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下聘黄家

    此刻孟歌在前堂早将杨小虎放下,杨小虎脚一落地便‘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只觉头晕的厉害,胸中烦闷恶心。接着‘哇哇’呕吐,竟将吃过的晚饭尽皆吐将出来。

    孟歌等到杨小虎吐完,走过去抓着杨小虎后腰将他拎将起来转身便走。到了客房将杨小虎扔在床上道:“你歇着吧,我就在隔壁有事喊我啊。”说罢孟歌走出门反手关了房门回房睡觉了。杨小虎还哪里睡得着,头晕难受不说,心里这个憋屈啊!自己一时好奇,去招惹了孟歌,哪知这孟歌连义父的面子都不给,这孟歌定是疯的!

    第二日清晨,大奎众人草草吃了饭便早早出发,而杨小虎此时还在个晕上,饭都没吃。孟歌特意买了几个馒头给杨小虎路上准备着。

    众人晓行夜宿行了不止一日,终于回到隆平。大奎带了杨小虎,盘步,许元及孟歌到了隆平客栈与冯师爷及董虎,周凯三人会齐,众人相互引荐寒暄已毕。大奎便将冯师爷单独叫到房内。

    二人在桌前落座,大奎当先问道:“冯师爷,这江南娶亲都有些什么规矩?你给本官讲讲。”

    冯师爷呵呵笑道:“张大人风尘仆仆赶回,想必便是为了此事?”大奎有些难为情,急急催促道:“你快说快说。”冯师爷略一沉吟道:“首先吗,便是提亲。这提亲需由媒人亲自前往,不过大人的婚事是由吴王一纸王命指婚,所以这提亲之事便可省去。其二便是下聘,下聘是按男方的地位身价来定,依大人的官衔地位须备下锦帛金银若干,美酒九坛,猪牛羊三牲各取其头作熟。这些送到女方家里后与女方定下婚娶之日。”

    冯师爷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续道:“其三便是婚娶了,大人需备车马软轿仪仗鼓乐手,自男方家里出发去女家迎娶。待将女方迎娶进门拜了天地,才算正式结为夫妻。”

    大奎不由傻眼:“这般麻烦?”冯师爷呵呵一笑道:“大人务须忧心,此事全有属下操办即可,大人只管作新郎便是。”大奎犹豫道:“此去应天山高路远,如何使得?”冯师爷笑道:“呵呵大人误会了,但凡异地迎娶可就近选择宅邸完婚。这个大人便不必挂心了,属下这就去派人备办聘礼,择日下聘。”大奎点点头,冯师爷自去了。

    冯师爷将消息一传出,客栈里众人沸腾了,各自听从冯师爷调配忙的不可开交。大奎想去见见黄莺,可冯师爷却不准。原来古时的礼教之防甚严,婚娶也有规矩,一切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未到洞房之时,男女双方竟不能见面,无奈之下大奎只能焦急等待。

    好歹熬了二天,等到了黄道吉日,大奎早早叫冯师爷带上备好的礼品去了黄家…。

    黄莺此时正在自己的小院里舞剑,丫鬟小翠及小红站在一边伺候着。黄莺舞到妙处,两个丫鬟禁不住拍手叫好。

    如今黄莺心情大好,一改往日的无精打采。黄世杰见到女儿回心转意也是高兴万分,只是黄莺将自己的小心思深深埋在心底,她盼望着大奎早日平安回来,盼望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做大奎的新娘。但对爹爹黄世杰,黄莺却只字未提,她知道大奎有大事要做,那么现在她能做的便是好好善待自己,耐心的等待。

    初冬的午时微风和煦,黄莺一身米黄短靠紧身利落。手持三尺青峰时而纵越劈剑,时而蹲身反撩,真可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梅花飞舞’‘仙人指路’‘梅舞飘香’一招招使来稳健精妙,尽显英姿。这套梅花剑是父亲自创,家传通背拳是以长拳中查拳为根本演化而来,其中更是融合了六合八法,而这套梅花剑便是脱胎于通背拳。

    只见黄莺疾走如飞,忽而上纵。手中长剑回身劈刺,却是一招‘回首梅香’。落步手挽剑花,拗步回身长剑横扫。正是那一招‘平沙落雁’,接着上步撩剑‘犀牛望月’,剑式宛如行云流水,不见一丝懈怠。

    正是这两招,曾将大奎的裤子划开变成了开裆裤。大奎如此武功尚且不小心着了道,可见黄莺剑法之精妙独到。

    黄莺正舞的兴起,突然院外奔进一个丫鬟却是母亲贴身丫鬟灵儿:“小姐小姐,大喜事啊。”黄莺闻言一收剑式站起身来,早有小翠持了剑鞘过来。黄莺还剑入鞘,小翠接了走到一边悄声站立。

    “什么喜事啊?”黄莺边问边接过小红递来的巾帕轻拭额上香汗。灵儿笑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江南通政使张大人差人前来下聘了!”黄莺闻言恍然如梦,真的吗?大奎回来了?小红见到黄莺默默不语,忙问道:“小姐大喜啊,如今小姐要出嫁了,老爷一定很高兴。难道小姐不高兴吗?”黄莺粉面羞红,佯装生气道:“你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着作势欲打,小红呵呵笑着连忙逃开…。

    黄府前厅,冯师爷与黄世杰分宾主落座。外面院子里站着数十壮丁,地上摆着各色聘礼。

    冯师爷拱手道:“如今吴王保媒,令嫒与我家张大人喜结良缘,真乃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在下恭喜黄老爷啊。”黄世杰笑得嘴都合不上,但还是谦逊道:“哎,小女已是双十有二,自小习武不让须眉,也是老夫与拙荆把她娇惯坏了。如今小女刁蛮任性稍欠温良,老朽正愁她嫁不出去哪。哈哈哈。”顿了顿黄世杰恭维道:“想张大人当年曾驰骋疆场立下赫赫战功威名远播,小女能得张大人如此人物之青睐实属我黄家的福分哪。”

    “来来来,冯师爷请用茶。”黄世杰伸手做请,冯师爷抿了一口点头道:“好茶,此茶入口醇香回味无穷啊。”两人在厅中天南海北的高谈阔论,黄莺已躲在后堂拐角处偷听。

    冯师爷与黄世杰叙谈许久这才进入正题:“黄老爷,在下已找人算过。本年腊月初六既是黄道吉日,我们便定在此日迎娶。不知黄老爷意下如何?”黄世杰掐指一算,如今距腊月初六尚有一月有余,倒是可以准备,便点头道:“如此甚好,就按冯师爷的意思办吧,呵呵呵。”

    黄莺听到这,已知婚事已定。不由满心喜悦,悄悄地退了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