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杨小虎练功

    杨小虎出门的时候问店家道:“城西肉铺离这里多远?”店家躬身陪着笑道:“不远不远,出门向西过四条街右转便是。”杨小虎不由得“娘啊”惨叫一声,但还是抬腿走到门口咬牙疾奔。

    杨小虎此时腿上犹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每跑一步都是费尽力气。当他跑过三条街时,已是满头是汗疲惫欲死。但是义父叫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杨小虎虽是痛苦难捱却依然咬牙坚持。

    顺元是大城,城内的每条街道都有百余丈(约三百多米)四条街便是四百丈(一千二百米近一千三百米,因为古时的一丈是三米二左右)来回便是八百丈,此刻的杨小虎双腿酸软只能拼力前奔。

    眼看要跑到街口了,噗通一声扑在地上。杨小虎粗喘着双臂撑地站起身,但双腿却不听使唤一般。还好身边不远有家小店,杨小虎步履阑珊的走到小店门前,双手扶住门框借以歇息。这家小店是间裁衣铺子,老板见来人了忙出门招呼:“客官,要做衣服?”杨小虎喘着粗气道:“不…不…不要。”老板闻言嘀嘀咕咕转身进店了。

    杨小虎觉得稍稍有力气了,便又咬牙站直了身子抬步向前奔跑。

    这一路杨小虎奔跑了近半个时辰才找到那间肉铺,那肉铺的屠户一身布衣油光锃亮,此刻也没生意,正坐在摇椅上优哉游哉。杨小虎来到肉案前话都说不出了,只顾张着嘴喘着粗气,舌头伸老长。

    屠户见状立时坐起,不禁疑惑:‘哎呀,几个意思?野狗成精了?’等了片刻却听杨小虎好歹蹦出一句:“五…五…斤肉。”屠户不敢怠慢,起身操刀切了一块猪后肘的好肉,拿起秤杆用钩子挂了细细称重。

    好歹杨小虎一身官服,虽是侍卫但也不是这屠户惹得起的。屠户满脸堆笑道:“官爷,呈惠三分银子。”

    待到杨小虎伸手入怀,已是一脸哭相:“呀,没带钱!”

    屠户一呆不由正色道:“官爷说笑了,如今通政使大人来了顺元。那可是百年难遇的青天大老爷,你没钱难不成想空手榨取?”

    杨小虎连忙摇手道:“这位大哥误会了,在下便是通政使大人的侍卫。只是出门甚急忘带了银子,我这就回去取。”杨小虎说完转身便走,屠户在身后道:“官爷等等。”杨小虎闻言转身问道:“这位大哥还有何事?”

    屠户不信道:“你真是张大人的侍卫?”杨小虎闻言傲然道:“那是自然。”屠户嘿嘿笑着,伸手拿起包好的猪肉走出案台来到杨小虎身前道:“既如此,这肉便请你吃了。”说着将猪肉硬塞到杨小虎怀中。

    杨小虎想起大奎告诫,连忙推拒道:“这可不行,我家大人清正廉明,怎肯乱要百姓东西。”说罢便将肉还了,屠户道:“官爷误会了,小人正有一事相求,不知官爷能否答应?”杨小虎闻言不解的问道:“所为何事?但讲无妨。”

    屠户道:“小人久闻通政使大人曾是江北红巾军的神威大将军,那可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小人本想投奔,无奈没有门路,今日偶遇官爷想请官爷代为引见。”杨小虎上下打量一下这屠户见他身高八尺孔武有力,但却是个屠户。不禁问道:“张大人身边侍卫一个个身手了得,你有何本事?”

    这屠户呵呵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孟歌。曾在常遇春将军麾下任过偏将,后来犯了军纪险些被砍了脑袋。因积有军功所以免了那一刀,但却被销了军籍,流落至此。”

    杨小虎闻言嗤笑道:“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是个军犯,”说着转身要走。这屠户孟歌一听急了,怒喝道:“你不帮忙就算了,为何出口伤人?”杨小虎并不搭理他,只管走。谁料屠户孟歌绕过肉案追到杨小虎身后,一把抓住杨小虎肩膀向回一扯。

    杨小虎此刻腰腿酸软,哪经得起大力,被孟歌一扯之下竟一屁股坐到地上。

    孟歌本想找杨小虎理论,谁知竟一扯就倒,当下哈哈笑道:“你站都站不稳,如何当侍卫?”杨小虎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喝道:“今天小爷腿软,改天找你比试,你可敢迎战?”

    孟歌笑道:“只要是君子斗,有何不敢?”杨小虎气道:“那好,改天我来找你。”说着拍拍屁股向来路步履阑珊的走去,身后却传来孟歌哈哈的大笑声。

    好歹走回客栈,一进前堂竟见到大奎点了一桌菜独自在哪里吃喝。杨小虎马上堆起一脸的笑走过去对大奎道:“义父,我身上没带钱,明天我再去买。”大奎笑笑道:“恩,不妨事,吃饭吧。”

    杨小虎坐在板凳上,虽是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却是味如嚼蜡。想到孟歌的取笑,杨小虎真想马上去找他比试,无奈双腿无力如之奈何?

    第二天一早,杨小虎还在梦里,大奎便走进他的房里来到床榻前喝道:“鸡叫了三遍,怎不起床?”杨小虎一个机灵,马上起身穿衣。等到穿戴利索下床穿了鞋刚要站起,谁知双腿如棉花一般顿时一跤抢到地上。

    昨日累了,今早起来竟是这般模样。杨小虎羞愧难当,挣扎着勉力爬起身来。大奎笑道:“如何啊?”杨小虎咬牙道:“没事。”大奎抬腿便走,冷冷扔下一句话:“出门跑到城西门再跑回来,我在后院等你。”说完大奎独自出门走了。

    杨小虎拖着双腿一路出了房门去了街上。此时双腿酸软只能咬牙挨着一步步地跑,一路上跌倒几次,等到到城门再跑回来已经是满头是汗。

    到了客栈后院见到大奎背着身子站在院中等候,便到了近前道:“义父,我回来了”,大奎转过身道:“有人曾说,习武当从儿时练起,想当初我初习武艺便是与你一般年纪。若练腿功,先要拉筋,如今你功底不深须得勤加练习。”

    杨小虎埋怨道:“义父,孩儿这个年纪如何还能拉筋?”大奎道:“现下你双腿酸软又经奔跑正是开筋之时。来吧,到墙边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