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操刀虎孟歌

    杨小虎将竹竿横在地上一手抓住,伸脚便跺向竹竿。‘咔嚓’一声竹竿断为两截。杨小虎拿了九尺余的一截走到孟歌身前道:“拳脚我不如你,咱们比兵器。”孟歌手扶额头叹气道:“我都说了平手了,你怎么还要打啊?”杨小虎硬气道:“不行,我便非要和你打。”

    孟歌无奈点点头道:“好,你要打就来打吧,我倒要让大家看看堂堂通政使大人的侍卫是怎么欺负百姓的。”

    杨小虎闻言一呆,环目一看。周围聚集了不下百人,都在看热闹,有些人还指指点点的议论。杨小虎怒道:“休要蛊惑人心,看招”说着一抖竹竿扎向孟歌咽喉。孟歌侧身避让,不防杨小虎一横竹竿变刺为点。‘啪’一声,竹竿头正打在孟歌胸膛上。

    孟歌不由一惊,‘好快的枪法’。这一竹竿打在身上虽不至受重伤,但竹竿断处的竹茬锋刃如刀,竟将孟歌衣服前襟划破。

    杨小虎得势不饶人,抽竹竿再刺,直奔孟歌左腿。孟歌手无寸铁不敢硬接,纵身急退,怎料杨小虎是敌退则进,纵身前跃,空中起脚正踢在竹竿上。竹竿受力上弹竿头直指孟歌咽喉,杨小虎脚一落地弓步探臂持竿又刺。这一式乃是杨家枪中的绝技,有名曰‘魁星踢斗’。端的是神出鬼没一般。

    只见竹竿如电,转瞬到了孟歌咽喉数寸。孟歌情急之下,马步扎盘仰身便倒,竹竿擦着孟歌鼻尖从面前刺过,孟歌只觉冷风扑面不由大惊。再看孟歌使得却是一式少林硬功‘铁板桥’。这铁板桥讲究的是腰马合一,只见孟歌身子与地面平行,全仗马步稳健竟而不倒。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中爆出轰然喝彩声,往日看打把势卖艺的可没这般凶险。

    杨小虎一竿刺空不由暗赞一声:“好功夫。”收竿一式二郎开山,竹竿带着风声向孟歌砸去。孟歌情急中使个怪蟒翻身横里纵出一丈远,身子站起大喝道:“你这小子凭的可恶,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杨小虎收杆得意的笑道:“那你便给我点颜色啊,哈哈哈。”孟歌大步走回肉铺,在案板下拿出两把刀来。右手刀长约一尺型近长方通体乌黑厚背薄刃,却是一把斩骨刀。左手刀长约两尺细窄薄长,却是一把剔骨刀,只不过这两把刀比之寻常屠户所用的刀皆有些超大超长一些。孟歌持了双刀走出肉铺来到街上,面对杨小虎喝道:“来来来,看看你的竹竿厉害,还是老子的杀猪刀厉害。”

    说着,孟歌揉身而上,挥刀便斩。杨小虎挺杆再刺,直取孟歌咽喉。耳边只听‘嚓嚓嚓’三声响,孟歌动作如飞已是在杨小虎的竹竿上连斩三刀。杨小虎大惊,急忙退身定睛一看,手上竹竿已被斩去三截。‘好快的刀法’杨小虎暗暗思量:‘若是硬拼,他的刀实在过于锋利。看来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啊。’

    想到这里,杨小虎喝一声:“再来”抖起竹竿一式白蛇吐信扎向孟歌小腹,孟歌冷笑心道:‘我把你竹竿都斩断了,看你拿什么胜我。’想到这孟歌依然强横冲上,手中双刀舞蝶般纷飞。

    杨小虎抖起威风,手中竹竿宛若毒蛇怪蟒,招招直奔孟歌身上要害。每每孟歌持刀来斩,杨小虎的竹竿都如蜻蜓点水般待触既收。杨小虎知道孟歌仗着手中利刃妄图斩断自己手中竹竿,不由心中冷笑:‘且看我杨家枪法之轻灵精妙。’想到这,手上加紧攒刺却不予孟歌手中利刃相触。

    孟歌见状不由恼怒,‘如此打下去何时是个头啊,须得速战速决’。有了这个念头,孟歌手上双刀更见凌厉,便如一阵疾风般连环斩来。

    杨小虎向左侧疾闪一步,一改游斗之态。手中持了竹竿使出以枪带棍之法,不断地点打孟歌脚面,孟歌不及防备连连跳跃躲闪。围观众人看到孟歌就似跳大神一般跳脚后退,不由得爆出轰然大笑。杨小虎嘴上讨着便宜道:“快些跳,左边,右边,左边,右边…。”

    孟歌气急,但一时半会却奈何不得杨小虎。耳边听着杨小虎念叨着左边右边竟真的按着杨小虎所言左右交替躲闪,竟都一一闪开。

    杨小虎手上不停持着竹竿点打,心中起了坏主意。嘴上急道:“左边,右边,左边,右边还是右边!”‘啪’一声,竹竿正点在孟歌右脚面上。孟歌直疼的呲牙咧嘴质问一声:“你小子使诈。”

    杨小虎一招得手纵身后退两步,手上持了竹竿支在地上哈哈大笑道:“既是比武较技,自然是兵不厌诈啊。”孟歌怒声喝道:“小子看刀。”说着竟疾奔而来,杨小虎见状故技重施又去点打孟歌脚面。

    孟歌这次可不给杨小虎机会了,厉喝一声纵身而起,右手斩骨刀一式‘力劈华山’当头砍向杨小虎。杨小虎在孟歌纵身而起的同时抖手持杆刺向身在空中的孟歌,武术有句谚语叫做: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杨小虎与孟歌二人相攻,自然是杨小虎的竹竿占便宜。如果一旦杨小虎的竹竿击实,没等孟歌的刀砍到杨小虎,杨小虎已先声夺人胜了一阵。

    岂料杨小虎还没等刺到孟歌,已是眼前一片刀光。接着便是‘嚓嚓嚓声’不绝,杨小虎一惊:‘不好,中计了。’再看手上竹竿剩下已不足六尺,竟被孟歌斩去大截。孟歌身形落地,舞出一片刀光,直向杨小虎逼来。

    此时杨小虎才看出孟歌的本事,如此快刀如何抵挡?原来先前这孟歌不过是戏耍与我?杨小虎不敢怠慢,左闪右躲几次险险避过孟歌刀锋。孟歌急于求胜,如此耗费时辰连着半大孩子都胜不了岂不让四周的街坊邻居看笑话?

    孟歌怒喝一声再次纵身而起,仍是那一招‘力劈华山’再次向杨小虎当头劈来。杨小虎这次不敢以竹竿去刺挡孟歌了,不然手上的竹竿早晚变成筷子一般。想到这,杨小虎后纵急退,手上竹竿带起虎虎风声扫向孟歌双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