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依依惜别

    大奎呼呼喘着粗气把黄莺抱到床榻上,接着便开始上下其手。起先黄莺也是意乱情迷,此刻却突然清醒,推开大奎坐起身。大奎大为不解:“莺儿,你怎么了?你不愿意?”黄莺低着头坐在床边双手绞着衣角道:“张大哥,我们还是等新婚之夜再洞房吧。”

    大奎闻言也坐起了身问道:“那是为何?你早晚不都是我的人,再说我们在顺元城要不是那场大火…。”黄莺忙伸手掩住大奎的口道:“那不一样,现在我喜欢的是你要嫁的也是你!但当时我不知道你就是通政使啊。你要是真心喜欢我,你就快些娶了我,到时你想怎样都行。”大奎犯倔道:“不行我现在就要。”说着又来纠缠黄莺,黄莺双手推拒着道:“张大哥,你别闹,我是说真的。”

    大奎见黄莺如此,叹一口气道:“唉,要想娶你谈何容易。”黄莺惊问:“那是为何?”大奎只得说出心中苦衷:“顺元城饥民遍野,我需尽快筹粮接济灾民,如此一来还不知要多少时日。我若提早跟你成婚必要耽搁日久,这却如何是好?”

    黄莺闻言安慰道:“张大哥自去忙你的大事,莺儿在家等你,盼你早日回来娶我。”大奎望着黄莺道:“莺儿放心,我定尽快办妥此事。”黄莺笑着点头道了一声:“恩。”

    大奎站起身依依不舍的道:“现下天晚了,我该回去了,你早歇着吧。”黄莺站起身抱着大奎臂膀亲昵的撒娇道:“真没想到我的夫君会是大官。”大奎望着黄莺叹口气道:“你再如此我便不走了。”黄莺慌忙放开大奎手臂气道:“你竟如此浮躁?快走吧。”

    大奎呵呵笑着走过去捡起自己的长剑提在手上便向楼梯处走,到了楼梯口转身嘱咐道:“你我相见之事切勿让人知道。”黄莺不禁问道:“那是为何?”

    大奎道:“吴王下旨,你我见面即刻完婚。一旦你我完婚,那顺元城不知要饿死多少百姓。”黄莺点点头道:“张大哥放心,莺儿记得了。”大奎笑着在黄莺脸上捏了捏,大步下了楼。黄莺小媳妇送情郎般送到楼下。

    大奎回身笑道:“你快歇着吧,我走了。”黄莺微笑着点点头向大奎挥着手,大奎恋恋不舍得向院外走,一步一回头,不觉已走到门口却咣当一声撞在门框上。

    这一下撞到了鼻子,虽没伤到但也撞得鼻子生疼发酸。大奎不禁暗骂:“咋这没出产。”(没出产是山东方言,没出息的意思)黄莺老远见到捂着嘴直笑。

    大奎捂着鼻子伸手抽了门栓,开门出了院子,按着原路翻墙过去一路回了客栈。走在路上不由有些心慰,如今与黄莺再无芥蒂,自己可以安心的远行了。不过许元董虎还没消息,此去应天快马来回需六天,现下刚过两日。大奎想到这里不由心焦。

    回到客栈大奎进了房见众人都在等候,冯师爷拱手问道:“大人,事情办妥了?”大奎点点头,却是心事重重:“许元董虎二人尚未回来,看来还需几日。如此一来可如何是好?”说着走到桌边坐下,冯师爷提壶倒茶并宽慰道:“这隆平府与临安路程不远,两地历代皆是富庶之地,如要筹粮倒也不难。只等批文到了,我们即刻装车发运。”

    大奎叹气问道:“如是批文不准,我等又当如何?”冯师爷一瘪:“这个属下没想过,想哪顺元城受灾,吴王不会不知,又岂会坐视不理?”

    大奎沉吟道:“我等需做两手准备,明日我与小虎田风快马先行一步。你与周凯留在隆平等消息,如果批文上写明了许我筹粮,你便与王府尹携手办理此事。”冯师爷与周凯拱手领命。大奎见安排妥当,便叫大家都去安歇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里沉思着。

    此时大奎心绪很乱,想起顺元破庙的一幕不禁唉声叹气。直至三更,大奎才宽衣睡下。

    第二日一早,大奎便唤了田风,杨小虎二人出了隆平客栈。三人各骑一骑又带了三骑健马,大奎为了红云减轻负重只带了随身佩剑,甲胄及铁枪都留在了客栈。

    出了隆平府一路向西,三人快马加鞭一路疾驰。三人路上换马不换人,昼夜赶路两天一宿,终于在第五天赶到顺元城。当立马于顺元城外,大奎嘱咐道:“我三人分开寻找,当初来顺元城在城内只见少许灾民。我想灾民必是在左近乡镇栖身,本官要一一核查备案做到心中有底,小虎向城南田风去城北,本官穿过顺元城向西,天黑以前进城在顺元客栈会和,走吧。”三人就在城东分手,策马三分而去。

    大奎策马直奔城内,两侧商铺比肩,街上行人络绎不绝,间杂叫卖声此起披伏。入眼一派平和景象,哪里像有灾情?

    大奎越城而过,向前又行三十里到了一处小村。村中却见有兵卒走动,大奎不禁大奇:‘此地离城尚远,为何却有兵卒把守?’大奎下了马牵马入村四下打量,小村中只是间或几名兵卒却不见百姓。

    大奎找到一名兵卒问道:“兄弟,这是什么村啊?为何不见百姓?”兵卒见大奎红袍加身外罩天蓝披风,衣饰华美非富则贵。便拱手问道:“这位官人是外地的吧,劝你还是快快入城吧,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大奎见他如此说,心知这兵卒不通事理。便又问道:“你们带队的官长在哪里?请他出来说话。”兵卒见大奎如此说,顿时摸不清底细,道声:“那你等会。”随即跑向村里。

    过不多时,由村里出来了一个校尉模样的军官。一身甲胄铿锵,腰上挂着腰刀,身后便是先前那个兵卒。这校尉远远见到大奎背身而立,身边却牵着两匹马不由好奇。到了近前拱手问道:“这位先生何来啊,您找我。”大奎从怀中掏出自己的腰牌,转身递到这校尉眼前。校尉一见腰牌,曲单膝拜倒拱手道:“小将顺元城防兵马司校尉许千拜见通政使大人。”校尉身后的兵卒也跟着拜倒在地。

    大奎伸手扶起许千道:“许校尉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待许千及兵士起身后,大奎疑惑的问道:“这小村为何无百姓居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