叹:“都说好马配好鞍,我张大奎却连想要一件称手兵器都办不到,哎……。”说着自斟自饮喝了两杯。

    常遇春在一边只是不说话,可又喝了一圈再次听到大奎叹气,不由说道:“兄弟有什么可为难的,常某帐下恰有一人可解兄弟心中隐痛。此人姓区叫区正言,这个人可了不得,他可是春秋战国欧冶子的传人……。”常遇春喝得多了,终于说了实话。

    大奎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煽风点火道:“若真有此等人,那我的兵器有望了,多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