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刀剑笑

    乞丐一见呵呵笑道:“区区半张残饼便要打发我老人家?”孟歌一听不由上下打量这乞丐,看样子身量和年龄与自己年龄不相上下,怎么开口自称老人家?再者这人口气之大令人窝火,都穷成这样了还装大爷?

    孟歌冷声道:“就这半张饼了,爱要不要。”说着将饼拍在案上,转身进了里间。乞丐见状大怒道:“你给我出来。”孟歌进了屋闻言并不理会。乞丐叫嚷了半天不见孟歌出来便扬声道:“你不出来我便在你的肉案上撒尿了啊。”说着真的动手去解裤带。

    孟歌闻言连忙出来,一见乞丐所言非虚连忙喝止:“哎,我说你一个要饭的不去大户人家讨要,跟我这里捣什么乱啊?”乞丐嬉皮笑脸道:“我这不是时间长没吃肉了吗,想跟你要点猪肉下酒。”“下酒?”孟歌闻言看看乞丐手里的酒葫芦不由了然。

    想当年自己也是酗酒如命才犯了军纪,如今见到这乞丐饭都不吃却只顾贪酒,心中不生厌憎反倒同情。孟歌想到这道:“如今大荒之年,我也不富裕。自己都不舍得喝酒吃肉,哎,谁叫咱两个有缘,我便割些肉与你。”说着弯腰从案板下提出一匹猪肉来,又取了尖刀割了一块下来递给乞丐。

    谁料乞丐接了猪肉随手扔在案上:“这肉肥膘如此厚也是人吃的?”孟歌见状大怒:“你这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乞丐笑道:“你便好人做到底,给块好的。”孟歌割的那块肉约有一斤,却是块好肉,孟歌不由道:“这肉乃是五花,肥瘦刚刚好,你怎说不好?”乞丐笑道:“我喜欢吃瘦的,需不见一点肥膘。”

    孟歌一听大怒:“你这讨饭的竟这般挑三拣四,难不成是要找打?”乞丐一听又一拍肉案:“你开店的总比我这乞丐强吧,不知接济我这穷苦之人,反倒话没三句便要打人?我呸…。”这乞丐着实可恶,竟一口浓痰吐在那一匹肉上。

    孟歌一见忍无可忍,绕过肉案怒道:“哪里来的泼皮,看你爷爷怎么收拾你。”说着一拳直击乞丐胸膛。

    不想乞丐甚是刁钻,左踏一步闪过来拳,同时右手伸出食中二指直插孟歌双眼。孟歌大惊左臂上架妄图格开乞丐来袭,哪成想下阴早吃了一脚,‘啊’ 孟歌直疼的弯下腰去。孟歌一时大意着了道,虽是一身横练皮糙肉厚,但下阴却是要害所在。

    乞丐一招得手急退三步,做着金鸡独立状口中戏谑道:“插眼踢鸟,神仙难跑。厉害吧?”孟歌深吸一口气,怒喝一声:“看打。”说着冲上前来挥右拳再次直击乞丐胸腹,这次孟歌加了小心。

    乞丐不避不退眼看孟歌一拳打来,左手竹竿斜刺里直插孟歌右肋,其速如电。由于孟歌右臂前伸,乞丐的竹竿却是在孟歌右臂下出招,可谓隐蔽刁毒。孟歌久经沙场经验老道,见到乞丐肩膀一动便知不好,马步沉裆右臂外挡却是一式‘倒插铁门栓’正巧格开竹竿,孟歌踏前一步右臂屈肘仍是直击乞丐胸膛。

    孟歌这两下变招之快,攻势之猛乞丐却没料到,见状乞丐急退,哪成想孟歌一肘击虚伸臂探爪来抓。乞丐向右又闪了一步,竟是慢了少许,只听‘呲啦’一声胸前本已破烂的衣襟竟被孟歌撕下一块来。

    孟歌这招便是少林单趟十三抓中的一招‘黑虎掏心’,乞丐刚一跨步闪过一抓,孟歌左拳又到,竟带着风声击向乞丐后腰。

    乞丐大反常规,眼看孟歌一拳击实竟合身生生撞向孟歌怀中,同时伸出右掌向孟歌胸膛按来。孟歌大惊,后纵躲避同时双拳一记‘双峰贯耳’,他快乞丐更快。乞丐右掌轻描淡写的贴在孟歌胸膛,腰身一动掌力已吐。

    此时孟歌脚还没落地,双拳还未击实自己胸膛已吃了一掌。这一掌不可谓不强,孟歌直被打出三丈多远摔在地上。待到孟歌起身已惊得目瞪口呆,如此掌力自己竟没受伤,要知内家掌力专破横练。

    “你是武当门人?”孟歌当先发问,乞丐站在那里嘿嘿笑道:“乞丐再穷也需有裤子穿,既有裤子何须捂裆?”孟歌见这乞丐仍是一副嬉笑嘴脸,不由气道:“好,拳脚我不如你,咱们兵器上见手段。”说着转身去了肉铺,仍从肉案下取了双刀出来。

    孟歌气呼呼的来到大奎身前道:“来来来,你既是武当门人想必有剑在身,也不要藏着掖着了,咱们大战三百回合再说。”乞丐哈哈大笑道:“快哉。”只见双手一合,‘咔嚓’一声竹竿碎裂竟真的现出一把连鞘长剑来。乞丐缓缓拔剑在手,剑身便如一线秋水,虽是白日剑上仍是寒光流动。乞丐右手长剑遥指孟歌道了一声:“请”。孟歌点点头道:“请。”

    此时街上早就围了不下二三百人观看,刚刚的拳脚比斗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这下见到比斗的两人现出兵器,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孟歌双刀护胸缓缓踱来,乞丐不由暗暗点头:“不急不躁,不温不火,高手!”待到二人相距数尺,孟歌道声:“得罪了。”右手刀向着乞丐面门直劈而来,左手刀竟去搭上乞丐的长剑,一招两式连消带打不可谓不高明。

    乞丐抖手一个剑花直削孟歌持刀右腕,同时身形后跃剑势突然向下,一式‘夜叉探海’直刺孟歌大腿。孟歌左踏一步左刀格开长剑,只见孟歌左手尖刀突然顺着剑身直削而上却是取乞丐握剑的右手指。

    乞丐当下急转剑身反身一式撩剑,正是那一招‘犀牛望月’。孟歌蹲马沉身右刀下斩去劈砸乞丐长剑,左刀探刺直扎乞丐后背,乞丐进步撤身长剑横削化解了孟歌攻势。

    两人这连环三招皆是试探,接着只见蒙哥双刀越舞越快,乞丐长剑更是惊若飞虹快如闪电。一个快刀一个快剑,围观众人耳边只听到刀剑相撞之声‘叮叮当当’眼前相斗二人时而疾进疾退,时而纵腾跨越,斗得难解难分旗鼓相当。

    这真可谓针尖对麦芒,傻根对宝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