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迎娶黄莺

    大奎与冯师爷下了马,冯师爷步上前去拍打门环。过不多时一个青衣下人前来开了大门,见到冯师爷身后的一身红袍的大奎连忙躬身站立一则:“小人阿福是府内下人,临安府尹周大人已在前厅恭候。”冯师爷转身对大奎道:“属下所料不错,张大人请。”说着伸手做请。

    大奎举步入内,另有下人头前引路来到客厅。厅内早有临安府尹周济怀与临安织造李田恭候,见到大奎齐齐拱手道:“下官临安府尹周济怀,见过张大人。”“下官临安织造李田,见过张大人。”大奎呵呵笑道:“劳烦二位大人啦,呵呵呵。”周济怀拱手道:“此处宅邸为吴王所赐,吴王另有传谕。”说着从袖中掏出一本烫金折子,一旁早有丫鬟拿了软垫放在大奎脚前。

    周济怀打开折子念道:“吴王谕…。”大奎闻言连忙一撩袍服下摆屈膝跪倒聆听王命。“张爱卿顺元一行,诛杀贪官拯救万民,本王闻之心怀大慰。今特赏宅邸一座,金银各千两以彰显爱卿之功勋。”周济怀读完折子呵呵笑道:“恭喜张大人啊。”大奎起身拱手还礼,心中不免嘀咕:‘原来这不是给我大婚用的?’心中虽如此想,嘴上却道:“本官执政为民理所应当,此乃吴王恩赐本官受之有愧啊。”

    周济怀笑道:“张大人过谦了,此处宅邸是由临安府库拨银所购得,吴王特命下官全权办理此事,下官已将此宅内所需物事一并购置齐备。其中详情尽在礼单上,不知张大人已过目否?”大奎点头笑道:“周大人费心了。”周济怀呵呵笑道:“既是交割完毕,下官告退。”大奎连忙挽留道:“二位大人何不留此吃了饭再走。”

    周济怀与李田再三致谢,言称尚有公事在身不便久留,说罢即转身出门而去。大奎环视室内不禁惊叹:“这房子要花多少钱啊?”冯师爷呵呵笑道:“礼单上已写明,花费银钱四千八百两,府内一应物事花费一千三百两,另有仆役丫鬟二十名。”大奎不禁惊叹:“花这许多钱啊?”大奎心中心知肚明,他给吴王送去金银珠宝近十余万两银子,这区区几千两不过是回扣而已。

    大奎看着客厅布置奢华,不由道:“本官四处看看,冯师爷且在此小坐。”冯师爷点头笑道:“张大人请自便。”

    大奎出了客厅便四处闲逛,这处大宅共分三进院子。前院是客厅及下人所居的厢房,中院是东西两排厢房及厨房马厩,后院有两座楼宇比邻而落两侧各有厢房数间。整个宅邸以假山柳泉为景,幽径回廊相连,端的是美轮美奂曲径通幽啊!

    大奎闲逛间来到后院便直向两座楼阁走去,此时他需看看楼里的陈设,不知道黄莺会不会喜欢。关键是看看新房该设在哪里!

    在冯师爷的精心安排下,张府里里外外皆已收拾齐备只等迎娶。大奎每日扳着指头算日子,杨小虎与盘步二人来求教武艺,大奎也是了了数语心不在焉。

    诗曰:痴情千里获芳心,漫漫坎坷且随行。纵有万难吾甘愿,一述衷肠与谁听?

    每每想起与黄莺相处时的情景,大奎更是朝思暮想夜不能寐。好歹熬到入了腊月,大奎竟有些情怯,冯师爷见到不免呵呵笑着劝道:“张大人稍安勿躁,眼看到了迎娶之日了,大人需养精蓄锐才好。”大奎只是点头答应着,但平生第一回娶亲不免兴奋异常。

    如此又过了五日到了腊月初六,终于盼到了接亲的日子。一清早大奎便身穿红袍腰缠玉带,头顶方巾纱冠,胸前带了红花。这身行头并非官服,而是特制的新郎衣。这是大奎按冯师爷的意思换成平民新郎服饰,取屈尊降贵门当户对之意。

    出了宅门,早有数百人的迎亲队伍候在门外。队伍最前,两队红衣旗手各十人高举赤红黄边旗幡分列左右其后是近百人的鼓乐吹呐手。再后是杨小虎一身斜襟蓝缎长袍腰缠丝绦,打扮的干净利落却也丰神玉朗仪表当当。不过杨小虎今日的职责却是牵马,今日红云好像知道主人娶亲竟也是精神抖擞。

    一顶罩红丝绸八抬大轿停在马后,四名丫鬟仆役跟随左右。队伍最后许元董虎二人带着两队舞狮舞龙队伍压阵,因是大奎取亲所以许元董虎二人皆是不带兵刃,取‘兵者不祥’之意。

    大奎在冯师爷的陪伴下上了马,冯师爷拱手道:“属下在家看好门户静候佳音。”大奎笑着拱手还礼,杨小虎扬声唱道:“起轿~!”一时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娶亲队伍浩浩荡荡向隆平府开拔。

    黄莺此时身着一身大红喜衣肩披霞帔坐在梳妆台前,心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两个丫鬟站在身后正为她梳妆打扮,小红笑道:“小姐今日可真漂亮,保管张相公看傻了眼。”黄莺娇羞一笑:“他外号叫傻蛋,本来就是傻的。”两个丫鬟闻言皆是声若银铃,掩嘴窃笑。

    这时黄母上了绣楼走到房内来到女儿身边,黄莺叫了一声:“母亲”。黄母笑道:“恩,我女儿出嫁了,可要好好打扮打扮。”黄莺闻言竟垂下泪来:“女儿今日出嫁,往后无人承欢膝下,母亲须得好好注意身体。”黄母竟也落下泪来应了一声,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竟都哭成泪人一般。两个丫鬟见状慌了手脚,小翠劝道:“老夫人,小姐莫要再耽搁了。许是娶亲队伍快到了,小姐哭花了妆容须得再补,怕是来不及了。”

    黄母闻言连忙擦了眼泪道:“你看你看,我是越老越糊涂,你们赶快伺候小姐化妆,我去前堂照应着。”黄莺凄艾的唤了一声:“母亲。”黄母笑道:“傻孩子,听话啊。”说着转身下楼去了,黄母一走两个丫鬟边怨道:“你看,小姐一哭又要补妆!快些,快些…。”说着两个丫鬟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