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路途风波

    大奎扬声道:“你我皆为华夏子民,无异一奶同胞,今日我张大奎便收盘步为义子,今后定当视为己出绝不慢待与他。”在场百姓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连大奎身后众人也都状似不信。大奎续道:“其实盘步性情与我相仿,我俩人甚是投缘。呵呵,话不多说了,在此向众位乡亲告别。”说着大奎向着百姓们拱手告别,百姓送上手中的干粮鸡子等礼物。大奎也都一一婉拒。

    等到大奎与众人上马一路东行,身后百姓久久不肯散去。盘步骑在马上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得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乡。大奎带着杨小虎,许元,孟歌,盘步一路快马加鞭向东疾奔,路上竟不作停留一天奔出近六百里。大奎的马快,但其余的人每跑三百余里就要在驿站换马。众人只在夜间寻了客栈打尖,吃饭的时候孟歌趁大奎不在便去问许元道:“兄弟,张大人这是怎么了?这么急着赶路,他家里失火了?”许元悄声道:“张大人是急着回去娶媳妇,”孟歌这才恍然大悟。

    吃过晚饭,大奎叫大家早些安歇说是明早天一亮便早走。杨小虎不禁埋怨道:“跑了一天了,好好歇歇脚吧,明日午时再走不行吗?”大奎气道:“回去尚有公务,怎能在路上耽搁时辰?快洗洗睡吧。”说罢大奎独自回房了。

    盘步老实,闻言也回房歇着了。杨小虎见到许元和孟歌还在饭桌哪里小声嘀咕,不由好奇的过去问道:“究竟有什么要紧事啊?你们聊得这般高兴?”孟歌呵呵笑道:“张大人叫咱们快些,那就要快些。毕竟这件事不能耽误,若是耽误了对公子可没好处,嘿嘿。”杨小虎一听忙问:“究竟何事?与我有关?”

    孟歌神秘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公子故意延误了时辰,那可就大大不妙了。”杨小虎听到这话更加好奇了,再看许元也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杨小虎毕竟孩子脾气,连忙去求孟歌:“孟大哥,你快说说吧。”孟歌笑道:“张大人于我称兄道弟,你竟叫我孟大哥?”杨小虎连忙改口:“孟叔,我错了。你快说说究竟何事?”

    孟歌故作威严的轻咳了一声道:“今晚饭也吃的急了些,跑了一天酒瘾犯了。哎,我等身上也无银钱买酒,真真馋煞啊。”杨小虎闻弦知雅意,忙回头吆喝道:“店家,上酒上菜。”店伙答应一声,不多时上了两荤两素四个菜及一壶温酒。杨小虎抢过杯子给孟歌和许元斟了酒便急急问道:“什么事,快说。”

    许元是侍卫自然不好多说,坐在那里只顾喝酒。孟歌卖着关子道:“你小子善使诈,去把酒菜钱结算了再来说话。”杨小虎气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却也无法。只得再坐下唤来店伙结了酒菜钱,回头便急问道:“快说快说。”孟歌这才说了实话:“张大人急着回去是为了给你找个妈,哈哈哈哈。”杨小虎顿时愣在那里,呆了半响高兴地站起身:“真的?是谁?”

    孟歌实际也是听许元说的,具体事宜一概不知。闻言只能向杨小虎使个眼色,杨小虎会意,连忙去问许元:“许大哥,你说说。我义父给我找的义母是谁啊?”许元向孟歌瞪了一眼道:“休听他胡说,哄你的。”杨小虎一听顿时火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怒指着孟歌道:“你敢戏耍与我?”

    孟歌却不防由此突变,连忙去看许元。许元摇手道:“你别看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孟歌见许元如此说不由百口莫辩,这酒菜都上了自己再说什么都不知道?“你,你,你,”孟歌指着许元道:“你坑我?”

    许元嘀咕了一句:“谁叫你嘴巴大?我都说等他们睡了咱哥两个单独喝。”孟歌闻言倒不好与许元计较,杨小虎却是得理不饶人:“我当你是什么英雄好汉,原来是个骗吃骗喝的泼皮无赖!”这一顿酒菜虽不很贵,但也少不了五十个大子(五十文)

    孟歌倒也光棍,听到杨小虎出口伤人顿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喝道:“我便戏耍于你,你待怎的?你还敢跟我动手不成?”杨小虎气势汹汹起身绕过桌子便真的要动手,许元连忙起身来劝,谁料杨小虎突然向着房门的方向垂首低眉躬身道:“义父。”许元,孟歌闻言连忙回头去看,哪里想到杨小虎就在二人回头的功夫冲上来一拳砸在孟歌右眼眶上…。

    杨小虎一拳得手,急忙抽身而退。这孟歌的本事他可是领教过,自己便是三个也未必是他对手。孟歌丝毫不防备下,眼框上早吃了一拳。这一下只打得孟歌眼冒金星,孟歌捂着眼眶当下怒喝一声:“你小子来真的?看我不把你撕喽。”说着便欲来追,许元连忙伸手抱住孟歌道:“唉唉唉,孟兄何必跟个孩子计较,别生气别生气啊!”

    杨小虎得意洋洋的站在远处戏谑道:“我是张大人义子,你能把我怎样?”孟歌闻言怒不可遏,甩开许元纠缠直奔杨小虎。孟歌天生神力,许元哪里抱得住,顿时被孟歌挣脱。杨小虎大惊失色,刚要逃走已被孟歌冲到近前擒了衣领。孟歌右手擒住杨小虎衣领,左手一记掏裆厉喝一声将杨小虎生生举了起来。

    杨小虎大惊,连忙告饶:“孟叔我错了,你快将我放下。”孟歌嘿嘿笑道:“不给你长长记性,你便不知道你孟叔手段。”孟歌说罢,举着杨小虎开始原地急速转圈。杨小虎只觉天晕地转,惊得大叫:“许叔,快去叫我义父救我。”许元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闻听杨小虎所言叹口气只得转身去找大奎了。

    许元来到房门外却为难了,是不是该和张大人禀报此事?大奎此时刚刚宽衣熄灯躺下,听到门外脚步声便询问道:“门外何人?”许元在门外闻言连忙禀道:“属下许元有事禀告,公子与孟歌在前堂争吵已经打了起来。”大奎笑道:“叫他们打,不必理会。孟歌性情耿直但识得轻重,小虎生性顽劣挨些教训也好,早些睡吧。”许元无奈只得领命自回房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