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如此应酬

    大奎见罗事成走了,便直接问道:“你们打探到什么了?”杨小虎与田风皆是摇了摇头,大奎笑道:“看来我今日出此下策倒是走对了一步棋。”顿了顿对二人道:“这样,你们尚需…。”话没说完,门外传来脚步声,大奎立即住口。田风将桌上罗事成画了押的文书收起放在怀中,端了文房四宝走进内室。

    来人在门外停步道:“大人,衙门备了轿子来请大人赴宴。”大奎也觉得梁有才的人差不多也该到了,便对田风道:“你在客栈守着,等候盘步的消息,小虎跟我走一趟吧。”杨小虎领命开了房门,二人一先一后出了房门下楼出了客栈。

    客栈门外一顶蓝绸小轿,两名轿夫,小轿左右站着四个衙役。大奎也不在意,心想这轿子肯定是梁有才自己的。大奎上了轿子,杨小虎紧跟左右,一路向西行去。

    过不多时到了一处宅邸,小轿不停直向正门而入,门前早有下人开了大门恭候。进了门又走了片刻,小轿在一处花园小院停下。大奎下了轿,举目四望,不由惊叹:‘这小院可真漂亮’。只见假山流水绿树如茵,假山旁尚有一方小池。池内定是养了鱼,因为池边有一只金丝猫正匍匐着身子紧紧盯着水中。

    大奎正在四处观赏,身后传来爽朗笑声,大奎忙回身观看。只见迎面走来三人,当先这位看样子与自己年龄相仿,身着斜襟蓝缎长袍腰缠玉带,身形略显富态气色甚佳。离得老远便拱手道:“哎呀呀,张大人远道而来辛苦辛苦。”大奎呵呵笑着拱手回礼道:“哇哈哈,梁大人无端受扰麻烦麻烦。”两人一唱一和倒也对仗工整。

    梁大人见到大奎竟如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般,一手作请一手拉着大奎的左臂道:“下官略备薄酒为大人洗尘,请。”大奎挽着梁大人手臂道:“多有打扰,梁大人海涵啊,哈哈哈哈。”

    两人就这样拉着手走向会客厅。

    厅内早已摆下酒宴,门内已有三位不知是何身份的华服之人早在哪里站立候着。进了大厅,大奎与梁有才分宾主落座,梁有才这才招呼众人落座。接着梁有才亲自执壶给大奎满了一杯酒,这才把前来作陪的三位逐一介绍,无非就是顺元的富绅豪阔。

    “来大家共同举杯,为张大人接风洗尘。”梁有才首先举杯,其余人等也都举杯相应。大奎也举杯道:“本官初来贵地,多有叨扰。更使梁大人破费,本官先自罚一杯。”说着竟自己喝下一杯酒。在座的都愣了,但也都陪着饮了一杯。

    大奎放下酒杯道:“哎,本官来时承蒙王福大人提醒。不然还真不知梁大人虽只是一城府尹但背后却是大有来历啊。”梁有才闻言脸上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张大人和我舅舅熟识?”大奎哈哈笑道:“岂止熟识,我把王福王大人看做长辈一般啊。”大奎身后的杨小虎想笑,却努力憋着不敢吱声。

    梁有才一听大喜过望:“哈哈哈哈,原来是自己人啊,来来来,小弟再敬大人一杯。”说着持了酒壶又来斟酒,大奎伸手拦道:“这些许小事叫下人做就是了,何劳贤弟啊…?”

    得,梁大人改成了贤弟了。梁有才忙道:“对贵客要连敬三杯方显诚意。”大奎不由气道:“原来梁大人是把张某看成外人了,如此这顿饭不吃也罢。”说罢起身要走,梁有才连忙伸手拉住道:“兄长误会了…。”这下可好,酒没过三杯便称兄道弟了。

    大奎闻言冷冷看着梁有才道:“你我兄弟还要这般客气,这让外人看到岂不笑话?”说着一指其余在座的三人。梁有才连忙将酒壶递给身后丫鬟,并陪着不是道:“都是小弟的错,兄长勿怪,快坐快坐。”大奎这才佯装生气的坐了。

    接下来两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梁有才问道:“兄长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啊?”大奎闻言一愣,但随即信口胡诌道:“王大人得知贤弟得了一件宝贝,特差本官前来看看是真是假。”大奎心想,梁有才贪财如命手中必有宝贝,且诈他一诈。

    梁有才一惊,自己得了宝贝刚刚不过一月,舅舅怎么会知道?大奎看其神色已知自己蒙了个**不离十,端起酒杯来慢条斯理的咪了一口。

    梁有才为稳妥起见,试探的又问:“我舅舅府中的阿花如今怎样了?”

    “阿花?”大奎一惊,但随即想到既是叫阿花,想来身份也不是很尊贵。不由佯装大怒道:“狗屁的阿花。”说着竟拍起了桌子。梁有才见状这才信了十分,忙劝道:“兄长不要动怒,那阿花虽然是狗,但却是我小舅母的宝贝。”

    大奎心中暗暗侥幸,面上却装象道:“那狗东西,见了我就咬,本官恨不得煮了它。”梁有才不由暗想:“这位张大人既能进得舅舅的内室,定然是舅舅的心腹了。”当下端起酒杯道:“来来来兄长,满饮此杯!莫为了些许小事坏了你我兄弟气氛。”

    大奎这才端起酒杯来与梁有才又对饮了一杯,二人刚放下酒杯。陪坐的三位豪绅又来敬酒,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大奎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要是这般喝下去估计要被抬回去。当下打着官腔道:“本官与我贤弟聊天,何须你等搅扰?”

    梁有才一听,忙对其他三人挥挥手道:“你等先回去吧,有事改天再议。”三名豪绅起身告辞而去。梁有才道:“兄长鞍马劳顿,小弟略备薄礼给兄长解解困乏。”说着双手连拍三下,有后堂走出两名丫鬟,皆端着托盘。托盘上盖着红绸,却不知托盘里装的是何物。

    梁有才笑着起身走到两名丫鬟身前,伸手揭了两块红绸。大奎不由的两眼发直,那两个托盘上竟是一盘金锭一盘银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