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行此下策

    推开庙门,向里走进了小庙。庙里正中仍见有一堆篝火烧过的痕迹,大奎不低头看尚不注意,地上除了这堆篝火印记外还有一些成片的污渍。许是时间长了颜色已经发暗,但大奎久经沙场一看便知是血迹。

    大奎蹲下身细细查看,这些血迹经过打扫但并不干净,四下一望这样的污渍还有不少。大奎心里一惊,这些难民不会都遭了毒手吧。大奎不再耽搁起身出了小庙回到客栈,一路行来心中暗暗思量,会是什么人下的手?

    大奎回到客栈自己的房内,盘步却跟了进来。大奎问道:“怎么这么早起啊?”盘步笑笑道:“我在家都是早起的。”大奎点点头问道:“这顺元城你可熟悉?”盘步道:“以前经常来赶集市,对这里还算熟悉。”大奎嗯了一声道:“熟悉就好,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帮我打探一下上任的孟大人的行踪。可能办到?”

    盘步笑了笑道:“我试试看吧。”说着转身要走,大奎叫住他道:“也不急于一时片刻,等他们醒了一起吃了早饭再去不迟。”盘步笑道:“俺去前面拿几个馒头就行了,呵呵”说着出门而去。

    盘步前脚刚走,杨小虎与田风就进了门。大奎笑道:“你们来的正好,今天头晌我们分头出去打探,务必掌握梁有才贪赃的罪证,越详细越好。我已经叫盘步去打探孟大人的行踪了,一旦找到必然事半功倍,大家吃了早饭就去吧…。”

    三人简单的吃了早饭便急急出门而去,大奎首先又去了那间破庙。到了庙门前大奎四下打量,见到距离破庙百步远便有一片民宅,当下向着民宅走去。

    正巧门外有个民妇正在门前坐在小凳子上做着女工,大奎走到这民妇近前抱拳道:“这位大姐,请问…。”这民妇抬头看了大奎一眼,连忙收拾了家什道:“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接着便进门,回手咣当关了门上了门栓。

    大奎一愣,‘俺还没问她就说不知道,真是咄咄怪事。’摇摇头叹口气,大奎继续寻访。可大奎连着问了几个人,人家一见大奎一身官服又是外地人,无论大奎问什么他们都是摇头说不知。大奎不由气急,回了客栈换了一身百姓衣服再出门打探。

    走在街上,大奎低头沉思:‘想必城里百姓都受了官府告诫,对一切所见所闻皆是闭口不言,需想个万全之策。’大奎便走边想着对策,无意间看到街边树下有个五六岁的小童在玩耍。只见这小童身着青色小袄灰布裤子脚上穿着虎头鞋,尤其可笑之处是头上只留着茶壶盖一般的发式。这头顶的一块头发只有巴掌大小成桃形状,周边头发皆已剔去。

    小童蹲在地上,手持一跟木棍正在戳弄地上的蚂蚁,一边玩还一边说着童谣:“小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大脑袋小细脖,光吃饭不干活…。”

    大奎闻听这首童谣,不由想起了自己儿时的时光不由的笑了。大奎望了望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借机走上前蹲在小童身前问道:“你在玩什么啊?”小童抬起头,大奎见这小童长得虎头虎脑甚是可爱,不由得脸上带着和蔼的笑问道:“几岁了?”

    小童乖乖的答道:“五岁。”这小童不光长得好看,声音也是清脆悦耳充满童稚。大奎又问:“你娘那?”小童答:“在家。”大奎问:“你爹那?”小童答:“做工去了。”大奎再问:“你家在哪里啊?”小童向大奎身后一指,感情他家就住在街对面。

    大奎心想,若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出此下策。便笑着道:“我们做好朋友吧”小童笑道:“好啊,我爹说过多个朋友多条路。”大奎不由呵呵笑了,这小童聪明可爱可真是讨人喜欢。

    大奎伸手一指远处道:“那边有卖糖人的,我请你吃糖人吧。”岂料小童却道:“我娘说街上若有人叫你吃糖便是坏人。”大奎一瘪,随即改口道:“那我请你吃香米糕吧。”小童毕竟小,嘴巴总是馋得。闻言站起身道:“恩,我最喜欢吃香米糕了。”大奎呵呵笑道:“好,我就请你吃香米糕,来大伯抱着走的快些。”

    小童倒也听话,真的任由大奎抱了向长街远处走去。路上小童还给大奎指路道:“前面右边有卖的。”大奎加紧脚步直向前走,心想‘快些买了香米糕再把孩子送到客栈,此时已近晌午,田风小虎盘步三人也该回来了’。

    来到卖米糕的小店,大奎对老板道:“店家,来五斤香米糕。”那店家正在店里忙着,此时已近晌午食客正多。回身见到大奎怀里的孩子不由停了活计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大奎问道:“你做什么的?这孩子谁家的?”大奎忙道:“哦,我是这孩子的大伯,带孩子来买香米糕,呵呵。”

    没成想店家扔了手里的抹布,走过来一把揪住大奎衣领怒道:“我是孩子的舅舅,我怎么不认识你?”

    “啊?”大奎不由愣在那里,店家劈手夺了孩子轻轻放到地上道声:“去找你舅母。”小童回头冲大奎做了个鬼脸,噔噔噔跑进了店里,大奎此时已是目瞪口呆:‘这么个五岁孩子竟然鬼精鬼灵的,难不成是妖怪?’但大奎转念间急忙改口道:“误会,此事纯属误会。”

    那店家却是不依不饶道:“误会?我看你是要拐带人口,走,跟我去见官。”

    说着伸手揪住大奎衣领便欲去衙门评理,大奎无奈从怀里掏出钱袋拿出一两银子塞到店家手中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店家且收下。”这店家见了银子不由松了手,把玩着这一小块银子笑道:“恩,你还算识相,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

    大奎笑着问道:“不知店家这小店一月能赚多少银钱?”店家见大奎出手豪阔,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道:“我这小店本小利薄,一月能赚一贯左右,客官您是想?”大奎笑道:“你若想赚钱,请到顺元客栈一叙,我们慢慢商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